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7-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7-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6 10:06:16 * 浏览: 12
36.石夔
梁子琦等
石夔,号万松学人,海幢寺僧。著有《绿筠堂诗草》一卷。
(《广东诗汇》)
梁子琦《序》云:丁酉(1897)余就馆茭江,隔邻适宁福庄(注)。余薰沐参佛,随谒石夔上人,见其眉宇高古,知为道范僧也。迨茶话间,师即出其生平诗稿以相质证。余一展览,觉金和玉节,逸思风生,自在雍容,一字一句皆从真性流出。每一讽咏,足令人俗虑全空,尘缘尽涤,真不吸人间烟火者。余酷爱之,爰携归以课子弟。适二三同志嗟叹不绝,传抄不胜,遂更劝以原稿付梓,公诸同好。夫诗者言也,因其所见而言也。倘非道学渊源,空诸所有,曷能如是乎?吾愿读者因言而见道,因道而教人,不亦可乎?盖海幢为岭表丛林之首,在昔高僧硕德栖隐于此,而师嫡继也。济济休休,峨峨美美,不足为师羡哉!余窃愿趋步于门墙也。是为序。光绪丁酉仲冬少韩梁子琦拜读并识。
注:在海幢寺,即松园之后畦。
罗宗钺《序》云:余闻之,诗有六义:按匠曰格,怀响曰调,澄凝曰思,比缘曰情,翰博曰气,永言曰音。格不古则野,调不逸则靡,思不忡则流,情不间则滞,气不舒则盩,音不畅则佻。自汉魏六朝以来尚已,而唐初尤称极盛。降及宋元,以迄于今,士皆务为帖括,故古诗之流寝衰云。今夫风之积也不厚,则其搏九万里也无力;水之积也不厚,则其击三千里也无力。德不积不盛,学不积不光。谚曰:“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岂虚言哉!石夔师者,余方外交也。为人简豁沉默,精医学。夫医,仁术也,诸佛菩萨普救众生意也。仁人之言,其利溥哉!于何见之?盖读师所为诗,可以窥见一斑焉。昔余访师于珠海南,从经卷茶炉侧得诗盈帙,反复寻玩,爱不释手。其格高而古,是上乘也;调逸而清,具夙慧也;思奥而超,空色相也;气静而闲,除烦恼也;情真而婉,发慈悲也;音雅而和,存真谛也。六义备矣。余谓听其言,审其音,足以知其为人。愈叹所积者甚难,非一朝一夕事也。师本深自决闷密,不肯轻出示人,但乡曲间窃传诵之,莫不珍如鸿宝。二三知己因劝付剞劂,俾得淳风远播,大雅常存,且令师出医国绪余,为后学针砭云尔。余与师交最深,见其志趣之高超,谈吐之风雅,道力之坚定,学养之深沉,无在不佩而服焉。若诗,则又其一端乎?师性喜酬和,凡以邮筒相寄者,虽有险韵,皆从容答之,妙造自然,令人心服。斯乃神乎其技者已。光绪二十有四年岁在著雍阉茂,凤城罗宗钺左藩氏谨序。(《绿筠堂诗草》)
37.宝筏
壁立等
宝筏,字莲西,海幢寺僧,梵行清介。喜藏古画,善作山水。诗宗海幢派,多寒瘦体。不轻示人,亦不多与人唱和,惟与二三名士周旋而已。学使汪侍郎鸣鸾闻名就访之,掩关避去不见。有诗二卷,扃于箧中。殁后,其徒壁立者为之刊行,题曰《莲西诗存》。
(《番禺县续志》卷二十七)
壁立《序》云:《莲西诗存》上下二卷,禅兄宝筏手著也。忆光绪十有五年,督学汪公柳门巡试来粤,试竣,约同制军张公香涛命驾海幢。是日同至者则有明府杨公彝卿、太史梁公星海。丈室茗话之余,太史向予索莲西诗卷读。予方愕然无以对,太史徐曰:“公岂尚未知之耶?即松园宝筏大师之诗也。”予乃对以宝兄缘事他出,诗卷为其自藏,因未呈览。嗟乎!《莲西诗存》平昔原未问世,而诗名赫赫见重于当代巨公如此,想亦必有可观者在也。迄今数年,宝兄原已圆寂,友人逊吾黎君从宝兄遗箧捡出原本,交予藏贮,忽忽又两载矣。而兰史潘公迭次借抄,并屡劝付之手民。窃思巨公名流索读索抄,前后若出一辙。信之今日,殆可传之将来乎?予素未谙此道,暇日偶然披览,觉诗情禅理亦颇有契悟于心者,因欢喜而力付剞劂,俾公同好。惜佳章微有散佚,未能悉刊为憾耳。不揣谫陋,聊书数语,为刻《莲西诗存》缘起云。时光绪十九年孟夏,禅弟壁立谨序于海幢光宣台视野室之一瓣山房。
