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4-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4-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7:09:56 * 浏览: 14
酬澹归法兄见赠之作(时同付嘱)
今 壁
青山满眼隔年春,一造桃花两度新。何幸随听芳草语,不妨同是报恩人。作家喜见杨岐富,对客惭招雪窦■。有赠顿忘言外意,感将怀抱向予真。(《海云禅藻集》卷一)
今壁,字仞千,东莞温氏子。幼通坟典。弱冠出世,习毗尼于鼎湖。闻天然禅师倡道雷峰,徒步归之。禅师一见知为法器,许以入室。呈所见不肆,寻于丹霞侍寮,一言之下知解尽脱,执侍弥勒。戊申(1668)元旦,与澹归禅师同日付嘱。己亥(1769)冬,分座海云。未几示寂,建塔于寺之南园。
礼澹和尚塔
今 毬
澹老人手辟丹霞,垂三十余年。同门不敢忘开山之烈,自嘉禾归塔于螺岩。岩踞兹山之胜,老人曾许偕毬结庐,未果,因礼塔志感。
塔涌螺岩上,峥嵘飘紫霞。何曾与一法,仍自落千花。松柏闪灯早,香云绕槛斜。编茅诚我志,瞻礼思无涯。(《海云禅藻集》卷三)
澹归大师自丹霞山至海幢寺有赠
陈子升
多君驻白足,结宇向丹霞。依树珠林矗,缘藤石径斜。
闲摇下山策,方值泛源花。可念江城客,飘零似出家。
(《中洲草堂遗集》卷九)
人日同张登子邓孝威游海幢寺访澹归上人
龚鼎孳
雨后经行祇树林,石栏横屐碧苔侵。佛云不改清流色,人日偏宜海国阴。过岁白花飞蝶早,当时赤棒伏龙深。良辰未肯虚莲社,一饭青精万里心。  (《渔洋感旧录》卷二)
龚鼎孳(1615~1673),字孝升,安徽合肥人。明崇祯甲戌(1634)进士,历任蕲水县令。降清,历任侍郎、御史及刑、兵、礼部尚书。著有《定山堂集》。
7.今湛
今湛,字旋庵,广东三水人。族姓李,原名廷辅。髫龄发大心出世。住雷峰隆兴寺,闻天然倡导诃林,以其徒达此,藉本寺田亩室庐供诸十方,躬延禅师作开山第一祖。时龙象云集,寺故湫隘,众无所容。湛发愿行,募泥首击柝于阛阓者三年,前后殿阁,巍然鼎新,改名海云。又范金寿迦文睹史诸相,遂成宝坊。湛丰颐广额,貌类应真。忘已徇物,自少至老,无锱铢之蓄。至严事师长,调摄四众,尤缁流所罕觏。戊子(1648)登具,为海云、海幢两山都寺。趺化于丁巳(1677),世寿六十五,僧腊三十。众奉全身塔瘗本山(海云寺)南园。(《海云禅藻集》卷二)
示旋庵
函 昰
众生久流转,迷于自心量。失所精了性,无觉觉所觉。分别风有我,我立生有人。众生及寿命,一时同具足。展转生死中,缚脱总迷闷。愚人随业缘,住于不觉地。智者觉不觉,舍生而取灭。宝华阴焰里,颠倒徒掜目。晴空迥无有,观者莫劳累。汝与诸佛同,一切贪嗔痴。即是戒定慧,直下无有二。亦无旡二想,居然登祖位。慎勿下劣心,流转不知止。一念自觉非,善哉旋庵子。(《瞎堂诗集》卷三)
悼旋庵湛都寺
函 昰
