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5-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5-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7:17:07 * 浏览: 16
10.今但
今但,字尘异,号罗浮化人,新安县黄氏子。年十三出家丹霞,函昰和尚为之剃度。赐名心谷。十九从函昰回雷峰,受具足戒,付属心法。康熙四十二年(1703),受海幢寺请,主持佛法。越九年,历受雷峰、丹霞之请。雍正十一年(1733)示寂,世寿七十六。今但学通内外,函昰尝赠以诗云:“祖道于今坠,天龙舍汝谁”。又屈大均、梁佩兰、陈恭严、潘耒等均与之往还投赠。其诗文冲淡渊雅,有超然自得之致。今存《梅花庄诗》六首。著有《罗浮名峰图说》。(庞屿《塔志》、古如《行状》、陈伯陶《罗浮述略》、宋广业《罗浮山志会编》)。
送尘异大师住罗浮华首台
古 昱
法云昔岁别匡庐,又爱罗浮住祖居。好鸟语连清磬响,寒窗色并野花舒。行过涧水闲窥影,坐拥名山独著书。最羡长松无一事,新诗赠客足请虚。(《海云禅藻集》卷三)
古昱(详见名释篇)。
冬日送尘大师主席罗浮华首
今 毬
罗浮古院荒芜久,此去烟霞有主人。林鹊喜添今日噪,雨花飞待隔年春。情耽黄独栖云隐,手种青松翻雪频。野卉不侵行道处,石幢重映海山新。(《海云禅藻集》卷三)
11.今■
今■,字角子,新会人。族姓黄,真佛如公子。幼年随父出家,九岁成僧,不数年遂悟大乘,为函昰第七法嗣。函昰赠诗云:“闲窗爱独坐,禅暇偶吟诗。与世真无涉,逢人则解颐。幽栖偏得性,辛苦勉从师。所赖为多病,投艰或可迟。”后住柳溪,复徙栖贤,继石鉴见公主法席。函昰《退院》诗云“柳溪地阔宜桃李”,又《归宗山籁》云“院后遗残屋,吾师旧掩关。且教■子住,吾欲老投闲。”谓■也。查他山有《栖贤寺阻雨示角子》诗。康熙三十七年戊寅(1698)自栖贤移丹霞,继主海幢。著有《语录》行世。(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
与鹤鸣摩兄栖贤■弟谈卜居匡岳之事
今 释
住院如退院,入山休出山。老僧当此际,二与四之间。
磵月寻峰上,林烟罩地还。雨余无虎迹,深夜莫留关。
(《徧行堂续集》卷十四)
贺角子■弟得法
今 释
千雷万电激龙门。烧尾全擎头角尊。天上弄珠翻黑海,潭中吹竹起红云。英灵让尔追先德,老病怜予悮后昆。恰好眼前无一事,牛羊日夕下荒村。(《徧行堂集》卷三十八)
过海幢呈角子和尚
佘锡纯
一径阴森木槿红,觅闲刚到上方中。远山藏雨半床日,潮水入门满院风。天上有云都是累,江间无影不归空。何时得著缁衣去,青草洲边老此翁。(《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柳溪访角子大师
今 足
深隐何尝混鹿群,一湾流水一鬘云。溪边菜叶谁曾见,屋后瓜畦半自耘。雨过疏林无虎迹,春回空谷有兰芬。休将道眼轻尘劫,行见镫王座欲分。(《海云禅藻集》卷三)
