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楞伽经-總品第十八之一-佛经

当前位置:佛音咒语

楞伽经-總品第十八之一-佛经

* 发表时间: 2012/11/27 17:41:08 * 浏览: 3
總品第十八之一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修多羅深義而說偈言: 
“如夏諸禽獸,  迷惑心見波; 
 諸禽獸愛水,  彼水無實事。 
 如是識種子,  見諸境界動; 
 諸愚癡眾生,  如眼[目*壹]見物。 
 思惟可思惟,  及離能思惟; 
 見實諦分別,  能知得解脫。 
 是諸法非堅,  虛妄分別生; 
 虛妄分別空,  依彼空分別。 
 五陰識等法,  如水中樹影; 
 如見幻夢等,  識中莫分別。 
 幻起屍機關,  夢電雲常爾; 
 絕三相續法,  眾生得解脫。 
 依諸邪念法,  是故有識生; 
 八九種種識,  如水中諸波。 
 依熏種子法,  常堅固縛身; 
 心流轉境界,  如鐵依磁石。 
 依止諸眾生,  真性離諸覺; 
 遠離諸作事,  離知可知法。 
 行如幻三昧,  出諸十地行; 
 汝觀心王法,  離心境識相。 
 時知心常轉,  即住恒不變; 
 住蓮花宮殿,  如幻境界相。 
 住彼勝處已,  得諸自在行; 
 如摩尼現色,  作度眾生業。 
 無有為無為,  除諸分別心; 
 愚癡無智取,  如石女夢兒。 
 寂靜及無生,  五陰人相續; 
 因緣諸境界,  空有及非有。 
 我說諸方便,  無如是實相; 
 愚癡取實有,  無能相可相。 
 我覺一切法,  而不覺一切; 
 我有一切智,  而無一切智。 
 凡夫愚分別,  自言世智者; 
 我未曾覺知,  亦不覺眾生。 
 一切法惟心,  諸陰如毛輪; 
 輪相畢竟無,  何處有分別? 
 本無始生物,  諸緣中亦無; 
 石女兒空華,  若能見有為。 
 爾時見可見,  見迷法即住; 
 我不入涅槃,  不滅諸相業。 
 滅諸分別識,  此是我涅槃; 
 非滅諸法相,  愚癡妄分別。 
 如瀑水竭盡,  爾時波不生; 
 如種種識滅,  滅而不復生。 
 空及無識相,  如幻本不生; 
 有無離有無,  此諸法如夢。 
 我說一實法,  離於諸覺觀; 
 聖人妙境界,  離二法體相。 
 如見螢火相,  種種而無實; 
 世間見四大,  種種亦如是。 
 如依草木石,  示現諸幻相; 
 彼幻無是相,  諸法體如是。 
 無取著可取,  無解脫無縛; 
 如幻如陽焰,  如夢眼中翳。 
 若如是實見,  離諸分別垢; 
 即住如實定,  彼見我無疑。 
 此中無心識,  如虛空陽焰; 
 如是知諸法,  而不知一法。 
 離有無諸緣,  故諸法不生; 
 三界心迷惑,  是故種種見。 
 夢及世間法,  此二法平等; 
 可見與資生,  諸觸及於量。 
 身無常世間,  種種色亦爾; 
 世間尊者說,  如是所作事。 
 心三界種子,  迷惑見現未; 
 知世間分別,  無如是實法。 
 見世間如是,  能離諸生死; 
 生及與不生,  愚癡迷惑見。 
 不生及不滅,  修智慧者見; 
 阿迦尼妙境,  離諸惡行處。 
 常無分別行,  離諸心數法; 
 得力通自在,  到諸三昧處。 
 彼處成正覺,  化佛此中成; 
 諸法不生滅,  諸法如是體。 
 應化無量億,  彼體中出世; 
 愚人聞佛法,  如響不思議。 
 遠離初中後,  及離有無法; 
 遍不動清凈,  無諸相現相。 
 識性覆法身,  一切身中有; 
 迷惑是幻有,  幻非迷惑因。 
 心無迷惑法,  亦非不少有; 
 心依二法縛,  阿梨耶識起。 
 但心如是見,  我法如瀑水; 
 觀世間如是,  爾時轉諸心。 
 乃是我真子,  成就實法行; 
 暖濕及堅動,  愚分別諸法。 
 非實專念有,  無能相可相; 
 八種物一身,  形相及諸根。 
 愚分別諸色,  迷惑身羅網; 
 諸因緣和合,  愚癡分別生。 
 不知如是法,  流轉三界中; 
 諸法及言語,  是眾生分別。 
 而諸法是無,  如化如夢等; 
 觀諸法如是,  不住世涅槃。 
 心種種種子,  現見心境界; 
 可見分別生,  愚癡樂二法。 
 無智愛及業,  是心心法因; 
 依他力法生,  故說他力法。 
 依法分別事,  心迷惑境界; 
 故不成分別,  迷惑邪分別。 
 心依因緣縛,  是故生諸身; 
 若離諸因緣,  我說不見法。 
 離諸因緣法,  離於諸法相; 
 不住諸法中,  我說不見境。 
 如王長者等,  以種種禽獸; 
 會集宅野中,  以示於諸子。 
 我如是諸相,  種種鏡像法; 
 內身智為子,  說於實際法。 
 如大海波浪,  從風因緣生; 
 能起舞現前,  而無有斷絕。 
 阿梨耶識常,  依風境界起; 
 種種水波識,  能舞生不絕。 
 能取可取相,  眾生見如是; 
 可見無諸相,  毛道如是見。 
 阿梨耶本識,  意及於意識; 
 離可取能取,  我說如是相。 
 五陰中無我,  及無人眾生; 
 生即諸識生,  滅即諸識滅。 
 如畫中高下,  可見無如是; 
 如是諸物體,  見無如是相。 
 如乾闥婆城,  禽獸渴愛水; 
 如是可見見,  智觀無如是。 
 離可量及想,  非因亦非果; 
 離能覺所覺,  離能見可見。 
 依陰因緣覺,  無人見可見; 
 若不見可見,  雲何修彼法? 
