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3-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3-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7:06:04 * 浏览: 23
与王说作梁药亭王震生集海幢呈阿大师
程可则
选日临珠浦,寻师到石堂。幢标天汉迥,门对海云苍。
水荇闻香细,棚花受荫凉。此中离垢地,直欲礼空王。
十年辞栗里,一日访云林。遂得同人乐,翻惭静者心。
露葵分佛饭,山磬落潮音。何日尘缨解,从师入定深。
鹿苑天香异,繁花总不同。兰开鹰爪绿,丹结马缨红。
怪石松身倚,方塘海气通。还闻有驯鹤,放食伴支公。
(《海云禅藻集》卷四)
过海幢赠阿大师
程可则
洞上宗风密,而师得最先。黑头三乘破,白业一灯悬。
已振穷边锡,还过弱水船。今朝法坛上,蓦地涌金莲。
(《海云禅藻集》卷四)
同邱曙戒王震生梁药亭过海幢寺访阿字丹霞二师
程可则
阿公昨日一苇至,语我山中近时事。池塘花满澹师来,好向山中采莲子。我别海幢四十日,澹师契阔情非一。见语能令逸兴飞,看山便刺鱼舠出。鱼舠过海海不热,入门便觉荷香发。澹师执手竟无言,但向青天指明月。(《海日堂集》卷二)
佛日将游海幢柬阿字首座
程可则
回首燕尘已十年,旧游清梦失空天。归逢金粟生身日,去结维摩杜口缘。到寺恐增山鸟怪,听经应见钵龙眠。也知尊宿相期久,先借横江尺素传。(《海日堂集》卷四)
寄海幢阿字首座
程可则
上方忽报晓钟声,屋角林梢正月明。才是梦归珠浦后,尚疑身在贝宫行。花开咒钵双龙绕,海涌飞幢百宝生。何日薜萝山下住,与师趺坐听泉鸣。(《海日堂集》卷四)
晓入海幢寺寻阿字首座不遇
彭孙遹
卧觉江风吹,钟声涤烦虑。忽忆东林游,悠然自来去。苍苍日初上,冥冥花始曙。堂空户不掩,乞食知何处。(王士祯《渔洋感旧录》卷十)
彭孙遹(1631~1700),字骏孙,浙江海盐人。清顺治十年(1653)进士,授中书,历任侍郎、《明史》总裁。
与程舍人周量过海幢寺访阿字大师
彭 钎
春雨昨夜霁,春风偕好朋。言寻海边寺,来访定中僧。塞北游多苦,崖南险独凭。万回看足下,猊座尚辞登。(《海云禅藻集》卷四)
彭钎,字耑玉,一字西屏,广东番禺人。清顺治二年(1645)举人。南明亡后为僧,礼天然和尚,名今传,字当来。隐居教学。著有《世纪史钞》、《梦草堂文集》。
海幢寺呈阿大师
查慎行
洞宗衰复振,派衍自天公。半是逃名客,群称出世雄。云幢标郭外,香介涌南中。填海为平地,参天起梵宫。欻成疑鬼运,幻出俨神工。穗石浮佳气,朝云拜下风。五仙皆法护,十力尽神通。蹴踏诸方遍,跏趺片席崇。我来尘世隔,师去影堂空。法供瓶炉洁,斋厨菜豉丰。映阶筀竹翠,耀眼木棉红。缘境他生结,留诗记此翁。
(《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查慎行(1650~1727),字悔余、查田,号初白,浙江海宁人。清康熙举人,赐进士出身,官编修。能诗善词,著有《敬业堂诗集》、《庐山游记》等。
阿字和尚卒于康熙二十年九月,至此时已下世六载。先生初见阿字所著书,已想见其为人。及后从澹归游,谈及阿字从闻陈章侯死惋叹屡日,先生甚诧异阿字爱才之诚,因急欲一见而未得。及后读阿字之《光宣台集》,意阿字为英雄而遁迹浮屠者,遂往相见,不意阿字待先生无异常人,先生意殊不悦,因致书阿字述其愤怀。(《文集》卷五《与阿字和尚书》)阿字既没,先生闻之于邑不已,以阿字之豪迈阔绰与先生之块磊郁勃之气可相助为奇谈,先生私心深以为快,及阿字逝世更过海幢寺,顿觉寂寞矣。