不敢为人累,心孤意自阑。谊衰知道丧,时迈觉情寒。社燕辞霜白,秋鸿叫树丹。每周朝露委,都作暮龄看。华陀不可学,把药泣涟洏。尽意起遥夜,论心限此时。达生嫌世薄。问卜爱人痴。门外西风急,披襟信步迟。人情今古尽,夕月与朝烟。好客常终日,挥金信一拳。岂堪分水乳,容易论因缘。已矣真风邈,予当远石泉。万里社山好,凋零逼岁除。晴空填翠黛,碧汉挂蟾蜍。草树无常色,光辉亦暂舒。悠悠尘世里,谁独爱吾庐。(《广东诗汇》卷三十六)
为旋庵都寺封龛
今 无
师抚龛痛哭云:“都寺汝死,我心伤已。我前次入山,已知汝此病不能起,寄札汝云:‘汝与解虎,我之左右手。去年解虎死,损我一手。今病势如此,是我无手矣。’以无手之人,痛惜其手,此情又当何如?”痛哭良久,云:“汝之德业,可谓纯璧无瑕。即汝一旦将数十世子孙相继之业,舍而为丛席,殊有豪华侠义之概久矣。又能仰事堂头老人三四十年,此心依依,勤恳有加,殊有纯臣孝子之懿。数十年来,知有大众而不知有身,殊有菩萨深愿。执汝之因,问汝之果,如在人天,可以无恸。所以恸者,世界人心可恸,我与汝手足之谊可恸,我与汝知心独深可恸。海幢十余年稍能成就,亦皆汝左挟右弼之力,我又安能一刻去心?”又痛哭云:“汝卧病以来,堂头老人为汝少食少眠,调汝剂药,何以得此?于师长益显汝之懿德,即今谁生谁死,满目菩提了不相到我前。又怕汝宿愿不了,见雷峰修建未完,恐汝婉转床褥,亦寄札云:‘丛林不过有相之事,成与不成可不挂怀,即汝必欲成,使我无手人更十年不死,当为了却。’我昨握汝手复言之,汝为合掌,更问汝还有欲言者么?汝摇头,则知汝胸中无事。今汝死矣,此言如挂坟之剑,断不寒约。又汝欲塔全身,我亦为汝白堂头老人,俱满汝意。所以别于清众者,崇德报功,理当不失。我今且为汝封却龛,使汝行业显赫,为法门祥瑞,昭示后人。俟七后即葬汝于南园所自择之地,了此一场梦事。”遂拈票,云:“大众还见旋庵么?四十年来为众心,尽将身命舍丛林。今朝仿佛西归去,适值海门秋又深。深不深,一龛围定双南金。月照参差松柏影,日日怀人费苦吟。大众还见旋庵么?佛殿山门,两廊露柱,切忌触着磕着!”乃封龛。(《光宣台集》卷十四)
寿监寺旋兄
今 无
几年匡岳顶,坐月每怀君。境觉闲中挽,心从别后真。气虚常接物,才富亦因人。手泽千株茂,遐龄笑大椿。(《光宣台集》卷十七)
寄旋庵都寺六十
今 无
百岁是人皆草草,惟君六十事堪称。尽将私槖成丛席,结束孤心礼上乘。月照夜涛秋叶静,潮归杰阁海门平。铺成白玉黄金地,不与燕然共勒铭。(《光宣台集》卷二十)
挽旋庵湛都寺
今 释
一声断雁忽想闻,合志祇林手暂分。退院我方惭老计,息缘公已叹离群。葛洪井畔三生路,兜率天边一片云。不向双扉横独木,明湖巨榜待高勋。(《徧行堂续集》卷十四)
旋庵湛公生辰歌
今 释