 因緣.因.譬喻,  立意及因緣; 
 夢.乾闥婆.輪,  陽焰及日月, 
 光焰幻等喻,  我遮諸法生; 
 如夢幻迷惑,  空分別眾生。 
 不依於三界,  內外亦皆無; 
 見諸有不生,  乃得無生忍。 
 得如幻三昧,  及於如意身; 
 諸通及自在,  力.心種種法。 
 諸法本不生,  空無法體相; 
 彼人迷不覺,  隨因緣生滅。 
 如愚癡分別,  心見於自心; 
 見外種種相,  實無可見法。 
 見骨相佛像,  及諸大離散; 
 善覺心能知,  住持世間相。 
 身住持資生,  可取三種境; 
 識取識境界,  意識.分別三。 
 分別可分別,  所有字境界; 
 不能見實法,  彼覺迷不見。 
 諸法無自體,  智慧者能覺; 
 行者爾乃息,  住於無相處。 
 如墨圖於雞,  愚取是我雞; 
 如癡凡夫取,  三乘同是一。 
 無諸聲聞人,  亦無辟支佛; 
 所見聲聞色,  及見諸如來。 
 諸菩薩大慈,  示現是化身; 
 三界唯是心,  離二種體相。 
 轉變彼諸相,  彼即是真如; 
 法及人行相,  日月光焰熾。 
 大諸摩尼寶,  無分別作事; 
 諸佛法如是,  如翳取毛輪。 
 如是分別法,  愚癡虛妄取; 
 離於生住滅,  及離常無常。 
 可見染凈法,  如空中毛輪; 
 如中莨菪人,  見諸像大地。 
 一切如金色,  彼不曾有金; 
 如是愚癡人,  無始心法染。 
 幻陽焰生有,  愚人取為實; 
 一子及無子,  大海是一子。 
 亦是無量子,  汝觀心種子; 
 一子如清凈,  轉於無種子。 
 平等無分別,  起即是生死; 
 能生種種子,  是故說種子。 
 因緣不生法,  因緣不滅法; 
 生法惟因緣,  心如是分別。 
 三界惟假名,  實無事法體; 
 妄覺者分別,  取假名為實。 
 觀諸法實體,  我不遮迷惑; 
 實體不生法,  觀是得解脫。 
 我不見幻無,  說諸法是有; 
 顛倒速如電,  是故說如幻。 
 非本生如生,  諸因緣無體; 
 無有處及體,  惟有於言語。 
 不遮緣生滅,  不遮緣和合; 
 遮諸愚癡見,  分別因緣生。 
 實無識體法,  無事及本識; 
 愚癡生分別,  如死屍惡覺。 
 三界但是心,  諸佛子能見; 
 即得種類身,  離作有為法。 
 得力通自在,  及共相應法; 
 現諸一切色,  心法如是生。 
 而無心及色,  無始心迷惑; 
 爾時修行者,  得見於無相。 
 智慧中觀察,  不見諸眾生; 
 相及事假名,  意取諸動法。 
 我諸子過是,  無分別修行; 
 乾闥婆城幻,  毛輪及陽焰。 
 無實而見實,  諸法體如是; 
 如心見諸法,  無如是體相。 
 一切法不生,  但見迷惑法; 
 毛道迷分別,  以住於二法。 
 初識生分別,  種種熏種子; 
 識如瀑水起,  斷彼則不生。 
 種種念觀法,  若但心中生; 
 如虛空壁中,  何故而不生? 
