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附录篇-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附录篇-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6 10:34:07 * 浏览: 19
1.保存海幢寺古迹
(注:以下1~6条皆为民国时广州市政府发出有关海幢寺改建、保留、保护的文件。)
河南海幢寺,为广州五大丛林之一。园林古迹足够浏览。工务局前提议改为河南公园,以供市民游憩之所,不意工程正在进行,间有不明真相者,谓工人擅夷古迹,妄加非议。查工务局以此为百年名寺,自应雅意保存,虽改为公园,而古迹不没,园林花木培植有加,甚残缺遗物,复妥为修理。至原日住持僧徒,苟任其栖息无所,必致流离,殊失顾全双方之本旨,故另辟房户,俾便收容云。
2.保留海幢寺内观音殿案
指令工务局,据是拟将海幢寺内观音殿划出保留,俾该寺僧栖息之所一节,令准照办由
呈一件,呈拟将河南海幢寺内观音殿划出保留,俾该寺僧紫林等得有栖之所,于公园亦无碍,请令遵由。
呈悉此案,既据该局长亲往查勘,拟准将寺内观音殿划出保留该寺僧等栖息之所,事属可行,应准照办,仰即知照。
此令
市长:林云陔
3.关于保留海幢寺内大雄宝殿等地案
呈复省政府,呈复关于奉令查拟海幢寺主持僧星墀等请保留寺内大雄宝殿等地一案由
1929年10月26日
呈  为呈复察核事现奉
钧府民字第二O八五号,拟据河南海幢寺主持僧星墀等状一件,为请求令饬广州市工务局准将海幢寺大雄宝殿等地分别保留,拟开状悉前接中国佛教会函及僧爵贤状请予保留,均任行厅查明,拟复核办,据状前情仰广州市政厅并案查拟具复候核批拟状发等因奉此,查此案前奉
钧府民字第一九五二号训令,关于中国佛教会函请保留海幢寺等由,当以职府此次将海幢寺辟作河南公园于规划建设中,仍统筹兼顾,对于寺内有价值之古迹及瑰玮之建筑物,均予保全整理,核与部令尚无抵触等情呈复在案,现该主持僧星墀等请保留寺内各殿自应仍照前定办法办理。奉令前因除令工务局并案遵办外,相应备文呈复。
钧府察核仍候
指令示遵实为公便 谨呈
                  广东省政府
                  市长:林云陔
公函复民政厅关于河南海幢寺主持僧星墀等请保留寺内大雄宝殿等处一案由公函第一一八号
                  1929年10月26日
迳复者现准
贵厅第二O六八号咨关于海幢寺主持僧星墀等状请饬工务局将寺内大雄宝殿等处保留一事,除原文有案应免复叙外,后开相应检同副状咨送查照,请烦核明饬遵仍希见复至纫公谊等由,附送副状一件,过府准此,查此案现奉
省政府令饬查议等因当以敝府前奉省令。关于中国佛教会函请保留海幢寺一事,经将此次勘定河南海幢寺地址开辟公园,对于寺内有价值之古迹及瑰玮之建筑物仍分别保存整理,各情先行呈复,该主持僧星墀等请保留寺内各殿,自应仍照前定办法办理等情。呈请
省政府核示并行工务局知照在案,现准前由除令工务局并案遵办外,相应函复
贵厅希烦查照为荷  此致
兼广东民政厅陈
                  市长:林云陔
以上录自广州市档案馆复制广州市政府《市政公报》第345期,1930年2月。
4.保留海幢寺大雄宝殿案
指令工务局,据呈复关于海幢寺僧人请保留该寺大雄宝殿等处一案办理情形指令如拟办理由指令第一一八九号