(《文集》卷五《与乐说和尚书》)(赵贞信《廖柴舟先生年谱》)
海幢寺阿字首座屡约相过未果作此简之
陈子升
隔江普自度,长约渡江人。绝迹掩残雨,浮生阅仲春。
钟吟清水泛,门迥白鸥邻。不到真空地,梨花月漫新。
(《中洲草堂遗集》卷九)
浴佛前四夜与周量芝五震生元孝订游海幢寺先柬阿首座得城字
王邦畿
春风已作三朝别,夏月哉生此夕明。堪叹年华同逝水,却思野寺隔孤城。栽池小藕经时长,浴佛余香濯虑清。有约届期谁后到?大师有罚记渠名。(《耳鸣集》)
王邦畿(1618~1668),字诚籥,广东番禺人。崇祯时副榜贡生,南明唐王隆武六年(1645)举人。清初“岭南七子”之一。晚礼函昰,法名今吼,字说作。著有《耳鸣集》。
复阿字和尚书
吴六奇
野臣来,得披云翰,足见慧心远照。但语语过誉,殊未见当头一棒,顶门一针,使我猛加忏悔也。王事弗皇,既不能睹玉带于山门,乃卓锡过靳,又不肯凌空西到,遂使秋江几曲,宛如弱水三千。若问征人近状,惟有面拂红尘,霜添白鬓。每想闲过竹院,作一懒残头陀,竟不可得。风月之下,常笑大士有航,达摩有苇,多不与人蹑足同渡耳。(《六奇书札》稿本)
吴六奇(1630~1681),又名吴钩,字鉴伯,号葛如,广东丰顺人。幼曾读书,青少年时嗜赌,致倾家荡产,流浪行乞。结交江湖朋友,并熟悉山川夷险。明末,农村义民峰起,六奇趁机在乡起义,训练兵勇,大歼山寇,被南明永历帝任为总兵。后又降清,助攻明军。清廷以吴立功,先后升任为左都督加太子太保、少傅加太子大傅。康熙二十年(1681)病死,清廷又追赠少师兼太子大师衔,赐祭葬如例。
挽阿大禅师
高日聪
都说珠林胜,久知惠远才。兴酣囊有锦,禅定镜无台。山影云中落,江声天际来。仙城捧使节,方幸与徘徊。
东篱探菊日,胜侣入招提(是日偕郭虹阳先生)。洞口未归锡,壁间有旧题。古榕依杰阁,新竹护平畦。曲径幽寻久,登舟日已西。
闻道折芦客,剡溪兴尽还。筇枝辞鹤岭,屐齿度梅关。泉石虽成僻,烟霞应驻颜。那知催玉树,龙髯已难攀。
疑是传闻误,西归竟已真。顿能忘色相,岂复恋风尘。花忆谈经日,石怜探麈人。独余萧寺在,皓日照松筠。
(《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挽阿大禅师
高日聪
曾于江上泛轻舟,廿四桥边识惠休。洗钵青莲生甓社,校诗白雪落邗沟。岭头风鹤十年梦,天末云烟两地愁。昨过祇林忻道故,已将心变付浮沤。
波澜历尽爱逃禅,结社东林池上莲。正拟一灯传宝地,岂知只履赴钧天。江风故咽谈经石,海月长悬卓锡泉。自顾尘缘应未了,飘蓬何处礼金仙。(《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罗浮飞云顶午夜听泉
今 无
峰头午夜气冥冥,春树千年万壑平。
远瀑飞奔当杪下,一回听胜百回听。
吟猿歇后万风收,默时禅心彻夜流。
即使锦堂千岁在,也应歌舞罢秦楼。
不寻归路失人间,寻鹤文鸾任往还。
一自葛洪烹药后,更无人听此声闲。
梅花庄上眼先明,若个人当绝壑行。
借问昆仑高几许,昆仑高亦少人听。
漫撒珍珠落绮罗,如今金谷恐无多。
天边若得同流水,牛女经秋莫渡河。
五色文禽出洞来,七金山上版图开。
秦皇汉武虚劳甚,错听昆明有劫灰。
一片桃芳失武陵,避秦人已足嚣声。
不须赊月洞庭上,利涉如今满洞庭。