 若有少相觀,  心則從緣生; 
 若從因緣生,  不得言惟心。 
 心取於自心,  無法無因生; 
 心法體清凈,  虛空中無熏。 
 虛妄取自心,  是故心現生; 
 外法無可見,  是故說惟心。 
 本識但是心,  意能念境界; 
 能取諸境界,  故我說惟心。 
 心常無記法,  意二邊取相; 
 取現法是識,  彼是善不善。 
 離二種識相,  是第一義門; 
 說三乘差別,  寂靜無是相。 
 若心住寂靜,  及行於佛地; 
 是過去佛說,  現未亦如是。 
 初七是心地,  寂靜第八地; 
 二地是行處,  余地是我法。 
 自內身清凈,  是我自在地; 
 自在究竟處,  阿迦尼咤現。 
 如諸火焰等,  而出諸光明; 
 種種心可樂,  化作於三界。 
 或有先有化,  而化作三有; 
 彼處說諸法,  是我自在地。 
 諸地無時節,  國土轉亦然; 
 過諸心地法,  是住寂靜果。 
 實無而謂實,  而見於種種; 
 愚人顛倒取,  是種種顛倒。 
 如無分別智,  有事不相應; 
 以心非諸色,  是故無分別。 
 諸禪及無量,  及無色三昧; 
 諸相畢竟滅,  是故心中無。 
 須陀洹果法,  往來及不還; 
 及諸羅漢果,  一切心迷惑。 
 空無常剎那,  愚分別有為; 
 河種子譬喻,  分別剎那義。 
 剎那無分別,  離諸所作法; 
 一切法不生,  我說剎那義。 
 有無說於生,  僧佉等妄說; 
 一切法無說,  亦是彼人說。 
   有四種記法,  一往答反問; 
 分別差別答,  默答遮外道。 
 世諦一切有,  第一義諦無; 
 而實體無相,  是第一義諦。 
 見於虛妄法,  是故說世諦; 
 因於言語生,  無如是實體。 
 無事有言語,  世諦中實無; 
 是即顛倒事,  可見亦是無。 
 若事顛倒有,  寂靜畢竟無; 
 依於顛倒事,  及見諸法生。 
 畢竟定是無,  即是無體相; 
 所見諸種種,  熏習煩惱生。 
 心見外迷惑,  現取於前境; 
 分別無分別,  是空實相法。 
 如幻像諸相,  如樹葉金色; 
 是可見人見,  心無明熏習。 
 聖人不見迷,  中間不見實; 
 迷惑即是實,  以實即中間。 
 遠離諸迷惑,  若能生諸相; 
 即是其迷惑,  如眼翳不凈。 
 如翳見毛輪,  依迷取諸法; 
 於諸境界中,  愚癡取是法。 
 諸法如毛輪,  陽炎水迷惑; 
 三界如夢幻,  修行得解脫。 
 分別可分別,  能生於分別; 
 縛可縛及因,  六種解脫因。 
 無地及諸諦,  無國土及化; 
 佛辟支聲聞,  惟是心分別。 
 人體及五陰,  諸緣及微塵; 
 勝人自在作,  惟是心分別。 
 心遍一切處,  一切處皆心; 
 以心不善觀,  心性無諸相。 
 五陰中無我,  我中無五陰; 
 分別無是法,  而彼法非無。 
 如愚癡分別,  有諸一切法; 
 如是見實有,  一切應見實。 
 一切法若無,  無染亦無凈; 
 愚癡見如是,  彼法不如是。 
 迷惑分別相,  是他力分別; 
 彼相所有名,  是名分別相。 
 名相是分別,  因緣事和合; 
 若不生彼心,  是第一義相。 
 報相佛實體,  及所化佛相; 
 眾生及菩薩,  並十方國土。 
 習氣法化佛,  及作於化佛; 
 是皆一切從,  阿彌陀國出。 
 應化所說法,  及報佛說法; 
 修多羅廣說,  汝應知密意。 
 所有佛子說,  及於諸如來; 
 是皆化佛說,  非淳熟者說。 
 是諸法不生,  而彼法非無; 
 乾闥婆城幻,  如夢化相似。 
 種種隨心轉,  惟心非余法; 
 心生種種生,  心滅種種滅。 
 眾生妄分別,  無物而見物; 
 無義惟是心,  無分別得脫。 
 無始世戲論,  依止於煩惱; 
 諸分別熏修,  是故邪見生。 
 識無分別義,  真如是智境; 
 轉彼是寂靜,  是諸聖境界。 
 觀察義思惟,  諸凡夫思惟; 
 念真如思惟,  諸佛凈思惟。 
 分別諸法體,  一切法不生; 
 依他力因緣,  眾生迷分別。 
 他力若清凈,  離分別相應; 
 轉彼即真如,  離分別是行。 
 莫分別分別,  分別是無實; 
 分別迷惑法,  取可取不盡。 
 見外分別境,  分別是實體; 
 心分別分別,  彼法因緣生。 
 邪見見外義,  無義但是心; 
 觀斟量相應,  能滅取可取。 
 無諸外境界,  愚癡妄分別; 
 熏習增長心,  似生於諸法。 
 滅二種分別,  真如智境界; 
 生於無法相,  不思議聖境。 
 名相及分別,  實體二種相; 
 正智及真如,  是成就實體。 
 依父母和合,  阿梨耶意合; 
 如蘇瓶等鼠,  共赤白增長。 
 辟屍厚泡瘡,  不凈依節畫; 
 業風長四大,  如諸果成熟。 
 五及於五五,  及有九種孔; 
 諸毛甲遍覆,  如是增長生。 
 生如糞中蟲,  如人睡中寤; 
 眼見色起念,  增長生分別。 
 分別及專念,  龂齒唇和合; 
 口始說言語,  如鸚鵡弄聲。 
 諸外道說定,  大乘不決定; 
 依眾生心定,  邪見不能近。 
 我乘內證智,  妄覺非境界; 
 如來滅世後,  誰持為我說? 