今足,字一麟,广东高要人。弃诸生,出世雷峰。于康熙丁巳(1677)受具,次日命往栖贤。康熙丁丑(1697)募缘返粤,归省墓田,偶病而终。
12.今竹
徐作霖等
今竹,字俱非,湖广人。由行伍得度,投天老人受具。初不识字,久之能诵梵典。逾年知书,握管成文,皆有至理。充海幢典客,礼数优娴,被服若出儒素。顷老人居丹霞,精研道妙。后奉命居长庆,严修梵行,为绅士所倾仰。耄年坐化怡山。(《海云禅藻集》卷二)
13.今四
徐作霖等
今四,字人依,新会人,族姓张,原名圣睿。饩诸生。少攻呫哔,埋头雪案,其颈遂侧。年三十余出世,礼枞堂禅师薙染。丁酉(1657),皈华首老和尚受具,充记室。出为海幢典客。时阿大师创建海幢,道法盛行,王臣士庶,轩车相望,卒能应酬不缺。及石鉴和尚分座栖贤,以监院副之。时值修建,酌盈剂虚,所需不匮,由其纯一发为敏练云。后以母老归养,竟坐化于象岭下。(《海云禅藻集》卷三)
14.古云
王思章等
古云,号云庵,海幢寺嗣法僧也。其初为邑诸生周瑞■,好学,于书无所不读。槖笔砚,应有司试,名日以著。年三十忽削发入海幢,礼阿字,呈偈言。阿字首肯之,遂授之法。尝曰:“禅者六波罗蜜之一耳,彼侈言大乘,专以伸权竖拂为能事,不至堕鬼国不止。”故终其身以宗律并行,持戒称精严焉。康熙乙酉(1705)嗣阿字主法席,皈依方丈者千余众。世寿八十一,旦索汤休入寂。著有《金刚铦义》、《圆觉经义》、及前后《语录》。其诗为《月鹭》前后集,皆俊朗,迥然于尘坌之外。(王思章《增城县志》卷二十三)
按:古云与古正同编阿字无禅师《光宣台集》。
挽海幢云庵和尚
成 鹫
嗟哉吾道之穷也,鱼目混珠金博瓦。擎拳竖拂满诸夏,顺风逆风走牛马。何如海幢古佛云尊者,一切有为无取舍。心周沙界混朝野,身入红尘绝沾惹。我曾过公木兰架,兰香飞出牙齿罅。公曾过我鹅潭舍,潭光深入蒲团话。有时叹世起悲诧,热血一腔泪盈把。有时玩世作聋哑,游戏场中自潇洒。有时注经弘佛法,传入长安纸增价。有时吟咏祖风雅,阳春白雪知音寡。一绳引木支大厦,八十年来成话把。随顺世缘无碍挂,南泉鼓笛由人打。彫文刻镂征图画,锦上添花致纯嘏。请师住世启炉冶,金刚不坏成般若。胡为乎忽哉!睹史花冠色萎谢,云崩日落天长夜。慧命悬丝畴许借,江河汩汩流日下。鼎湖自救且不暇,何暇为君劝回驾。罗浮樵歌歌罢罢,薪尽火传都是假。(《咸陟堂诗二集》卷二)
成鹫(1637~1722),又名光鹫,字迹删,号东樵,广东番禺人,明孝廉方国骅子。俗名颛恺,字趾磨。年十三补诸生,康熙十六年(1677)学佛于鼎湖山,为鼎湖山庆云寺第七代住持。晚年住广州大通寺,往来澳门普济寺。工诗文,著有《咸陟堂集》,又主编《鼎湖山志》。
夏日同曾秩长过海幢访云庵和尚适圆音和尚归自丹霞招游五岳
佘锡纯
荔雨初消海日晴,扁舟一路入钟声。素冠客至悲风木(予与秩长时同在忧服中),白社僧归见弟兄。石为有文虞世重,萍因无土得身轻。汤休许共名山侣,昏嫁何须拟尚平。(《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过海幢寺访云庵上人
韩 鹄
绝尘惟此岸,暂得息长林。况复虚舟泛,应怜空谷音。寒蝉黄叶暮,清磬白云深。雅调无今古,泠泠对玉琴。(《止亭诗钞》)
韩鹄,字迈远,号止亭,广东番禺人。礼天然和尚为居士。著有《止亭诗钞》。