纵使神仙听亦难,难将此意与人看。
可怜易水无端甚,忽为荆轲万古塞。
灵药无根岁岁肥,老人峰下长新薇。
王乔不带神仙骨,空向山头坐不归。
寻常石面看流瀑,散雪霏霏溅衲衣。
何似夜寒千仞上,耳根无力意根微。
十一
竹窗记得辽阳雪,未必淒清似此多。
我亦余生知有道,等闲无奈后昆何。
十二
博望当年漫泛槎,此生萍梗是无家。
谁言华表堪闻鹤,那见人间可驻霞。
十三
铁桥穿过乱层云,万叠山形下界分。
翠色最宜高处见,水声偏好夜深闻。
十四
山光常昼树常阴,不到峰头负此心。
记得此中高旷意,闲时好向静中寻。
十五
冷落无垢渐入怀,不知身已被云埋。
分明初爱听流水,此意全非听水佳。
十六
心无一事四山高,火色驱寒助敝袍。
坐处始知行处险,静时方觉动时劳。
(《光宣台集》卷二十五)
罗浮红鸟
今 无
百花洞口,五色文禽。久腾丽闻,尚未艳睹。巳酉仲春,披历四百峰头穷夐绝,乃翩翩红衣,实惬雅怀。晨夕登眺,景趣良佳,赋《红鸟诗》,掇拾得十六章。若非辽东白豕,则作武陵溪水一片桃花瓣也。
闲凭高阁见灵禽,海底珊瑚上素襟。
万树春深浓不密,一声清语出花林。
啄尽樱桃与紫芝,人间徒自识黄鹂。
我来一见分明极,恰好春当二月时。
锦屏峰下月微微,谁伴灵娥换素衣。
十里隋堤无觅处,琼花观里少人归。
关塞辛勤累雪鸿,胭脂山下已成空。
仙桥不隔尘寰远,尽日高啼碧树中。
蓝桥无路失云英,万古空留世上名。
可惜桃花飘落尽,无人寻路入朱明。
月落巫山望帝归,啼残飞不到山眉。
鲍姑旧日留丹种,啄得春禽老翠微。
东风刷羽出花丛,锦石清泉白露中。
惭愧秋霜功力薄,江枫犹不及人红。
金盘捣碎凤仙花,夺得佳人指甲霞。
飞上班枝枝上宿,轻烟微月罩银纱。
白云碧树两相宜,踏落辛夷第一枝。
王母灵桃今已熟,使星何事出瑶池。
芙蓉醉日露华浓,云雨巫山易断踪。
衔得紫芝千岁色,一齐飞入老人峰。
十一
玉女初晴叫画眉,人间春色几曾知。
锦堂客散三千后,马上榴花知为谁。
十二
武帝昭阳殿影沉,承恩飞燕贱南金。
可怜飞燕无颜色,不向仙源洞里寻。
十三
搔首无人默对时,却嫌春树太离披。
锦云欲覆先断薄,只恐东风吹较迟。
十四
芳草王孙意已迷,谁闻仙洞下方鸡。
丹山不信文鸾好,斜掠东风羽翼齐。
十五
扬州鹤顶只丝丝,玛瑙杯深玉一池。
为问楚宫能舞否?笼归金屋两相宜。
十六
紫云深处不胜春,万羽齐飞艳掠人。
映得旌幢连绛节,安期枣色白如银。
(《光宣台集》卷二十五)
阿字禅师罗浮诗附录
久得归山意,真难说与人。野烧围岭背,耕犊破山唇。异草难求号,仙花只耐春。暂时高处望,又见下方尘。(予以海幢山门毕工,神气虚耗,厌极人事。思就养罗浮,入山登眺之乐,吟弄烟云焉。)
据树吾忘我,过桥影待人。突云欺袖入,侧帽闪风频。高鸟晴啼爽,长藤绿挂春。气微忻厌念,无力辨谁真。
尚有梅村地,为椽可耦耕。身闲仙易得,心苦事难成。大屋悬长铎,低茅缚直绳。两般生趣味,一笑问溪声。
絮薄轻难煖,山重静更寒。映花松户小,得月夜楼宽。石咽闻溪响,峰奇徙榻看。风炉长不断,沸水炙频乾。
洞隐千寻磴,泉飞百道帘。乱藤愁力尽,急响觉神添。树曲盘无壤,厓稜洗去尖。几多苍翠色,还向下方潜。(收句与杜少陵泰山诗齐鲁青未了句相对照)
异锡穿山骨,芳膏遮石流。药苗香不到,风力冷全收。足下云生岭,窗间树挂猴。未能成一宿,五负此林邱。
易引孤筇去,难名异鸟啼。晴岚初放岭,曲树已吞溪。蚁穴藏青霭,蜂房贴紫泥。且将蝴蝶梦,先寄石楼西。
薇老还能食,花奇可插瓶。潭心龙气黑,僧面岳形青。山大猺居密,鸾多羽族灵。洞天深寂寂,星月满柴扃。