 如來滅度後,  未來當有人; 
 大慧汝諦聽,  有人持我法。 
 於南大國中,  有大德比丘; 
 名龍樹菩薩,  能破有無見。 
 為人說我法,  大乘無上法; 
 證得歡喜地,  往生安樂國。 
 智慧觀察法,  不見實法體; 
 是故不可說,  及說亦無體。 
 若因緣生法,  不得言有無; 
 因緣中有物,  愚分別有無。 
 邪見二邪法,  我知離我法; 
 一切法名字,  無量劫常學。 
 以學復更學,  叠共相分別; 
 若不說諸名,  諸世間迷惑。 
 是故作名字,  為除迷惑業; 
 依三種分別,  愚癡分別法。 
 依名迷分別,  及因緣能生; 
 法不滅不生,  自性如虛空。 
 法無體是體,  分別相即體; 
 影像及於幻,  陽焰與夢響, 
 火輪乾闥婆,  諸法如是生; 
 不二真如空,  實際及法體。 
 我說無分別,  成就彼法相; 
 口心境界虛,  實乃立虛妄。 
 心墮於二邊,  是故立分別; 
 有無墮二邊,  以在心境界。 
 遠離諸境界,  爾時正滅心; 
 以離取境界,  彼滅非有無。 
 如聖人境界,  愚人不能知; 
 有滅住真如,  智慧者能見。 
 如彼諸法住,  智慧者能見; 
 法體不如是,  以諸法無相。 
 愚癡人見鐵,  分別以為金; 
 非金而見金,  外道取法爾。 
 本無言始生,  始生後還滅; 
 從因緣有無,  此說非我教。 
 無始無終法,  無始是相住; 
 以世間住相,  邪覺者不知。 
 過去法是有,  未來法非無; 
 現在法亦有,  不應言法生。 
 轉時及行相,  諸大及諸根; 
 虛妄取中陰,  若取非覺者。 
 一切佛世尊,  不說因緣生; 
 因緣即世間,  如乾闥婆城。 
 但法緣和合,  依此法生法; 
 離諸和合法,  不滅亦不生。 
 鏡及於水中,  眼及器摩尼; 
 而見諸鏡像,  諸影像是無。 
 如獸愛空水,  見諸種種色; 
 種種似如有,  如夢石女兒。 
 我乘非大乘,  非聲亦非字; 
 非諦非解脫,  非寂靜境界。 
 而我乘大乘,  諸三昧自在; 
 身如意種種,  自在花莊嚴。 
 一體及別體,  因緣中無法; 
 略說諸法生,  廣說諸法滅。 
 不生空是一,  而生空是二; 
 不生空是勝,  生滅即是空。 
 真如空實際,  涅槃與法界; 
 身及意種種,  我說異名法。 
 經毗尼毗曇,  分別我清凈; 
 依名不依義,  彼不知無我。 
 非外道非佛,  非我亦非余; 
 從緣成有法,  雲何無諸法? 
 何人成就有?  從因緣說無; 
 說法生邪見,  有無妄分別。 
 若人見不生,  亦見法不滅; 
 彼人離有無,  見世間寂靜。 
 眾生分別見,  可見如兔角; 
 分別是迷惑,  如禽愛陽焰。 
 虛妄分別法,  依彼分別見; 
 無因緣分別,  無因不應分。 
 無水而取水,  如獸妄生愛; 
 愚癡如是見,  聖者無如是。 
 聖人見清凈,  以生三解脫; 
 離諸生死法,  修行寂靜處。 
 深快妙方便,  知國土妙事; 
 我為諸子說,  不為諸小乘。 
 三有是無常,  空無我離我; 
 同相及別相,  我為聲聞說。 
 不著一切法,  離世間獨行; 
 我說緣覺果,  非思量境界。 
 分別外實體,  從他力故生; 
 見自身迷惑,  爾時轉諸心。 
 十地即初地,  初地即八地; 
 九地即七地,  七地即八地。 
 二地即三地,  四地即五地; 
 三地即六地,  寂靜無次第。 
 諸法常寂靜,  修行者無法; 
 有無法平等,  爾時聖得果。 
 諸法無體相,  雲何於無法? 
 而能作平等,  寂寂無分別。 
 若不見諸心,  內及外動法; 
 爾時滅諸法,  已見平等心。 
 愚無始流轉,  取法如懷抱; 
 誑凡夫而轉,  如因榍出榍。 
 依彼因及觀,  共意取境界; 
 依於識種子,  能作於心因。 
 修得及住持,  隨種類身得; 
 及夢中所得,  是通有四種。 
 夢中所得通,  及於諸佛恩; 
 取種類身得,  彼通非實通。 
 熏種子熏心,  似有法生轉; 
 愚人不覺知,  為說生諸法。 
 分別於外物,  諸法相成就; 
 爾時心悶沒,  不見自迷惑。 
‘何故說於生?  何故說無見? 
 不可見而見,  願必為我說。 
 為於何等人?  說何等法有? 
 為於何等人?  說何等法無?’ 
 心體自清凈,  意起共諸濁; 
 意及一切識,  能作熏種子。 
 阿梨耶出身,  意出求諸法; 
 意識取境界,  迷惑見貪取。 
 自心所見法,  外法無外法; 
 如是觀迷惑,  常憶念真如。 
 修禪者境界,  業諸佛大事; 
 此三不思議,  是智者境界。 
 過現及未來,  涅槃及虛空; 
 我依世諦說,  真諦無名字。 
 二乘及外道,  等著於邪見; 
 迷沒於心中,  分別於外法。 
 緣覺佛菩提,  羅漢見諸佛; 
 菩提堅種子,  及夢中成就。 
‘何處為何等?  雲何為何因? 