15.古正
徐作霖等
古正,字轮洁,湖州府归安县人,姓茅。弱冠为诸生,文词赡美。顿修渐公从兄。未出家前已闻天老人洞风倾注,遂挈其子智摄徒步来皈。甲辰(1664年)受具,即典记室。历居归宗、丹霞、雷峰诸山,不改典签之役。性沉毅,有道念。每遇林谷幽邃之地,独往危坐,人莫知其所向。终于海幢院中。(《海云禅藻集》卷三)
按:古正与古云同编阿字无禅师《光宣台集》。
16.古毫
徐作霖等
古毫,字月旋,海幢解虎锡公之子。龆龀从鼎湖栖壑和尚落发受具。迁住海幢,执侍阿大师丈室,寻为典客。父子皆以勤劳著,敏慧出群,气宇轩豁,人乐与之游,虽贵游傲诞,能以理调伏。工水墨兰石,每踞地洒水学习。惜早蜕,不能究道,为可悼也。 
(《海云禅藻集》卷三)
17.古昱
古易等
古昱,字融虚。其先高州信宜人,族姓曾,徙居惠州。弱冠出世于闽之上杭,得戒于江西圆宗永继傅和尚。初依象林慧弓大师,慕海幢道风之盛,往参阿大师,由副堂晋维那(注1)。大师殁,迁往石龙兰若(寺庙)。旋复返海幢典客。及乐说、泽萌、角子三禅师开戒,皆选充教授阇黎(注2)。后隐居雷峰,司藏钥,足迹不出户限者数年,惟焚香阅藏,兴至时一吟咏而已。生平狷洁自好,严奉毗尼,喜交游,重然诺取与不苟,多为缁素所重。庚辰(1700)夏以滞下病,至辛巳(1701)春初示寂,临终有偈辞众曰:“夙业已缠绵,如今一长年。此事未提起,西方即目前”。掷笔而逝。世寿五十二,僧腊三十四,有《遗诗》五卷藏山中。(《海云禅藻集》卷三)
注1:寺僧中管理僧众之职事,位仅次于上座。
注2:梵事,阿阇黎之路。高僧可为僧众轨范者之称。
题融虚师禅居
古 易
闲同溪上住,流水夹窗分。丽句频贻我,高怀每感君。晒经爱山日,移石扫秋云。早晚行吟处,松阴与鹤群。(《海云禅藻集》卷三)
喜融虚师返雷峰
传 多
几度烟霞里,迟君冰雪心。不嫌幽地僻,共许住山深。嶂北松新翠,溪南莺好音。纸窗茅屋夜,从此放高吟。(《海云禅藻集》卷三)
传多,字味啰,别行易公次子。童年剃落,侍阿大师,受具后为雷峰殿主。著有《小山诗稿》。
18.古奘
余锡纯等
古奘,字愿来,号影堂。新会人,族姓汤。吴三桂之乱,汤氏一门三十余口遇害。古奘方在襁褓,婢负之坠楼,逃置草坡。僧唯一遇见其影,因拾养之,名曰“拾影”。四岁能赋《白莲诗》,共称再来人。长参角子禅师。角子名虬,童年受道法,继阿字住海幢。一夕梦唐僧玄奘入室,明日古奘来参,语甚合。因附衣钵,立为首座,改名“古奘”,应梦也。及角子入丹霞,古奘遂住海幢。后徙长庆、栖贤。古奘性至孝,悬念家破。每值生日,哀感经旬。门弟子毋敢以师诞语入者。所著有《虚堂诗集》、《蠹余集》。(《乾隆《番禺县志》卷二十》)
过海幢访愿来大师
佘锡纯
厌随马尾似京华,共逐闲云泛小槎。门掩浪花同客冷,竹园邻圃带山斜。树无枝叶真成傲,鹤有林泉即是家。千里山门分讲席,一年羊石又丹霞。(《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冬日过海幢访愿上人兼送之琼南
陈似源
远公到处擅才名,宝筏南回度众生。道接上乘衣钵远,诗成下界鬼神惊。世途尽是浮云态,觉路谁无彼岸情。此去戒坛临海噬,鱼龙应聚听钟鸣。(《东莞凤冈陈氏谱》)