斜阳明谷口,金色忽离披。病久骨先弱,乍闲意便宜。窗窥人上岭,枕听鸟呼儿。更欲探奇云,扪苔读古碑。
(《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阿字上人海幢寺联云:万种尘劳千日短,五更风雨一声寒。又斋堂联云:却日已多人渐老,良田易种福难消。又客堂联云:百川到海,同味入咸;千叶在莲,比色于净。(黎素心《莲须阁楹帖》)
6.今释
今释,字澹归,号舵石翁,又号甘蔗生,浙江仁和金氏子,名堡,字道隐,号蔗余。生于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十岁学为文,纵横阖辟,不由绳检。年二十三举崇祯丙子(1636)乡试,庚辰(1640)成进士,廷试二甲第九人,入翰林。初选州牧,出知临清。值岁饥馑,旱疫洊至,民多流亡,释方以抚字为急,缓于催科,遂以岁计去官。乙酉(1645),杭州失守,偕里人姚志单起兵山中,与浙东诸军遥为声援。隆武帝立,遂入闽,擢兵科给事中,以服未阕,力辞。请赐敕印,联络江上义师,从之。戊子(1648)冬赴端州,授兵科给事中,抗立不畏强御,遇事敢言,廷臣无所不掊,一月章至六十上,举朝屏息,与袁彭年、丁时魁、刘湘客、蒙正发有“五虎”之目。永历帝走滇,释从至苍梧。群小诬以赃,付锦衣狱,谴戍清浪卫。适清兵至,押解走窜,遂入桂林芳坪庵,求僧剃度,名性因。时粤西留守阁部瞿式耜、督师大司马张同沿海同时死难,释毅然上书定藩,乞收其骸骨。定藩可其请,义之。壬辰(1652)入广州,参天然昰和尚。即入下厨,亲涤碗器,隆冬龟手,不费服勤。十二月受具雷峰,易名今释。旋本命至栖贤,充书记。丙申(1656)寓东莞之篁庵,居芥庵。邑中遗老李觉斯、洪穆霁、简知遇、陈调辈,俱与唱和。壬寅(1662)游仁化丹霞山,李元茂舍山,乃辟为别传寺,其中表南雄太守陆世楷实助之。丙午(1666)落成,迎函昰主法席,自为监院。戊申(1668)付以大法,为函昰第四法嗣。甲寅(1674)继席,四方闻风,瓶笠云集,一时会下多真参实穷之士焉。戊午(1678)出,欲赴嘉兴请藏经。庚申(1680),因病憩于陆世楷之平湖别业。秋八月九日示寂,世寿六十七岁。生平著述甚富,欲修僧史,未成。
今释著有:《菩萨戒疏随见录》、《徧行堂集、续集》、《岭海焚余》、《丹霞澹归释禅语录》、《元功垂范》、《粤中疏草》、《丹霞初集》、《临清去来集》、《行都秦议》、《梧州诗》、《梦蝶庵诗》、《遍行堂杂剧》、《今释四书义》、《金堡时文》、《今释制义》、《明文百家释》、《澹归和尚日记》、《菩萨戒经注疏》。
(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
哭澹归
函 昰
人生莫不死,既死安可伤。形役一百年,终归无何乡。况已六十七,讵足论短长。所伤法远衰,死者皆贤良。法眼在一时,岁月多荒唐。波旬入人心,善观其向方。狂者中以名,狷者与世忘。忘世非佳士,徇名岂道望。名反以利终,菽林杂兰芳。斯人向予言,相对生悲凉。已矣无真人,少壮犹茫茫。掩户坐晨夕,泪血沾巾裳。
(《瞎堂诗集》卷六)
闻云南报因酬汪居士是日海幢老人六十初度澹归侍座
函 昰
十载汪居士,相看各皓然。见闻成异代,悲喜但随缘。幸有吾师在,还生子弟怜。八河归寿海,吾道至今传。(《瞎堂诗集》卷八)
得澹归稍病即愈之讯时会龙拟新构走笔寄之
函 昰