 所為為何義?  惟願為我說。’ 
 幻心去寂靜,  有無朋黨說; 
 心中迷堅固,  說有幻無幻。 
 生滅相相應,  相可相有無; 
 分別惟是意,  共於五種識。 
 鏡像水波等,  從心種子生; 
 若心及於意,  而諸識不生。 
 時得如意身,  乃至於佛地; 
 諸緣及陰界,  是法自體相。 
 假名及人心,  如夢如毛輪; 
 世間如幻夢,  見依止得實。 
 諸相實相應,  離諸斟量因; 
 諸聖人內境,  常觀諸妙行。 
 迷覆斟量因,  令世間實解; 
 離一切戲論,  智不住迷惑。 
 諸法無體相,  空及常無常; 
 心住於愚癡,  迷惑故分別。 
 說是諸法者,  非說於無生; 
 一二及於二,  忽然自在有。 
 依時勝微塵,  緣分別世間; 
 世種子是識,  依止彼因生。 
 如依壁畫像,  知實即是滅; 
 如人見於幻,  見生死亦爾。 
 愚癡人依闇,  縛及解脫生; 
 內外諸種種,  諸法及因緣。 
 如是觀修行,  住於寂靜處; 
 熏習中無心,  心不共熏習。 
 心無差別相,  熏習纏於心; 
 如垢見熏習,  意從於識生。 
 如帛心亦爾,  依熏習不顯; 
 如物非無物,  我說虛空然。 
 阿梨耶身中,  離於有無物; 
 意識轉滅已,  心離於濁法。 
 覺知一切法,  故我說心佛; 
 斷絕於三世,  離於有無法。 
 世法四相應,  諸有悉如幻; 
 是二法體相,  七地從心生。 
 余地亦成就,  二地及佛地; 
 ******及無色,  欲界及涅槃。 
 一切心境界,  不離於身中; 
 若見諸法生,  是生迷惑法。 
 覺自心迷惑,  是不生諸法; 
 無生法體相,  生即著世間。 
 見諸相如幻,  法體相如是; 
 自心虛妄取,  莫分別諸法。 
 為癡無智說,  三乘與一乘; 
 及說於無乘,  諸聖人寂靜。 
 我法有二種,  相法及於證; 
 四種斟量相,  立量相應法。 
 形及相勝種,  見迷惑分別; 
 名字及行處,  聖行實清凈。 
 依分別分別,  故有分別相; 
 離分別分別,  實體聖境界。 
 常恒實不變,  性事及實體; 
 真如離心法,  遠離於分別。 
 若無清凈法,  亦無有於染; 
 以有清凈心,  而見有染法。 
 清凈聖境界,  是故無實事; 
 是諸法體相,  聖人之境界。 
 從因生世間,  離於諸分別; 
 如幻與夢等,  見法得解脫。 
 煩惱熏種種,  共心相應生; 
 眾生見外境,  非諸心法體。 
 心法常清凈,  非是迷惑生; 
 迷從煩惱起,  是故心不見。 
 迷惑即真實,  余處不可得; 
 非陰非余處,  觀陰行如實。 
 離見能見相,  若見有為法; 
 見自心世間,  彼人能離相。 
 莫見惟心法,  莫分別外義; 
 住於真如觀,  過於心境界。 
 過心境界已,  遠離諸寂靜; 
 修行住寂靜,  行者寂靜住。 
 不見摩訶衍,  自然雲寂靜; 
 依諸願清凈,  智無我寂靜。 
 應觀心境界,  亦觀智境界; 
 智慧觀境界,  不迷於相中。 
 心境界苦諦,  智境界是集; 
 二諦及佛地,  是般若境界。 
 得果及涅槃,  及於八聖道; 
 覺知一切法,  得清凈佛智。 
 眼色及於明,  虛空與心意; 
 如是等和合,  識從梨耶生。 
 能取可取受,  無名亦無事; 
 無因分別者,  若取於覺者。 
 於義中無名,  名中義亦爾; 
 因無因而生,  莫分別分別。 
 一切法無實,  言語亦復然; 
 空不空義爾,  愚癡見法是。 
 妄取於實住,  邪見說假名; 
 一法成五種,  如實能遠離。 
 五種是魔法,  超越過有無; 
 非修行境界,  是外道之法。 
 不求有邪法,  亦無相見我; 
 以作自常法,  惟從言語生。 
 實諦不可說,  寂滅見諸法; 
 依止阿梨耶,  能轉生意識。 
 依止依心意,  能生於轉識; 
 依虛虛妄成,  真如是心法。 
 如是修行者,  能知心性體; 
 分別常無常,  意相及於事。 
 生及與不生,  行者不應取; 
 莫分別二法,  識從梨耶生。 
 一義二心生,  不知如是生; 
 取一二之法,  是凡夫境界。 
 無說者及說,  不空以見心; 
 不見於自心,  故生見羅網。 
 諸因緣不生,  諸根亦如是; 
 界及五陰無,  無貪無有為。 
 本無有作業,  不作非有為; 
 無除亦無縛,  無縛無解脫。 
 無無記無物,  無法無非法; 
 無時無涅槃,  法體亦是無。 
 無佛無實諦,  無因亦無果; 
 無顛倒無滅,  無滅亦無生。 
 十二支亦無,  邊無邊亦爾; 
 離於諸邪見,  是故說惟心。 
 煩惱業及身,  作者與果報; 
 如陽焰及夢,  乾闥婆城等。 
 住於心法中,  而生諸法相; 