陈似源,字崐霞,广东东莞人。康熙己丑(1709)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年七十三卒。
19.古义
徐作霖等
古义,字自破,新会人,姓卢氏。出世丹霞,历诸上刹皆典重职。雅好游泳。居海幢客寮,方外开士无不知有破公者。性嗜茶,所居列佳茗,第其上下,著有《茶论》一篇。挂锡名山虽多,然住亦不久。晚隐新州竹院,瓶笠萧然,意泊如也。后闻角子和尚继席丹霞,策杖来归,竟终于丹霞。著有诗百余首。(《海云禅藻集》卷三)
20.古键
徐作霖等
古键,字铁关,顺德胡氏子。庚戌(1670)甫十八,出世雷峰。辛亥(1671)始登具。初欲入栖贤依天老人,至海幢,为阿大师留掌记室,寻典宾客。丁丑(1697)复居雷峰掩关。有比邱香云刺指血求书《华严经》,键暑月披衣长跪,缮写精勤过劳,得咯血病,以此致蜕,尚余数卷未获卒业。键出于右族,而本生单弱,有祖名受僧,传键而绝,其托生亦有因也。(《海云禅藻集》卷三)
21.契清
黎简等
契清,字澄波,一字江月,本张村张氏子。主海幢寺,与顺德黎简交善。简赠以诗,称其能说维摩诘所说经,又工诗。往还多一时名流。阳湖恽敬至广州,与谢兰生(字佩士,又字澧浦,清南海人。嘉庆进士,善诗文及画,兼工六法,笔法雄俊)辈游海幢,亦称道之。其诗思路、词采两兼其胜,唯不存稿,身后多散失矣。 
(宣统《番禺县续志》卷二十七)
赠僧澄波
黎 简
我亦多生识字僧,记曾兼尔以诗鸣。苦吟落月竹房白,回句后山松雪清。野艇秋江浮只鹜,晓钟残梦满三城。为师细画河沙国,得以陶轮入掌轻(时为写山水一纸)。(《五百四峰堂诗钞》卷二十四)
海幢方丈澄波送盆莲赋答二首
冯敏昌
莲开开处出红尘,似现真如清净身。此物由来根本在,故应见与复初人。
淤泥不染亦何心,山谷还知句律深(山谷诗莲花生淤泥可见嗔喜性)。尚有濂溪君子意,并将真乐个中寻。(《小罗浮草堂诗集》)
冯敏昌,字伯求,一字鱼山,广东钦州(现归属广西)人。乾隆戊戌(1778)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后为刑部主事。著有《孟县志》、《华山小志》、《河阳金石录》、《小罗浮草堂诗集》。
高晴湖俞黄圃约过海幢访澄波上人已往罗浮二日矣方外之游不偶如此留此作
吕 坚
丁酉游东樵,诸公不相与。哑虎是食人,黄龙无洞主。濯足东西溪,渺渺亦愁予。归来梦此山,茫茫隔烟渚。迟久识澄波,越中可与语。晴湖黄圃外,裘葛共寒暑。浮屠不三宿,孤负神仙侣。偕来问法人,不得黏花雨。岂避宰官身,飞锡在何许。僧言向宝积,来品泉堪煮。君拎茶具往,水亦期桑苧。山菓熟秋霜,橘柚承之筥。闻声足欣悦,转念成酸楚。所约两三人,今惟存缟纻,苾刍无白发,发白为儿女。犹能毕婚嫁,禽向同高举。城中五侯宅,百岁歌离黍。海上三神仙,一水沉飞羽。凌风度铁桥,公采黄精茹。回头谓二君,晚年商出处。(《迟删集》卷八)
吕坚(1742~1813),字介卿,号石帆,广东番禺人。清贡生。著有《迟删集》。
大虱寄湛师即呈澄和尚
吕 坚
醉人有大虱,虱大皮乃薄。物情生得失,我缅深林鹤。露下长忍饥,亦以免矰缴。翛然发清唳,明月照寥廓。(《迟删集》卷八)