何桂林《序》云:吾粤方外士以诗鸣者,俱本正声,所以古今传诵不绝。大率明季甲申、丙戌之遗老而逃于禅者多,如憨山之有《梦游集》,空隐之有《芥庵集》,正甫之有《零丁山人集》,天然之有《瞎堂集》,祖心之有《千山集》,阿字之有《光宣台集》,石鉴之有《直林堂集》,诃衍之有《鹤鸣集》,真源之有《湛堂集》,仞千之有《西台集》,乐说之有《长庆集》,澹归之有《徧行堂集》。自天然之闻法岭南,所采阿字辈一百二十余人之集编而为《海云禅藻》,大启宗风。其诗类多感时述事,亦如憨山之一派皆出乎性情之正,所以历久而弥彰。百余年来,尘异、石洞、迹删诸宿著作如林,为《咸陟堂集》。又数十年则有静公之《香海集》,隐公之有《竺堂集》,澄公之有《水云集》,戒公之有《玄庵集》,涉公之有《片云集》,悉以海云为宗,海幢为派,由源溯流焉。林少时撰《香石南山两夫子杖履过海幢访涉公于就树轩》,尝论及之。时紫虚先生讲学于此,或问《片云》衣钵属于何人。先生曰:“海幢之诗,一时为盛,且深于禅理者多,许其嗣声,庶几其稚子乎?衣钵之传,则非其人也。”时莲西侍侧,犹未祝发,人知为香初之弟子矣。莲西虽少,立志颇高,涉公甚雅爱之,曰:“小子学诗匪易,君其裁之。”既而曰:“吾宗要先净心地,荡去凡秽,洗尽淫哇,方可为诗。不然,虽脱略俗尘,无蔬笋气,而不师于古,终无出尘之想矣。”莲西颔此,似甚乐者。自此莲西之诗进矣,逾年观之,骎骎逾进矣。紫虚喜其心之虚、学之富,尝告人曰:“海幢诗派有传人矣。惜涉公不及见耳。”莲西居松园数十年,守海幢之法戒,不以寸步离,不以一事苟,不漫浪一语,不轻读一书,不滥交一人,盖一孤介独行僧也。夫人之立身不孤介,发为文字必平平无奇,惟不屑逐于时趋,遁迹山林,高立崖岸,然后扢扬风雅,方足以遗世而独立。莲西骨冷神寒,近于郊、岛。其沉挚蕴厚,静默寡言,证禅根,汲古绠,俯视一世,能文能画,直造诸师之室。晚岁以清静之身,肩万缘之事,心劳而神耗。劳极必病,病愈复劳,至辛卯四月十七日之夕,犹手抱一卷,隐几而寂。莲西既寂,其诗未寂也。镂冰雪于寸管,散珠玑于九天。虽曰西归,谁谓不在世间耶?今存其遗稿二百余首,视皎然、灵一嫌其少,较昙域、怀浦则见其多。诗之工不系乎丰与啬也。呜呼!海幢诗派代有传人,若莲西者非欤?今其同志壁立上人爱其诗,力付剞劂,为梓以行,庶几《海云禅藻》之风不坠,吾又安知后来者之不可接轸乎哉?时癸巳(1893)二月金粟老人何桂林。(《莲西诗存》)
挽宝筏大师
石 夔
佛法垂秋日,何堪复丧师。斯文从此逝,吾辈更孤危。
丛社凭谁主?贤才未易期。祖庭悲冷落,清泪暗低垂。
(《绿筠堂诗草》)
石夔(详见名释篇)。
和莲西上人招集海幢寺补修禊并次原韵
冯栻宗
卅年未叩法门扃,惭愧禅师扫径迎。敢道兰亭追逸少,幸从莲社步渊明(谓同集诸君)。烟花三月成佳会,诗画双传羡今名(莲公诗画俱有家数)。欲证菩提缘莫了,归舟芳霭漾吟旌。(《海日庐诗钞》)
冯栻宗,字越生,广东南海人。清同治乙丑(1865)进士,官至四品。后主讲西湖书院。曾编辑《九江乡志》、《桑园围志》。著有《海日庐诗钞》。
赠海幢诗僧莲西上
罗嘉蓉
自昔万松岭,栖禅直至今。得君承阿字,大振海潮音。
诗画天机泄,跏趺净业深。木樨化鹰爪,法偈此中寻。
(《云根老屋诗钞》卷十一)
罗嘉蓉,字载徽,号秋浦,广东东莞人。清诸生。著有《云根老屋诗钞》、《艺俦文稿》、《石船山人笔谈》。
宝筏上人招同古樵椒坪子琴珏卿日坡兰史湘舲令西小集海幢丈室
萧■常
平生厌纷华,禅悦夙所耽。隔江古兰若,往往游兴酣。今兹美风日,烟水青于蓝。春船横渡江,胜践我先贪。榕阴活欲流,踏碎云满龛。飞尘不污人,雨花堕吾篸。
回廊折愈深,丈室祇树隔。上人方外游,所遇岂俗客,而我蓬蒿人,振衣坐磐石。海岛流法音,篆香沁肝膈。何必对茶烟,感此鬓丝白。