 住於心法中,  而見於斷常。 
 涅槃中無陰,  無我亦無相; 
 能入惟是心,  解脫不取相。 
 見他何過失,  諸眾生見外; 
 心非有非無,  由熏習不顯。 
 垢中不見白,  白中不見垢; 
 如雲蓋虛空,  是故心不見。 
 心能作諸業,  智於中分別; 
 慧能觀寂靜,  得大妙法體。 
 心依境界縛,  智依覺觀生; 
 寂靜勝境界,  慧能於中行。 
 心意及意識,  於相中分別; 
 得無分別體,  二乘非諸子。 
 寂靜勝人相,  諸佛智慧凈; 
 能生於勝義,  已離諸行相。 
 分別法體有,  他力法是無; 
 迷惑取分別,  不分別他力。 
 非諸大有色,  有色非諸大; 
 夢幻乾闥婆,  獸渴愛無水。 
 我有三種慧,  依止得聖名; 
 心無法中生,  是故心不見。 
 身資生住持,  眾生依熏見; 
 依彼分別相,  而說於諸法。 
 離二乘相應,  慧離現法相; 
 虛妄取法故,  聲聞見於法。 
 能入惟是心,  如來智無垢; 
 若實及不實,  從因緣生法。 
 一二是取見,  畢竟能取著; 
 種種諸因緣,  如幻無有實。 
 如是相種種,  不能成分別; 
 依於煩惱相,  諸縛從心生。 
 不知分別法,  他力是分別; 
 所有分別體,  即是他力法。 
 種種分別見,  於他力分別; 
 世諦第一義,  第三無因生。 
 分別說相續,  斷即聖境界; 
 修行者一事,  惟心種種見。 
 彼處無心體,  如是分別相; 
 如人眼中翳,  分別種種色。 
 翳非色非色,  愚見他力爾; 
 如金離塵垢,  如水離泥濁。 
 如虛空離雲,  如是凈分別; 
 聲聞有三種,  應化及願生。 
 離諸貪癡垢,  聲聞從法生; 
 菩薩亦三種,  諸如來無相。 
 眾生心心中,  見佛如來像; 
 分別無如是,  他力法體有。 
 見有無二邊,  是故見分別; 
 若無分別法,  他力雲何有? 
 遠離有法體,  實有法體生; 
 依止於分別,  而見於他力。 
 依名相和合,  而生於分別; 
 常無所成就,  他力分別生。 
 爾時知清凈,  第一義實體; 
 分別有十種,  他力有六種。 
 真如是內身,  是故無異相; 
 五法是實法,  及三種實相。 
 如是修行者,  不壞真如法; 
 星宿雲形像,  似於日月體。 
 諸眾生見心,  可見熏集生; 
 諸大無自體,  非能見可見。 
 若色從大生,  諸大生諸大; 
 如是不生大,  大中無四大。 
 若果是四大,  因是地水等; 
 實及假名色,  幻生作亦爾。 
 夢及乾闥婆,  獸愛水第五; 
 一闡提五種,  諸性亦如是。 
 五乘及非乘,  涅槃有六種; 
 陰有二十四,  色復有八種。 
 佛有二十四,  佛子有二種; 
 度門有百種,  聲聞有三種。 
 諸佛國土一,  而佛亦有一; 
 解脫有三種,  心慮有四種。 
 我無我六種,  可知境四種; 
 離於諸因緣,  亦離邪見過。 
 知內身離垢,  大乘無上法; 
 生及於不生,  有八種九種。 
 一時證次第,  立法惟是一; 
 無色有八種,  禪差別六種。 
 緣覺及佛子,  能取有七種; 
 無有三世法,  常無常亦爾。 
 作及於業果,  如夢中作事; 
 佛從來不生,  聲聞佛子爾。 
 心離於可見,  亦常如幻法; 
 胎生轉法輪,  出家及兜率。 
 住諸國土中,  可見而不生; 
 去行及眾生,  說法及涅槃。 
 實諦國土覺,  從因緣生法; 
 世間諸樹林,  無我外道行。 
 禪乘阿梨耶,  證果不思議; 
 月及星宿性,  諸王阿修羅, 
 夜叉乾闥婆,  因業而發生。 
 不可思議變,  退依熏習緣, 
 斷絕諸變易,  時煩惱罪滅。 
 一切諸菩薩,  如實修行者; 
 不畜諸財寶,  金銀及象馬, 
 牛羊奴婢等,  米谷與田宅; 
 不臥穿孔床,  不得泥塗地; 
 金銀赤白銅,  缽盂及諸器, 
 修行凈行者,  一切不得畜; 
 憍奢耶衣服,  一切不得著。 
 欽婆羅袈裟,  牛糞草果葉, 
 青赤泥土汁,  染壞於白色, 
 石泥及與鐵,  珂及於琉璃; 
 如是缽聽畜,  滿足摩陀量。 
 為割截衣故,  聽畜四寸刀; 
 刃如半月曲,  不得學伎術, 
 如實修行人,  不得市販買, 
 所須倩白衣,  及諸優婆塞。 
 常護於諸根,  知於如實義; 
 讀誦修多羅,  及學諸毗尼。 
 不與白衣雜,  修行人如是; 
 空處與冢間,  窟中林樹下。 
 屍陀林草中,  乃至於露地; 
 如實修行人,  應住如是處。 
 三衣常隨身,  不畜余錢財; 
 為身須衣服,  他自與聽受。 
 為乞食出行,  亦不左右視, 
 視前六尺地,  安庠而直進, 
 如蜂采諸花,  乞食亦如是; 