自了兼呈杲公澄公敬思隐禅四上人
吕坚
但见青松坐地哦,如何白日不蹉跎。巾箱文字拼陈迹,衣钵功名总逝波。千劫两间狂士少,五伦百岁死人多。阎摩省得铜丸苦,脱齿都来证达摩。(《迟删集》卷八)
寄仙城诸子兼问讯澄波上人
吕 坚
山怀故园水辞乡,青了家山水一方。蛮女换声翻白紵,道人留梦熟黄粱。月缘恨事成圆缺,亭为离情记短长。遣问维摩病消息,绝无风色静闻香。(《迟删集》卷八)
赠海幢首座信修兼证澄公
吕 坚
巨然法属古沙弥,烟雨名家米虎儿(时方作画)。黄蘖放参聋受喝,青莲入梦醉工诗。衣先钵碎犹传线,发与心长不染丝。试摄风轮天上看,一钩蟾魄月圆时(月无圆缺人限于所见耳)。(《迟删集》卷八)
同万华廷过海幢访澄波上人仍用真韵
吕 坚
放棹来寻海上春,摩挲禅榻寂诗人。世间好事惟闲话,天下名山称病身。桑落肯斟才入社,菜根能咬不知贫。流年逝水更游旧,坐破蒲团成圣因。(《迟删集》卷八)
春日偕万华廷单野甫两明府游海幢访澄波上人四律
吕 坚
结习未除思上方,宝幢珠水出荣光。初来香界几人在?一系金绳十丈强。便领伊蒲呼米计,莫须行李具斋粮。万松山雪杨孚宅,两字今无论短长(阿字“今无”二字,非符非籀,笔力遒劲)。
此时人说前时好,出世僧如入世何?释典史书疑铁案,儒宗禅定是金科。宦成事后聪明误,花好春头雨水多。玉带不留苏学士,笑擎针钵问耆婆。
玉播长斋卧听钟,云门雪窦认禅宗。好携岭北无双士,来证天南第一峰。凤尾竹披金琐碎,马头花拥玉芙蓉(是日河南赛会宝马绣鞍好女扮双娥入寺)。海氛消散山灵稳,香篆氤氲道气浓。
裁诗八宝振袈裟,千片玻璃漾绮霞。春水方生回画鹢,午钟才罢乱昏鸦。荔湾凤爪须留果,谷雨龙团约试茶。不厌开门近城市,漱珠桥畔早移家。(《迟删集》卷八)
海幢澄公禅房晓起
黄培芳
诸天醒清梦,鸟声乱深碧。起看初日上,万里东溟赤。烟树远如荠,隐有海气积。长风送朝爽,坐啸四窗辟。闻钟集云堂,茶瓜漫留客。小话参人天,回觉尘世隔。古今一弹指,浮云去安适。丈室许长来,散发鸥波白。(《香石诗钞》)
澄公禅房午坐
黄培芳
老树幽窗下,凉云叶叶生。半空孤日没,万绿一蝉鸣。室自通虚籁,人疑坐化城。维摩如借榻,尘梦若为清?(《香石诗钞》)
秋日同诸友小酌漱珠桥并游海幢寺访澄波上人
招健升
长江浩浩天色晴,金飙飒飒新凉清。一帆直到酒楼下,顿觉澎湃波不平。登舟衣袂袭沆瀣,桥际飞观何恢宏。已志功名著不朽,惟仗美酒酬诗盟。喜看细脍杂新笋,恨欠蚌蛤同鼋羮。忘年论交气慷慨,畅饮每欲觥罍倾。醉余拄杖日将夕,风送缥缈来钟声。路随红叶访僧舍,白石乱点松花明。上人一见邀客入,四座虚寂无将迎。林扃引步涉成趣,通幽曲径生闲情。藏经瘗鹿恣登陟,窗扉寂静忘市城。风生一飒洗凡虑,苏省毛骨醒余醒。翻觉儒者有真乐,澹荡自得心无营。相对日落不忍去,寂寂但听寒蝉鸣。(《自怡堂诗草》卷一)
招健升,字丽杨,号香浦,广东南海人。清诸生。师从冯经,并与凌杨藻、吴应逵等为同窗。著有《自怡堂诗集》。
22.契生
洪应晃等
契生,字隐禅,南海九江关氏子。幼孤贫,舍身事佛,未尝从师受业。剃发后,始读书识字,渐解文理。读从前诸古德诗文偈语,遂学为诗。在海幢,自居高座以及退院休闲,皆手一篇,未尝或辍。奉养八十余龄老母,顾恤兄弟所遗两孀居与一幼侄女,皆供给无缺。复为其兄弟置产立继,其行事殆有至性。筑室东邻,为退隐之所,颜曰“慧海别墅”。有诗一卷曰《慧海小草》。 