                  1929年11月7日
呈一件呈复关于海幢寺僧人请求保留该寺大雄宝殿等处一案办理情形请察核由呈悉,准如所拟办理,仰即知照此令。
                  市长:林云陔
5.海幢寺改建公园计划未合变更案
笺函佛教会奉省令据查明海幢寺改建公园,所有古迹、瑰玮建筑均予保存,应免变更原定计划,仰知照由
                  1929年11月9日
迳启者 现奉
广东省政府民字第一一六三八号指令,本市长呈一件奉查明佛教会函请保留海幢寺免拨改建公园一案,合将办理情形呈复察核示遵由。令开呈悉案据佛教会函及僧爵贤、星墀等先后状请保留,均经行厅核办在案,既据查明于该海幢寺有价值古迹、瑰玮建筑,均予保存整理,自未便变更原计划。仰即函佛教会并传谕该僧亲知,照此令等因奉此,相应函达。
贵令查照    此致
中国佛教会
                  广州市政府启
以上录自广州市档案馆复制广州市政府《市政公报》第346期,1930年3月。
6.河南公园
河南海幢寺为五大丛林之一,昔时梵宇琳宫,均称胜境,近虽冷落不堪,惟景物尚在,且地址适中,园林粗具,以之辟作公园,当可保存古迹,供人游憩,实一举而两得也。故自本局派员与当地军民协商之后,拆寺辟园之议,备受欢迎;并且自动设立公园促成会,以促进行,并愿筹集款项,补助开办经费,市民对于公园设备之需要,于此可见矣。
关于该园之建设工程,全部以分作两期办理,第一期系将原有一切设置,视其应拆者拆之,应留者留之,然后斟酌损益,略加添改;此期工程完成之后,该园规模,当略有可观矣。至第二期进行之计划,拟将园内各种建筑,悉仿日本佛教公园之形成以建筑之。华林寺之佛塔,亦将移置于此;如此,则本市园林建设,当可因利乘便,别开一生面矣。
(《广州工务之实施计划》1930年12月10日)
7.纪海幢寺古迹
夏 伯
河南海幢寺,在珠江南岸,即南汉千秋寺故址。明末邑人郭龙岳,购为别业。清初天然和尚之徒阿字,始建屋宇旁曰海幢寺。阿字故与平南王尚可喜善,得以展拓寺基。可喜遂自建天王殿、福晋舒氏建大殿、总兵许尔显建二殿及后阁、巡抚刘秉权建山门。寺用绿色砖瓦,均福晋所施。初,平南王欲将此建府第,请照王贝勒制,不准,然传瓦已制成,未敢擅用,乃尽施诸佛寺。至粤秀山观音寺、大佛寺、武帝庙,亦皆此种砖瓦也。寺之大斋灶,亦螭砖砌成,为后人易去殆尽矣。殿东有鹰爪兰一株,犹是郭氏园故植,蔓条作干高出簷牙,历劫二三百年,亦芬芳如故,亦灵物也。寺之大部,今已改建,惟大雄宝殿等处尚未毁灭,然亦为区署学校,无复旧观矣。
(《广州民国日报》1926年4月21日)
8.工务局提议海幢、光孝寺改公园
市工务局现以河南马路、陆续展筑,市政日臻完善,海幢寺为粤五大丛林之一,亟宜永久保存,藉留纪念。兹拟将该寺改辟公园,以供河南市民公众娱乐。再查光孝寺,亦五大丛林之一,其中古迹,亦应保留,辟作公园,发展为公共娱乐场所。以上二寺,均交工务局管理计划兴筑,已向市行政会议提出讨论云。
(《广州民国日报》1928年10月19日)
9.海幢寺开辟公园
工务局已绘就图式,并已定期招投工程
河南海幢寺,前经市行政会议议决开辟公园,交由工务局赶紧办理。工务局奉令后,业将公园图式绘就,并已定期招投工程,一俟招投完毕,则赴财局领款兴工开辟云。
(《广州民国日报》1929年7月27日)