 比丘比丘尼,  眾中眾所雜。 
 我為佛子說,  此是惡命活; 
 如實修行者,  不聽此處食。 
 王小王王子,  大臣及長者; 
 為求於飲食,  一切不得往。 
 死家及生家,  親家所愛家; 
 比丘雜等眾,  修行者不食。 
 寺舍煙不斷,  常作種種食; 
 故為人所作,  行者不應食。 
 離有無朋黨,  能見可見縛; 
 行者觀世間,  離於生滅法。 
 三昧力相應,  及諸通自在; 
 若不生分別,  不久得如法。 
 從微塵勝人,  緣中莫分別; 
 諸因緣和合,  行者不分別。 
 分別諸世間,  種種從熏生; 
 行者如實觀,  三有如幻夢。 
 莫分別三有,  身資生住持; 
 離於有無謗,  亦離有無見。 
 飲食如服藥,  身心常正直; 
 一心專恭敬,  佛及諸菩薩。 
 如實修行者,  應知諸律相; 
 及諸修多羅,  簡擇諸法相。 
 五法體及心,  修行無我相; 
 清凈內法身,  諸地及佛地。 
 如是修行者,  住於大蓮花; 
 諸佛大慈悲,  如意手摩頂。 
 去來於六道,  諸有生厭心; 
 發起如實行,  至屍陀林中。 
 日月形體相,  及於花海相; 
 虛空火種種,  修行者見法。 
 見如是諸相,  取於外道法; 
 亦隨聲聞道,  及緣覺境界。 
 遠離如是等,  住於寂靜處; 
 時佛妙光明,  往於諸國土。 
 摩彼菩薩頂,  此摩頂妙相; 
 隨順真如法,  爾時得妙身。 
 有無因法體,  離於斷常法; 
 謗於有無法,  是分別中道。 
 分別無諸因,  無因是斷見; 
 見種種外法,  是人滅中道。 
 不舍諸法相,  恐有斷絕相; 
 有無是謗法,  如是說中道。 
 覺但是內心,  不滅於外法; 
 轉虛妄分別,  即是中道法。 
 惟心無可見,  離於心不生; 
 即是中道法,  我及諸佛說。 
 生及於不生,  有物無物空; 
 諸法無自體,  莫分別二法。 
 分別是有法,  愚分別解脫; 
 不覺心分別,  離於二取相。 
 覺知自心見,  時離於二見; 
 如實知遠離,  不滅分別相。 
 實知可見心,  時知分別生; 
 不生諸分別,  是真如離心。 
 離諸外道過,  若見生諸法; 
 彼智者應取,  涅槃而不滅。 
 知此法是佛,  我說及余佛; 
 若異見諸法,  是說外道事。 
 不生現於生,  不退常現退; 
 同時如水月,  萬億國土見。 
 一身及無量,  然火及註雨; 
 心心體不異,  故說但是心。 
 心中但是心,  心無心而生; 
 種種色形相,  所見惟是心。 
 佛及聲聞身,  辟支佛身等; 
 復種種色身,  但說是內心。 
 無******無色,  ******及地獄; 
 色現為眾生,  但是心因緣。 
 如幻三昧法,  而身如意生; 
 十地心自在,  菩薩轉得彼。 
 自心分別名,  戲論而搖動; 
 依見聞生知,  愚癡依相知。 
 相是他力體,  彼依名分別; 
 分別是諸相,  依他力法生。 
‘智慧觀諸法,  無他力無相; 
 畢竟無成就,  智依何分別? 
 若有成就法,  離於有無法; 
 離於有無體,  二體雲何有?’ 
 分別二種體,  二種體應有; 
 分別見種種,  清凈聖境界。 
 分別是種種,  分別是他力; 
 若異分別者,  是墮外道法。 
 分別是分別,  見是因體相; 
 分別說分別,  見是因相生。 
 離於二分別,  即是成就法; 
 國土佛化身,  一乘及三乘。 
 無涅槃一切,  空離一切生; 
 佛三十差別,  別復有十種。 
 一切國土器,  依諸眾生心; 
 如分別法相,  現見種種法。 
 彼法無種種,  法佛世間爾; 
 法佛是真佛,  余者依彼化。 
 眾生自種子,  見一切佛相; 
 依迷惑轉心,  能生於分別。 
 真不離分別,  及不離於相; 
 實體及受樂,  化復作諸化。 
 佛眾三十六,  是諸佛實體; 
 如青赤及鹽,  珂乳及石蜜, 
 新果諸花等,  如月諸光明; 
 非一亦非異,  如水中洪波。 
 如是七識種,  共於心和合; 
 如大海轉變,  是故波種種。 
 阿梨耶亦爾,  名識亦如是; 
 心意及意識,  分別外相義。 
 八無差別相,  非能見可見; 
 如大海水波,  無有差別相。 
 諸識於心中,  轉變不可得; 
 心能造諸業,  意是能分別, 
 意識能知法,  五識虛妄見, 
 青赤白種種,  眾生識現見。 
 水波相對法,  牟尼為我說; 
 青赤白種種,  水波中無是。 
 愚癡見諸相,  說於心中轉; 
 心中無是體,  離心無外見。 
 若有於可取,  應有於能取; 
 身資生住持,  說水波相似。 
 眾生識現見,  水波共相似; 
 大海水波起,  如舞轉現見。 
 本識如是轉,  何故知不取? 