(同治《番禺县志》列传十八)
洪应晃《序》云:余闻海幢隐禅上人耽吟性癖,老而不倦,今之能诗僧也。曩宿大佛寺悟间堂,见其弟子容与师斐然风雅,与谈诗辄出旧作相质。后常过余,坐论移晷。览所作诗,清响琅琅,为缁流中罕觏者,知其渊源有自,亟亟一睹隐公诗为快也。丁亥(1827)残腊,独居池馆,风雨中有叩扉进者,即容与师也。出袖中一卷云:“此吾师诗稿,将付剞劂,求定去取而为之序。”余欣然读之,益叹所闻非虚,恨得见晚。盖诗之道通于禅,禅理顿悟,固由慧性,不在语言文字。然舂米传衣,磨砖见道,亦苦炼所致。隐公少孤贫,未尝读书。剃发后诵经典语录,遂悟为诗。而生平极意推敲,虚衷商榷,每不敢自以为工。今视其集,丹黄满纸,皆谢里甫、徐铁孙诸先生所点勘,乃叹诗律老而愈细,有由然也。若其天怀肫笃,悯念劬劳,读《忌日》及《哭兄弟》诸作,可见孝弟之性,又不徒字句间索之矣。因不辞固陋,为定去取,并序数语,而复诸容与师。师之嗜吟咏,乐质证,无异隐公,必为后来嗣响无疑也。道光戊子(1828)花朝日,厓居士洪应晃撰。
《慧海小草》此书卷首有缺页,仅自第七页起为洪应晃《序》。次为相叶慧海别墅序,谓老和尚披剃于新会慧龙觉闻禅师,得法于番禺海幢德坚和尚。固筑室东郊,为退隐之所,颜曰“慧海别墅”,盖合称之也。又次为小草,不分卷。卷端题“海幢僧契生隐禅”,而殿以区昌豪、胡定湘两《跋》。(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
23.相柱
刘嘉谟等
相柱,字余删(即瑜珊),香山杨氏子。受业隐泉,主海幢法席,日课《金刚经》垂四十载,无疾而终。(光绪《重修香山县志》卷二十)
留题海幢松雪堂即呈瑜珊和尚
刘嘉谟
半亩池亭海角开,远公新筑胜蓬莱。古榕低荫浑忘暑,绿蚁消闲不计杯。映水荷花浮槛出,袭人香草绕栏栽。禅身久住清凉界,许我攀跻岁几回。
不到名山已十秋,有缘香火又重游。俗家姻娅原中表,异地栖迟共白头。世味久尝容易淡,海氛初靖未忘忧。一生坎壈都如梦,且自高歌莫说愁。(《听春楼诗钞》卷二)
赠瑜珊和尚
刘嘉谟
瑜公挂锡处,杨子读书堂。松现龙鳞老,花传鹰爪香。坐禅云绕膝,爱客洒盈觞。同阅沧桑境,相逢话故乡。(《听春楼诗钞》卷四)
谢余删上人惠酒
邓 泰
新诗能换酒,此例创谁先。敢以一杯惠,而非前世缘。
能豪方是佛,不醉莫参禅。怪得徐昌谷,逢人道汝贤。
(伍崇曜《楚庭耆旧遗集》续集卷二十六)
邓泰,字约之,一字心莲,广东顺德人。清诸生。著有《心莲诗钞》。
寄颜紫墟海幢兼怀瑜珊涉川二和尚
陈良玉
潇洒颜夫子,经春见未曾?逃禅仍酒侣,入室半诗僧。榕院烟林磬,花龛雨夜灯。因君询上座,吟醉演三乘(涉公诗瑜善饮)。(《梅窝诗钞》卷一)
陈良玉,字朗山、铁禅,广州驻防汉军镶白旗人。清道光丁酉(1837)举人。历官通州学正,保升知县直隶州。后任学海堂学长,同文馆总教习。卒年六十八。著有《梅窝诗词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