岌岌忧予老,劳劳爱汝贤。尽教身外绊,何可病相缠。近水还成屋,临门见泊船。展书欢无极,此意孰相怜。(《瞎堂诗集》卷八)
送澹归行化五羊
函 昰
五年辛苦走山城,构得名蓝惬老情。画壁楼台笔下起,莲花宫阙舌头生。看云只有三冬日,冒雪还登二月程。春草自青潮到处,江流偏作送人声。(《瞎堂诗集》卷十二)
寄澹归二首
函 昰
年年樗散愧相师,览镜遥怜鬓似丝。此道几人同踢倒,登山饶我独扶持。湖中春水堪乘兴,月下晴云好共披。荒院木兰花盛发,折来清供欲贻谁。
下江路断偏为寄,入岭人频懒作书。不能仰面成疏放,强欲诛茅似有余。峰抱石坪宜架阁,屋连荒垅且开畬。前途未必无知己,却较还山得自如。(《瞎堂诗集》卷十五)
哭澹归释子二首
函 昰
忆别山堂意黯然,相期隔岁返林泉。木兰花发诗频寄,山菊霜零梦已先(去春有诗促归,今秋梦来辞行,数日即得讣告)。僧史未酬当世业(澹归欲重修僧史),道风空付后人传。普贤行愿谁如汝,长子于今永绝弦。
爱物情深转似瞋,随缘衣钵散僧贫。生营狮座酬初志,死塔他山见夙因。每念孤怀真类我,尝于歧路愧求人。师资相构何期合,百劫千生两认真。  (《瞎堂诗集》卷十五)
澹归灵骨入塔
函 昰
投江料非诸子事,归岭宁违汝夙心(澹归临寂嘱诸衲,阇维后将骨石投大江。复云:“汝辈若持骨石塔,丹霞必得凶报。”)。既订生还三峡寺,何妨死塔五溪岑。孤衷岂植燃灯后,大愿还同楼至深。老眼泪涔挥不断,千山魂魄许相寻。(《瞎堂诗集》卷十五)
送澹归住丹霞二首
函 昰
三十年来想像中,亲临何必问渠侬。天然岩上无歧路,侧耳珠江听远风。才出山门已望来,两人心事共徘徊。吾侪不是伤离别,万古真风得汝回。(《瞎堂诗集》卷十八)
和澹归韵九首有序
今 无
乙巳九月十四,予送澹归还丹霞,至三水而别。澹归一路北行,得诗九首。予还海幢迟二日,随以近事牵连,复上丹霞,途中亦得十章。相见时各出所作,彼此属和,路分上下,事同怀抱。归途次之,亦足以见埙箎之响也。
鸡鸣又逐下山风,星落云重路尚蒙。未出朝暾烟在水,既归华表鹤离空。人间寒热一身里,大地悲凉百岁中。世去时移看若此,力穷心拙道还穷。
即使重裘也觉寒,推蓬枕畔见层峦。去憎乱石堆高岸,归爱轻帆吼夜湍。无数云霞迂笑傲,几多鸥鸟自蹒跚。近怀不是重重恶,一月那伤行路难。
十载龙堆泣大霜,至今无计避行藏。鲸归碧海事还有,僧老青山信又荒。对我崎岖看怪石,愁人曲折是鸣螀。吟魂搅彻深难寐,百梦无如此梦长。
一处心肝几处悬,常啼纵死却关天。欲明是玉难为脚,不去挑柴也负肩。火入巨溟终竭海,丝连危石莫沉渊。洪濛万古无人判,骨似轻埃不用怜。
世机倾动似轻梭,何处堪容赞与诃。掘地若能寻上古,补天方信有神娲。猿啼暮岭魂难醒,浪打高岩石易磨。且系孤舟依峡宿,静看寒月照悬萝。
摩醢品字一齐开,失路原因得路埋。长见秋风吹鹢首,管收和泪泣驴胎。金轮负铁终成塔,玉霞侵人不上台。君已白头吾渐老,三夫市虎谤还来。
乞食难逢宇宙清,菊花无计觅残英。正当好境有猿啸,未必愁人尽水声。雨暗忆过三老坳,夜深还下五婆城。独持此意知多少,千尺云峰插石屏。
长吟曲岸送归舟,片叶投江影自浮。水落新痕依独鹤,日斜枯木过鸣鸠。心田有路寻难见,鬓雪无声独暗流。纵使云擎石狮子,错令人笑强抬头。
远沙常白树常蓝,细碎平生有独惭。且尽悲欢成钝鸟,先欣师友得名岩(海螺岩群峰高处,俯视海天。予见而乐之,与澹归谋构静宇,奉雷峰老人)。本蛇宛转无长短,宝镜明蒙隔圣凡。食蔗流年宜渐好,肯呵冻手擘霜柑。(《光宣台集》卷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