10.河南公园定于今日兴工
工务局决将河南海幢寺开辟公园,经屡纪前报,现工务局经定今日兴筑第一期,并由陈总指挥手题“河南公园”四字,先将该字安置正门,并拆去古道,改用三合土铺筑,并保留寺中之四大金刚,以供陈列云。(《广州民国日报》1929年8月5日)
11.海幢寺改为佛寺式公园藉保古迹
市工务局经营本市公园,各因其特殊环境而异,其规划如越秀公园,为水为山,别饶景色。石牌公园,则广植林木,与中央公园之栽时花,绝不相同。河南海幢寺为五大丛林之一,古迹杂陈,斑斓有致。依工务局决仿照日本佛式公园规模,将其改建,藉以保存古迹,而资游览云。(《广州民国日报》1929年11月5日)
12.河南公园开二期工程
河南海幢公园、自第一期工程完成后,经过开放,任人游览,现在工务局又着手第二期工程。查该公园本定为佛教式,故保存大雄宝殿、四大金刚殿、观音殿、舍利殿四处不拆。舍利殿尤有历史价值,殿旁有佛塔一座,全用英石筑成,工作颇精巧。该塔为海幢高僧澹归火化后埋灰之地,澹归本前明粤督某氏,亡国后逃入海幢为僧,改名澹归,圆寂后,其弟子捐资建塔,以留纪念。殿前有鹰爪树一株,青苍古朴,为数百年前物。工务局为保存古迹计,特设栏以护之。该园前段地势低洼,雨天每聚潦水,现筑大渠一度,以资宣泄,其余工程,亦次第进行,俾与河北公园有同样美之观。
(广州《越华报》1930年7月8日)
13.海幢寺之四大天王广目天王香火独盛
萧 予
广州市的佛教圣地五大丛林,目前真可谓凌替不堪,长寿寺遗址已杳不可寻,光孝寺亦香火久绝,大佛与华林,香火虽不绝如缕,然亦“蹙地千里”,使人有面目全非之感。位处河南的海幢寺,已改为公园,部分庙貌,尚保持完整,惟香火冷落。视之后来居上六榕寺,反瞠乎其后,岂此亦有幸有不幸者乎?迩者,海幢寺除后殿辟作市民教育馆外,其大雄宝殿前部亦陈列有关民教方面的图表,几屏障了该大殿的前部,使礼佛膜拜之善男信女,实有无地容膝之势,对该寺僧人的香火收入,当有极大影响,能够完全保持着佛的势力的领域,仅大殿前的四大天王殿而已。惟此四大天王的盛衰“命运”,又各有不同。入门右首之两大天王,炉无余烬,双扉严闭,似扉已无人,进入木栅之内,但在首的广目天王须多,闻天王之前左手扉大启,尤以广目天王前香烛为盛,此公脸白无须,貌极漂亮,左手持伞,右手持一形如小鼠之物,腿上更贴满契仔契女某某之小红纸片,及堆满纸伞甚多。其旁有一老衲,专司收香油费,售宝烛,及解签语,其香火之多可知。倘广目天王真的有灵,大可示檄于他之三兄弟矣。据该老衲云:广目天王手里之伞,可遮挡百灾,我灾多难之小孩子荫于其前,必可得庇。如此看来,其他三位天王手中之剑、琵琶与蛇,其妙用乃不及一伞也。
又广目天王的左侧,另塑有一老婆婆携着小孩之神像,据老衲言,此神名曰“鬼子母”,本以吃小孩为活,后被如来佛所感化,乃一转而为庇护小孩云云。广目天王有此“拍手伙记”,无怪其生意兴隆矣。(广州《越华报》1947年10月15日第4版)
14.海幢寺
在河南,盖万松岭福场园地也。旧有千秋寺,为南汉所建,后废为民居。清顺治初,僧光牟,募于粤人郭龙岳,稍加葺治,颜曰“海幢”。僧池月、今无次第建佛殿、经阁、方丈。康熙十一年,平藩建天王殿,王福晋舒氏建大殿,总兵许尔显建二殿及后阁,巡抚刘秉权建山门。宏敝庄严,洵为雄刹。寺有鹰爪兰,为郭园旧植,地改而兰仍茂,条枝秀蔓,护以石台。更有藏经阁,形极伟丽,北望白云、粤秀,西望石门灵峰西樵诸山。东眺雷峰,即往波罗道也。光绪末,粤人创一南武学校于其内,旋又以寺僧报效军饷数万金,劲建大碑楼于寺之头门,额曰“功资保障”。海幢分局即设于此。近辟作河南公园。