古佛弃我去,我来佛不知。佛去不复来,我来有去时。暂偷一日闲,及此世雍煕。矧当须菩提,说法如说诗。清谈得诸君,松柏杂兰芝。白猿供花果,微风吹春衣。我亦学危语,瞎马临深池。珠海衔西阳,相爱无尽期。(《萧斋余事约刊》)
题鹤洲草堂所藏宝筏画
萧■常
何人石窟叩禅关,借得云山旧衲还。应是石溪禅定后,故留水墨落人间。(《萧斋余事约刊》卷二)
萧■常,字伯瑶,号瑶生,广东南海人。清太学生。著有《萧斋余事集》。
海幢僧宝筏招饭
潘光瀛
夹道榕阴叩梵宫,招邀猿鹤啸西风。香山酒熟归如满,莲社花开主远公。妙谛又同参玉版,新诗谁恰称纱笼?只因一夕龙华会,重印苔痕觅旧踪。
阿师独解爱名流,禅榻萧萧话鬓秋。蕉补庵天超火宅,瓜分瓶露沁冰瓯。品茶香引风生腋,击钵声终石点头。更乞巨然留画本,万松山翠绕僧楼。(《潘氏诗略》)
潘光瀛(1838~1891),字宗治,号珏卿,广东番禺人。清附贡生。著有《梧桐庭院诗钞》、《梧桐庭院词钞》。
挽莲西上人四首
黄映奎
听法松园记昔曾,惊闻河畔失南能。难忘读画论诗夜,风雪挑残佛院灯。
崚嶒诗骨瘦于秋,五百奇峰笔底收。忽忆旧游独骑鹤,吟魂长此赴罗浮。(上人两游罗浮,诗甚多。)
丹青方外几人同,点染云山入化工。纵有画图留水墨,从今色相一时空。
无端一梦觉红埃,林木萧条山鸟哀。榕径依然莲社寂,海幢那忍听钟来。(《莲西诗存》)
黄映奎(1855~1929),广东香山(今中山市)诗人,居士。
38.素仁
黄咏雩等
素仁,又名素人,俗名陈素仁。他十几岁就拜鼎湖山庆云寺亮思长老为师,后嘱法于广州海幢寺,曾任海幢寺住持。1962年圆寂,终年68岁。素仁酷爱盆景艺术,他因材取势,清疏飘逸,几枝子母交搭高树,尽现自然风貌,而又意趣盎然,在岭南盆景中,独树一帜,受到行家推崇,被誉之为素仁风格。素仁对岭南盆景艺术风格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贡献,被称为岭南盆景艺术的一代宗师、岭南盆景三杰之一。(廖淑伦《广州大观》、陈金璞《岭南盆景传世珍品》)
暮雨述海幢寺赋赠素人和尚
黄咏雩
福场何处千秋寺?乔木风烟莫问年。杨子松阴空故宅,曼陀华雨散诸天。垂垂瓶钵玄门老,黯黯泥尘白足禅。扪读板堂钟字去,昏涂一爝定光圆。(《天蠁楼诗文集》)
黄咏雩(1902~1975),字肇沂。号芋园,广东南海人。亦商亦文,有“南海诗人”之誉。著有《芋园诗稿》、《天蠁词》。
我对盆栽艺术独创风格的尝试
素 仁
当我最初搞盆栽的时候,没有什么艺术目的。后来我逐渐体会到盆栽是一种艺术,是具有高度的艺术性,而这种艺术必须表现我们祖国的民族风格、民族特色。因此我便开始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开始向这个途径来钻研。
每当我在欣赏祖国壮丽的山河的时候,我特别留神观察树木的姿态,有些傲岸孤高,直耸青云;有些盘根屈折,豪雄奇伟;有些飘逸奔放,潇洒清幽,这些都是使人神往而产生无限的美感。就是这样大自然给我真实的启示,给我无限的素材,使我的盆栽能逐步表现出具有民族风格的自然美。
在艺术加工造型的时候,我认为重要的关键是在选择树的干材,这是塑造各种姿态的基本条件。树干有刚有柔,各有优点,或取其刚,或取其柔,或使其刚柔统一。其次是枝条的留长或消减,要从总的姿态着眼,要从将来定型后如何来着眼。就是说还未生长定型,心中已有一幅画图,务求做到多一枝嫌其多,少一枝嫌其少,做到意想中尽善尽美的境地。
至于我选择树材,有所偏好,总与人不同。通常别人不喜欢的有很多常合我心意。我偏爱那瘦劲高飘的形格,有时树干高飘到两米以上,我自己也觉得太狂放了。很多人见我买这种树,就会发笑,有时我自己也觉得好笑,但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个性的表现。因此我的盆栽的风格,总离不开飘逸清疏。几枝子母交搭高树,我感觉有自然的风意,毫无牵强的迹象。我爱自然,我不爱过分用人工造作的自然。我的盆栽的风格,与别人不同之处,就在这点。