丹霞已破生辰窟,还有生辰消不得。海幢总院旋庵湛,十月十七五十一。公长我才一岁半,供养十方无等匹。眼圆鼻直须如刷,瘦削达摩连水月。十方世界逼侧同,普贤毛孔西天东。张郎有钱不会使,李郎两手招清风(公俗姓李)。雷峰舍却当体空,海幢接着今年穷。莫道卓锥还有地,可怜绞水更无鬃。日日过堂一千指,无米而炊长若此。常啼菩萨卖心肝,血流满口何曾死。共说因缘事愈难,事若不难吾亦耻。万行皆从难处圆,不退转地安如山。红鲜点点血非血,八功德水莲花环。有佛自称无量寿,官物私收******皱。我为公不破生辰,昨日青天今白昼。五十以前老吾老,五十以后幼吾幼。不知谁老兼谁幼,且喜无前亦无后。大家满引一巡茶,自古青山不唧留。那边月满兔儿肥,这里雪消狮子瘦。此是名超一切人,不须更念三行呪(公舍隆兴,以供十方,无几微见于颜色,故有“雷峰舍却”之语。海幢无常住,为众忧劳沤血,故有“红鲜点点”语)。
(《徧行堂集》卷三十一)
寄旋庵都寺
今 摩
春叶聊将寄远怀,秋云留取覆空斋。怜予抱病埋匡岳,念汝情深在海涯。石坐定忘潮到脚,人来应对月西阶。每从瘐岭僧归寺,尽说辛勤费草鞋。(《海云禅藻集》卷一)
今摩,字诃衍,广东番禺人,天然昰禅师之子,原名琮。少为邑诸生。清顺治庚寅(1650)于雷峰寺落发为僧,后转匡庐。戊戌(1658)还粤,不出山三十余年。戊寅(1698)秋于雷峰寺示寂,世寿七十,僧腊四十有六。
旋庵老宿新筑幽居赋赠
古 电
山窗斜傍绿阴开,树色连烟过水来。日暮独寻花径去,潮平时见钓船回。簷前野果分僧供,砌下秋葵为客栽。老大幽怀同少壮,夜深还上妙高台。(《海云禅藻集》卷三)
古电,字非影,广东新会李氏子。礼天老和尚。世寿五十五。著有《石窗草》。
旋庵上人指度东岭望海有感
王 瑯
林寂秋烟迥,潮回落日悬。乍寒山气敛,未雨水云连。击楫思浮海,行吟欲问天。不堪逢世难,惆怅对前川。(《海云禅藻集》卷四)
王瑯,字澹子,广东番禺人。清时诸生,初职文学。后礼天然和尚,山名今叶,号开五。著有《野樗堂稿》、《蛙雨楼稿》。
重过雷峰与诸师夜集拂月堂因忆都寺旋公感而赋此
叶 符
百八钟声过耳轮,旧游重话鼻酸辛。别来久负山中约,乱后空惊海上尘。逆旅十年销病骨,劳生终日在迷津。东林犹有分题兴,不见当时共赋人。(《海云禅藻集》卷四)
叶符,字虎竹,广东番禺人。布衣。礼天然和尚。
8.今锡
今锡,字解虎,新会人,族姓黎,原名国宾。邑诸生。少修梵行,早有出世之志。遇天老人即求脱白,受具。初为海云典客,会阿字大师分座海幢,营建方兴,百务丛集,监院甚难其人,禅师命锡充之。左右劻维,法门大振。寻迁都寺。性慈和,生平无厉色暴声,与人殷殷有真意。工行书,临帖以指划襟,襟为之穿。其子月旋,亦依止海幢,并称耆德。(《海云禅藻集》卷三)
寄海幢监院解虎
函 昰
一心内外绝纤尘,更欲从人问主宾。千里寄声无别语,秋风江上浪知银。(《瞎堂诗集》卷十八)
为解虎都寺封龛
今 无
师抚龛痛哭云:“解虎,今日真一汝永诀耶?亲近我二十年,十四年于此地,不知几多劳瘁,几多委曲,惟我数人知之。乃至使此地稍有成绪,我不至于颠仆,皆汝之力。我在江南时,便念汝气力渐衰,不可令汝更监寺事。故归未两月,即令汝晋都寺之职,使汝有监池乐道之暇。所以两年来,常住事不使汝闻,盖欲汝优养耳。不意如此,在汝享年六十六岁,生寄死归,法相如是。汝于师长一味承顺,无有间然。于上中下座,一味处谦。临行辞了大众,散却长物,安安帖帖,在汝分上,可以无憾。独是我拮据未艾,前后瞻顾,而我之德愈薄,材愈疏,谁其扶掖?为可忾然耳!”复哭云:“解虎,我知汝菩萨种子深厚,汝虽隔阴,亦自不肯捨汝。西方圣境现前,汝且不愿往,欲再来绍续一念坚明,亦如壮士展臂间耳。今且与汝封却龛,俟三七后归汝于土,便是我与汝一场师弟梦事周圆。”拈票云:“普贤行满返真常,面目依然孰主张。封却绵绵密密地,不令人见错商量。”