(《广州指南》1934年出版)
15.关于公布保护广州市古树名木的通知
穗府办〔1985〕39号
各区、县人民政府,市直属各单位:
根据国家城建总局(82)城发园字第81号《关于加强城市和风景名胜区古树名木保护管理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市人民政府同意广州地区绿化委员会、广州市园林局、园林科研所以及有关专家的调查鉴定,对我市首批二百零九株(见附表)百年以上的古树以及有纪念意义的树木,定为市保护的古树名木。今后经调查鉴定的古树名木,将陆续公布。
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1985年3月21日
16.古寺沧桑名园振刷——海幢公园历史沿革概要
海幢公园管理处
海幢公园是一座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名胜园林。它的前身即清初始建的海幢寺主要部分,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海幢街道内。现时的东西两侧,分别与同福大街和珠海波光街、海辐寺遗址、南武小学为邻;北南两面,则与南华中路和同福中路前后贯通。全园面积1.97公顷。园林林木参天,浓阴泼地,绿化复盖率达86%%,是一处游憩消夏的好去处。
据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由广东提刑按察使司王令所撰的《创建海幢寺碑记》和乾隆《番禺县志》所载:河南万松岭(即今之乌龙岗)福场园地,旧有千秋寺,地址颇旷,相传为南汉所建,久而废为民产。后有僧人光半、池月募于园主郭龙岳,稍加葺治成佛堂、准提堂各一,名为“海幢”,取意效法“海幢比邱”(比邱曾潜心修习《般若波罗密经》)之义。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长庆空隐老人(宗宝)应平靖两藩(尚可喜、耿继茂)之请,偶游于此,乐其幽静,暂时留足,遂绕万松岭以北辟作花田院圃。十七年(公元1660),空隐因赴罗浮华首,檀信俱谓主法不可无人,议邀高僧驻锡。适阿字和尚今无,承心印受衣钵,乃以首席命主海幢院事。随后,今无广结善缘,集资购得附近余地,于康熙五年(公元1666)兴建大雄宝殿。六年(公元1667)又在殿前二百余武(古时以六尺为步,半步为武,指不远的距离)建四大天王殿及左右之韦驮、伽蓝两殿。十一年(公元1672)再由巡抚刘秉权兴建山门。继后,复陆续建成丛现堂、香积橱、大悲阁、药师佛母堂、藏经阁、塔殿以及僧舍、斋堂等处,并把始初的佛堂、准提堂改建为客堂,环以回廓,以增壮观。其间所用绿色琉璃砖瓦,均由尚可喜之妻舒福晋布施。于是逐步配置林木,形成:花田春晓、古寺参云、珠江破月、飞泉卓锡、海日吹霞、江城夜雨、石磴丛兰、竹韵幽钟等八大景观。二十五年(公元1686)更从舆家言,改藏经阁为后殿。当时,僧众逾百。全寺范围,北至珠江之滨,东及今前进大街、牛奶厂街,南沿万松岭迄今红十字会医院、南武中学一带。故得与华林、光孝、长寿、大佛等寺齐名,被誉为广府五大丛林之一,亦岭南的名人雅士经常作为雅叙修禊的胜地。直至乾隆年间,仍有毗卢阁、义鹿亭等多处增建。