此外,配盆、布局,我亦经常打破“三七”“四六”种法的常规,有时屹立盆边,有时傲倚一角,因树的姿态而定。我认为空白面适当的增加,是有助于符合自然美的艺术境界,有助于使人们在欣赏中能产生自然美的美感。
按:1960年初,广州盆景爱好者成立了广州盆景艺术研究会,切磋技艺,交流经验。同年,上海、贵阳、南宁、夏门、昆明、广州、佛山、汕头、新会九个城市在越秀公园举办盆景艺术展览。各地优秀盆景作品荟萃广州,盛况空前。展览会同时举行了经验交流活动。各地代表发言介绍各自盆景的艺术风格、创作经验和理论观点。其中广州的素仁大师作了《我对盆栽艺术独创风格的尝试》发言。会后,将各代表发言整理成学习参考资料。1962年1月,还精选参展的85件盆景作品拍摄编印《广州盆景》图册。其中收入了孔泰初、素仁(收入6件作品)、莫珉府等23位高手各具特性的力作。
素仁(详见名释篇)。
孔泰初、素仁的盆景艺术风格
岭南盆景成为独特的艺术流派,始于20世纪30年代。这段时间,广东老一辈的盆景艺人,在师承我国盆景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大胆冲破传统束缚,细心观察自然,借鉴国画的画理和笔法,创作出一批又一批体现岭南自然风貌的盆景作品,逐渐形成了岭南盆景的独特艺术风格。其中孔泰初和素仁,对岭南盆景艺术风格的形成和发展最具影响,堪称岭南盆景二杰。因此,研究二杰盆景的艺术特色,对于认识岭南盆景的形成和发展,以及认识岭南盆景的艺术风格,都有重要的意义。
所谓艺术风格,就是从艺术作品中体现出来的鲜明的个性和创作特色。对于二杰盆景艺术风格的特色,现分别加以分析和探讨。
(对孔泰初的评述、略)
潇洒飘逸、清高脱俗的素仁风格
清代诗书画家、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善画竹。他画竹,每以自然为蓝本,凝思品味,体察入微。长年不懈,孜孜以求。因而他笔下的竹,清疏摇曳,栩栩如生。正如其诗云:“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就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又因他画竹,非为竹而竹,而是注入了他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因而他所画的竹,品格刚正,高风亮节。他又有诗云:“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可见,板桥之竹,已不仅仅是自然的景物,而实乃寄情于物,物中有情。
由板桥之竹,想到素仁的盆景。笔者认为,两者间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素仁的盆景,因材取势,清疏飘逸,几枝子母交搭高树,尽现自然风貌,而又意趣盎然,在岭南盆景中,独树一帜,备受行家推崇,被誉之为素仁风格。它作为岭南盆景的一支分流,自然有着岭南盆景共同的艺术风格。在艺术手法上同是师法自然。但它与其他岭南派盆景比较,又有自己的艺术特色。其艺术特色,也大体表现在选材、造型、意志三个方面。
一是在选材上。这里的选材,是指选择树桩的干材,它是塑造盆景各种姿态的基础。树干有刚有柔,有高有矮,有曲有直。人们往往根据自己的爱好而有所选择。这种爱好和选择。如达到一定的程度,就渐渐形成一种较为固定的趋向,反映在盆景创作上,而形成一定的风格。素仁的选材,经常是选取那些瘦劲高飘的形格。很多人不喜欢的却常为他所采用,有时树干高飘到两米以上,他自己也觉得太狂放了。而正是这种偏好和狂放,使素仁的盆景在岭南盆景中脱颖而出,独辟蹊径。