 愚癡無智慧,  本識如海波。 
 水波轉相對,  是故說譬喻; 
 如日出世間,  平等照眾生。 
‘如是世尊燈,  不為愚說法; 
 住於真如法,  何故不說實?’ 
 若說於實法,  心中無實法; 
 如海中水波,  如鏡及於夢。 
 如自心境界,  等見無前後; 
 無一時境界,  是故次第生。 
 識能知諸法,  意復能分別; 
 五識現見法,  寂靜無次第。 
 如世間畫師,  及畫師弟子; 
 我住於妙法,  為實修行說。 
 離分別分別,  是內身實智; 
 我諸佛子說,  不為於愚人。 
 亦如幻種種,  可見無如是; 
 說種種亦爾,  說亦爾不爾。 
 為一人說法,  不為余人說; 
 如人病不同,  醫師處藥別。 
 諸佛為眾生,  隨心說諸法; 
 依外法種子,  分別說現法。 
 心取他力法,  可取是分別; 
 依止心種子,  觀取外境界。 
 二種轉迷惑,  更無第三因; 
 以迷惑不生,  依何法不生? 
 六十十八法,  是故惟說心; 
 自心見外法,  見彼離於我。 
 若入心分別,  能離諸法相; 
 依於阿梨耶,  能生於諸識。 
 愚癡內身入,  心見於外入; 
 取星宿毛輪,  如夢中見色。 
 有為無為常,  分別無如是; 
 乾闥婆城幻,  如禽獸愛水。 
 無如是見有,  他力法亦爾; 
 我諸根形相,  我說三種心。 
 心意及意識,  離於自體相; 
 心意及意識,  離於他體相。 
 心意及意識,  無我無二體; 
 五法自體相,  是諸佛境界。 
 就相有三種,  依於一熏因; 
 如彩色一種,  壁上見種種。 
 二種無我心,  意及諸識相; 
 五種法體相,  我性無如是。 
 遠離諸心相,  識離於意相; 
 諸法體如是,  是我之境界。 
 離於諸法體,  是諸如來性; 
 身口及意業,  彼不作白法。 
 如來性清凈,  離於諸修行; 
 自在凈諸通,  三昧力莊嚴。 
 種種意生身,  是凈如來性; 
 內身智離垢,  離於諸因相。 
 八地及佛地,  是諸如來性; 
 遠行善慧地,  法雲與佛地。 
 是諸佛之性,  余地三乘雜; 
 依眾生身別,  及為愚癡相。 
 為說七種地,  故佛說心地; 
 口身心諸障,  七地中無是。 
 八地中妙身,  如夢瀑水相; 
 八地及五地,  學種種伎術。 
 一切諸佛子,  三有中作王; 
 生及與不生,  不分空不空。 
 實及於不實,  心中無如是; 
 此實此非實,  莫分別此實。 
 緣覺及聲聞,  非為佛子說; 
 有無有非實,  亦無有空相。 
 假名及實法,  心中一切無; 
 依世諦有法,  第一義悉無。 
 無實法迷惑,  是諸世諦法; 
 一切法無法,  我說於假名。 
 言語及受用,  愚癡見是實; 
 從於言語法,  是實有境界。 
 從言語生法,  見法無如是; 
 如離壁無畫,  亦如影離像。 
 本凈識亦爾,  為水波不現; 
 如幻心亦爾,  意如狡猾者。 
 識共於五種,  分別見如采; 
 說是真法習,  所有集作化。 
 是諸佛根本,  余者應化佛; 
 心迷可見中,  可見心中無。 
 身資生住持,  即阿梨耶現; 
 心意及意識,  實體五種法。 
 二種無我凈,  諸佛如來說; 
 虛妄覺非境,  及聲聞亦爾。 
 是內身境界,  諸佛如來說; 
 長短等相待,  彼此相依生。 
 有能成於無,  無能成於有; 
 及分別微塵,  色體不分別。 
 說但是於心,  邪見不能凈; 
 是中分別空,  不空亦如是。 
 有無但分別,  可說無如是, 
 功德微塵合,  愚癡分別色, 
 一一微塵無,  是故無是義。 
 自心見形相,  眾生見外有; 
 外無可見法,  是故無是義。 
 心如毛輪幻,  夢乾闥婆城, 
 火輪禽獸愛,  實無而人見。 
 常無常及一,  二及於不二, 
 無始過所縛,  愚癡迷分別。 
 我不說三乘,  但說於一乘, 
 為攝取眾生,  是故說一乘。 
 解脫有三種,  亦說法無我, 
 平等智煩惱,  依解脫分別。 
 亦如水中木,  為波之所漂, 
 如是癡聲聞,  為諸相漂蕩; 
 彼無究竟處,  亦復不還生。 
 得寂滅三昧,  無量劫不覺; 
 是聲聞之定,  非我諸菩薩。 
 離諸隨煩惱,  依習煩惱縛; 
 三昧樂境醉,  住彼無漏界。 
 如世間醉人,  酒消然後寤; 
 彼人然後得,  我佛法身體。 
 如象沒深泥,  身東西動搖; 
 如是三昧醉,  聲聞沒亦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