(《光宣台集》卷十四)
解虎以洗蜡石失脚几绝作此嘲之
今 无
城中苦雨泥活活,花栏苦雨青苔滑。老僧双展抱石行,蜡色未净先遭跶。跶时顾石不顾头,天仓地角血并流。■鼻倐如龙隼公,方寸可使高岑楼。夏云入面奇峰起,红紫相间如清秋。又肖丹青图未成,烘染还藉顾虎头。行者急行杀猛熊,取胆调酒斟金瓯。痂除扶杖须郑重,尽将蜡石沉清流。(《光宣台集》卷十六)
解虎监院六十一
今 无
慈氏初成祝愿回,十年辛苦共城隈。事师似此方言德,及物其如只有才。玉镜天高侵短鬓,金风人健乐春台。担头狼狈还牵引,且对芳辰意暂开(海幢铸慈氏,乙巳岁也。解虎以劳失血,嘿祝而愈。故首句言之。)(《光宣台集》卷二十)
临江仙·留别解虎诸子
今 释
十载化人频此住,也曾事事商量。一回归去一回忙。路从今日远,心是昔年长。不道夜阑明月影,深深还照虚堂。半天零露冷于霜。老来空自惜,情至欲相忘。(《徧行堂集》卷四十二)
赠解虎上人
何九渊
不著儒冠与俗夸,独从林鹤老烟霞。耽书每尽题蕉叶,袖石常教拜米家。数借远峰添竹牖,遍留过客典袈裟。灵山一会今犹在,会见重拈座上花。(言良钰《续冈州遗稿》卷一)
何九渊,字泽四,广东新会人。布衣。礼天然和尚,山名古峰,字石人。
9.今辩
今辩,字乐说,番禺麦氏子。兄弟四人,皆有文名,师季子也。家贫。尝学帖括于梁之佩。之佩者,即今之海发禅师也。导以内典梵行,忽有所省。求行脚僧引至匡庐,参天老人,求为薙染。庚子(1660)还雷峰,受具。澹归师辟丹霞,迎天老人开创法席,师劻维甚力。鞠明究曛,胁不沾席者数年,从此悟入。戊申(1688)解夏,付以大法,分座丹霞。乙丑(1685)老人示寂,主海云、海幢两山。未几,应西粤永宁之请,奉三世语录入藏。会福州绅士请继长庆师翁之席,师从浙入闽。鼓山为霖和尚慎于许可,独惓惓属师。丁丑(1697)示寂长庆,白衣弟子陈宗柏建塔于慧楞禅师之左。有《四会语录》、《菩萨戒经注疏》行世。(《海云禅藻集》卷一)
乐说弟四十初度
今 无
经文注就阁珊瑚,日日看山在尽图。春树影分双眼碧,溪云气静万峰孤。衣披劫外花为褥,境印真机玉作符。三十有闻今四十,丛林尤爱得良模。(《光宣台集》卷二十三)
与乐说辩弟别于南安
今 释
不少分携恨,嗟君泪未干。卜邻吾亦易,弘道尔非难。解夏月常洁,立秋风渐寒。云山江上影,仍旧大家看。(《徧行堂续集》卷十四)
同节生居士乐说梅叟二长老雨窗小坐
今 释
独坐时堪两三人,香炉茗碗未生尘。暗云尚锁千岩梦,破衲同回一缕春。事往那容分菽麦,老来还欲负松筠。不知此地清淡处,谁是虚舟不系身。(《徧行堂续集》卷十四)
贺乐说辩弟嗣法
今 释
片云绝壁古犹今,才得明心即负心。有样不传无缝塔,八音齐鼓独弦琴。翠岩石上迷双砾,龙猛盂中契一针。却怪螺岩全布水,烦君特地作龙吟。(《徧行堂集》卷三十三)
晚过海幢呈乐和尚