后至光绪初年,由于世风日下,丛林禅院亦时有绯闻。故于七年(公元1881)五月,广东布政使司、按察使司乃借海幢寺举行无遮大会之机,联衔泐石严禁妇女入寺烧香。声言有敢违者“妇坐其夫,无夫即坐本妇。女坐其父,无父坐其伯叔兄弟;僧道尼姑不行拒绝,敢于招引者,该地方官一并锁拿到案,按律惩处,枷示通衢,决不宽贷;该管地方官容隐不举,或经访闻,或被告发,地方官亦必议以应得之咎。”因此香火日渐式微。稍后,东北旷地开始废变为民居。不久民国初兴,河南首期开辟南华、同福等马路,寺址被一分为三,所余即大致今海幢公园的范围。前后地段则先后移作他用。其时,河南各界有“联欢大会”之设,众议将寺园改作河南公园,但因绌于资金而未果。后经报请市行政会议于1929年8月通过,决定组织“河南公园促进会”筹办。按其初规划,公园仍为佛寺式,即园内仍保留海幢寺的设施,以供信人拜谒。工程包括:整修林木、道路,安装电灯、广播,并建“联欢亭”一座以为纪念,等等。旋于1930年动工,至1933年9月28日完成,并正式定名为:海幢公园。稍后,又将塔殿辟为:民众阅览室(即今海珠区文化馆址)。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又移入原属龙溪潘家的石狮、安海伍氏万松园的猛虎回头石等遗物。
1966年初秋,文化大革命兴起,其初即倡行所谓“清除四旧”。其时,海幢寺住持素仁大师谢世不久,亦属“无人主法”。动乱之初,余众随之星散,大殿神像、四大天王殿、塔殿之白石浮屠以至文物设施,遂遭全般毁坏,海幢寺便随之湮没。相随十年浩劫,园址虽然已变为纯供游憩之公园,但失于整治,几沦荒废。直至七十年代后期动乱结束,名园始获新生。今时,人们从北门进园,迎面道路平整,路傍以绿篱为护。篱后以翠竹、疏葵、名卉三行,如仪佇立。古树菩提亦点缀其间,似张罗伞,以迎宾客。稍行不远,其东侧即为近年由市儿童少年工作协调委员会资助新建的“儿童乐园”。其中又分为室内与露天两部分,电动小火车、飞机、奔马、动物车有及荡船、秋千、旋转车、滑梯等一系列少年儿童喜爱的玩具和游戏设施分布其间,且林木高耸,故盛夏仍无暑意。仍沿大道南行,有绿瓦方亭迎面,阶凡五级,拾级而登,可俯览乐园儿童嬉戏之乐。方亭四角更有水磨石凳为栏,供人倚坐。方亭更南,为数丈缓冲石路,再上台阶十级,又一曲廊于其间。廊西为公园之花圃,名卉探首可及;廊南为一疏林地带,常有青老在此作太极、五禽之戏。穿过疏林,即为原日之大雄宝殿,今已辟作音乐茶座或舞会场地;廊东备有乒乓球台,亦可作羽毛球练习之用。如经此场地曲径东行,不远即为碰碰车场,场后又有溜冰场,亦可作儿童单双人车之用。场南,于绿丛隐处,又有大型花廊架设其中,是为逗玩笼鸟者常乐之所在,它与音乐茶座前之疏林地带,高低交错,每有飞鸟与笼鸟齐鸣,绿竹共蒲葵弄影,乃消夏最可留人之处。鸟区再南,为一宽阔广场。场中置一池净碧,猛虎回头石屹立池中。池外盆花为环,池内浮莲争艳,水花鱼石俱有其趣。广场四周绿树连阴,花坛成序。场之西侧,即音乐茶座与区文化馆,三百多年前郭氏花园所植之鹰爪兰即在花坛之中,近年更建有凉亭和曲廊相衬,文人黑客每多在此行吟唱咏;场之东侧,以廊式平房一座,即供游人所需小卖部及公园管理处;场之南端,乃与同福中路相通之南门。