二是在造型上。岭南盆景的艺术造型千姿百态。而素仁盆景的造型,多为高飘直树型,或一枝清秀,或子母交搭。这是素仁盆景风格的主要特点。它不求枝叶婆娑,常常是几托疏枝,稀落绿叶,有时则两三点到顶。由于枝托无多,在托位的选择上,则十分讲究,既忌重叠,也无冗枝,托托落实,枝枝得法,真正做到“冗繁削尽留清瘦”,以多一枝为多,以少一枝为少。有时还在恰当的位置,长出一托低垂跌宕、神韵有致的跌枝,以弥补显得过于空虚的部分。整个布局,结构严谨,明快简练,似虚则实,野趣盎然。这种造型风格,与板桥的几杆瘦竹,数片疏叶的艺术构思,可谓一脉相通。
三是在意境上。盆景艺术既讲究形美,更讲究意境。有意境则气韵生动,耐人寻味。素仁的盆景,潇洒飘逸,清高脱俗,虽寥寥数笔,却很有诗情画意,被称为“画意树”。它创造了一种超然洒脱的境界和氛围,往往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使人神摇意夺,恍然凝思,就是意境作用的结果。因而特别受到文人雅士的赏识和喜爱。
素仁盆景之所以形成独特的风格,亦与其个性和生活有关。素仁,俗名陈素仁,他十几岁就拜鼎湖山庆云寺亮思长老为师,后嘱法于广州海幢寺,1962年圆寂,终年68岁。由于他身居佛门清净地,长期过着佛门生活,形成了朴实无华,而又心洁高雅的性格。反映在盆景创作上,自然是超尘脱俗,孤高清雅。同时,他热爱大自然和祖国的壮丽河山。大自然的美好景色,常令他产生无限的向往。因此,他的盆景创作,不仅吸取了倪云林和八大山人的笔意,而且常以大自然为蓝本,通过留神观察树木的姿态,从中得到艺术的启示和创作素材。然后,他以自己的体会和情感,倾注在盆景创作中,通过盆景的枝枝叶叶反映出来,达到了“一枝一叶总关情”的境界。因而,素仁盆景的风格,既是他个性化的体现,又是他艺术功力的反映。古人论诗,有“功夫在诗外”之说。素仁的盆景,亦可称得上是“功夫在盆外”。在这一点上,它与板桥数十年的“日间挥就夜间思”,亦有共通之处。
时下,人们从盆景商品化的角度出发,更多地偏重于大树型的盆景。一些初学者,也以为素仁风格的盆景,结构简单,容易成功而不予重视。这实为岭南盆景艺术发展的一种偏向。诚然,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盆景的商品化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盆景的经济效益要以艺术价值为基础。盆景首先是一种艺术,这是大自然高度集中的艺术化的反映。由于素仁的盆景风格,讲求气韵和精炼,因而更体现了艺术典型化的要求。又由于素仁的盆景风格,对树坯的要求十分严格,树干必须高峻柔软,务求顺势由大到小,要有树气,造型讲究枝托位置适中,比例和谐,如无较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审美意识,是难以达到这种艺术境界的。
孔泰初和素仁,同是岭南派盆景艺术的一代宗师,在岭南盆景艺术的发展史上,都有着重要的地位。他们的盆景,有着岭南盆景共同的艺术特色,同是因材取势,师法自然,蓄枝截干,形神兼备。但由于两人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性格特点,使他们的盆景又具有各自不同、各具个性的风格。素仁的盆景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更多地带有文人诗画的味道。是岭南盆景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岭南盆景传世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