何 栻
夕照未收江口外,鸬鹚飞过水粼粼。疏钟晚动青林寺,轻舸闲寻白社人。香阁冷吟逢堕叶,雁堂高论觉迷津。梨花一树寥寥发,似有微芳妙入神。(《南塘渔父诗钞》)
何栻,字太詹,号南塘,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清康熙监生,候选理藩院知事。著有《南塘渔父诗钞》。
春日集海幢丈室呈乐和尚
古 易
海烟晴卷法堂开,词客相过次第裁。野寺正当逢上巳,疏钟频得共登台。风回鹤影移吟榻,泉带荷香入茗杯。自此芳踪追白社,同群还是旧宗雷。(《海云禅藻集》卷三)
陪乐和尚与诸子登白云山
今 毬
闲陪杖屦入长松,路绕悬崖又几重。欲睹烟开沧海月,直攀藤上白云峰。屋穿茶气闻僧语,霜积篱根见鹿踪。正是登临有余兴,下方何处动方钟。(《海云禅藻集》卷三)
上元日集海云寺寄呈长庆乐和尚
何王捷
新月光圆照海云,许同闲咏寄高僧。春开柳眼青初盻,松长山腰翠几层。笔染天花翻丽句。茶烹香水对莲灯。凭栏遥忆怡山上,火烛昏衢室似冰。(《海云禅藻集》卷四)
何王捷,子少军,广东番禺人。清时候选州佐。礼天然和尚,山名古总,字大持。
上元日集海云寺寄呈长庆乐和尚
林 璇
拏舟粤城侧,挂帆东南驰。江程日中午,蹑屐登岸歧。林峦敛晴色,细草绿新滋。木梁人影接,云门当路垂。石栏簷宇露,堦升古殿绥。佛光龙象盛,禅定一清规。盘郁楼台构,泉石湛玻璃。天澹云初涩,山响风尚迟。当春逢令节,陬月首四时。舍利天人供,十方来素缁。鼓法渔阳掠,灯辉烛百枝。春风吹襟带,濯虑结幽思。僧俗同阉韵,刻烛限成诗。文藻曹刘辈,挥毫羲献之。对岭拾松月,谈玄入绝奇。上方阄念静,云会无穷期。缅怀方丈人,大道齐莲池。法示无顽石,白社依门楣,飞锡三载隔,宗雷失主持。遥瞻东海云,稽首祝吾师。愿言驾归帆,杯渡珠江湄。(《海云禅藻集》卷四)
林璇,字本茅,广东番禺人。清时文学。礼天然和尚。
呈乐上人
刘云汉
亦是居人境,为僧自不群。世事何多扰,吾师总不闻。
锡栖当户笋,衲惹隔溪云。一秋吟咏好,霜叶写将匀。
(《海云禅藻集》卷四)
刘云汉,字卓之,广东顺德人。清时进士。礼天然和尚。
偈颂 乐说禅师
正中偏
残灯顾影不胜情,坐断寒光竹榻清。
毳衲蒙头才一觉,下山几处晓鸡鸣。
偏中正
瑟瑟西风衣带轻,笙歌藂里足清平。
酒楼无限如泥醉,■识侬渠此日情。
正中来
出门岂有重回头,客路如天生旅愁。
未到长安先驻马,黄昏何事独登楼。
偏中至
潦倒茅茨不自移,寻常烟水许谁知。
迢迢空谷无人到,赢得溪风尽日吹。
兼中到
到处生涯不共论,一瓢多是寄前村。
闲煞五陵贵公子,醉骑白马入长安。
类堕
白云影里雁行斜,迢递关山路转赊。
梁稻若教逢水国,芦花深处即吾家。
随堕
声色丛中活计长,啖桃舞柳足清凉。
少年一段风流事,肯向高堂守雪霜。
尊贵堕
万仞峰高不可跻,白云深处鹧鸪啼。
行行转入溪声渺,步步频移烟路迷。
百丈再参因缘
曾骑匹马猎平原,万死难酬知己恩。
再敕深承明主意,功勋谁共此时论。
(《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