上述三百年来,从海幢寺到海幢公园所经历的变迁,可见今时所留园地虽然不广,但男女老少尚属咸宜。进园赏玩,都可以各得其乐。谨以此为诸君引介。
(《海幢纪胜》,1990年海幢公园管理处)
17.海幢寺海幢公园今起实行“寺园合一”管理
本报讯(记者刘海健 通讯员谢强、吴美贤)记者昨天从有关方面获悉,从今天起,海幢寺与海幢公园将由佛教海幢寺实行“寺园合一”统一管理。此举将有助于改变海幢寺与海幢公园长期以来由于分属不同部门管理而被造成“寺不像寺,园不像园”的状况。
海幢寺是广州佛教历史上的“五大丛林”之一,自明朝末年建寺至今已有近400年历史,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寺内的“海幢八景”曾经是广州民众春游胜地之一。海幢寺于1993年经广州市人民政府批准重新开放,并以绿篱为界,由寺院和公园两个主体管理。
实行“寺园合一”管理后,佛教海幢寺将依照有关法规,在保持绿化景观和供市民休憩功能城市公园性质的前提下,将海幢寺建设成为知名的宗教历史文化旅游景点。
(《广州日报》2006年7月1日)
 
附录2:经坊篇
(海幢寺)拥有一个内容充实的图书馆和一个印刷作坊”,“在那里,教义刻在木板上,木板不断地印出来,用来赠阅或出售”。
([美]亨特著《旧中国杂记》)
 
海幢寺出版的书籍,称为海幢寺经坊本。从清初至清末,海幢寺刻印的经书、诗文集数量不少,但由于明末清初僧人多数支持过明朝政权,因此,在清朝乾隆年间,这些书籍不少被焚毁。从目前可查资料看,海幢寺经坊出版的经书、诗集如下:
1. 六祖大师金刚经口诀:一卷,(唐)惠能撰。
2. 圆觉经直解:二卷,(明)德清撰。
3. 金刚决疑:一卷,(明)德清撰。
4. 楞枷笔记:四卷,(明)德清撰。
5.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直说:一卷,(明)德清述。
6. 大学纲目决疑:一卷,(明)德清撰。光绪六年(1880)海幢寺经坊本。
7. 中庸直指:,(明)德清述,光绪六年(1880)海幢寺经坊刻。
8. 楞严正脉:十卷,(明)张二果校刻,乾隆壬子(1792)海幢寺刻本。
9. 华严宝镜:一卷,(清)道独撰,顺治十三年(1656)海幢经坊本。
10. 长庆语录:二卷,(清)道独撰。
11. 楞枷心印:四卷,(清)函昰疏。康熙刻本。
12. 天然和尚梅花诗:一卷,(清)函昰撰。清康熙写刻本。板藏广州海幢寺。
13. 瞎堂诗集:二十卷,(清)函昰撰。道光海幢经坊重刻本。
14. 楞严经集注:十卷,(清)传晟撰。道光庚子(1840)海幢重刻本。
15. 片云行草:一卷,(清)纯谦撰。道光丙午(1846)写刻板。
16. 慧海小草:(清)契生撰。道光戊子(1828)刻板。
17. 寸心草堂诗集六卷集外诗二卷补遗:一卷,(清)李欣荣撰,清光绪庚寅(1890)闰二月海幢经坊刊本。
18. 莲西诗存:二卷,(清)宝筏撰。光绪十九年(1893)刻本。
19. 绿筠堂诗草:一卷,(清)石夔撰,光绪戊戌(1898)刊海幢寺藏板。以上据(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
20. 光绪六年(1880)腊月,海幢寺重刻《折疑论集注》,卷首有本寺僧智海一叙。(《番禺河南小志》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