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1-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名释篇 1-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6:55:52 * 浏览: 24
1.光牟
光牟、池月,明末二僧向福场园地园主郭龙岳募缘得地建寺,取名“海幢”。(同治《番禺县志》卷二十四)
送光半游山东(注)
今 无
孤锡送寒海,风霜意已深。初移庾岭步,竟有泰山心。衲破尘窥絮,淮长月堕襟。念予思苦力,归兴挽幽寻。(《光宣台集》卷十八)
注:光半,即光牟。
诸子作病僧诗予以为非有道之病僧光半因请予赋一律
今 无
蒲团添絮月添寒,窗外花枝不耐看。识断浮沤难觅剑,珠然风火不留盘。鸡鸣潮上蓬头湿,人寂更阑夜语乾。宝镜果曾偷听得,木蛇空挂碧云端。(《光宣台集》卷二十)
示光半禅人
函 昰
寂照光明刚一半,鸟啼月落夜如何?碧潭深夜无人上,努力翻身直捷过。(《瞎堂诗集》卷十七)
得光半雪盛二公书
函 可
曾随花雨即分裾,共效杨岐力有余。一夜几深塞下雪,十年才接岭南书。菩提坛下心难了,苛子林中月久疏。闻道琼崖鞋踏破,不将沉水寄荒居。(《千山诗集》卷十)
赠光半照公
今 毬
泉石生涯好自如,相看谁是百情疏。香浮茗椀溪霞外,雪满头颅风雅余。晚苑诗成千岫月,晓窗人对一床书。逍遥已过古稀岁,指顾云林意自殊。(《海云禅藻集》卷三)
2.池月
池月耆旧五十又一寿序
今 无
人之所重者寿也,惟寿能受天之所授,故爱人则首祝其寿。寿者合庆之道也,非有相爱可敬生于心,则如秦楚人之相视,无所用祝。即相爱相敬不以其道,虽不如秦楚人之相视,私昵既偏,比周侪列,冬冰暂凝,春河旋坼,用其所祝,而非合庆之道也。何也?真伪之道异也。夫人相遇,幸不为秦楚人,则必先丽之以事而后笃之以情,惕然蔼然,中动外慕,牵连绻顾。真也,非伪也,以之用祝,合庆之道也。夫百昌抽土,根蟠干植,红者花,绿者叶。大蔽牛马,小寄盘盂。濯雨露而向荣,受风雷而耐岁。其出于土也均,则其愿土也白焉,其色也柔焉,其性也如沮如洳。非所愿也。骍刚则思牛,赤缇则爱羊,坟埌渴泽则思麋鹿,所谓牵连绻顾者也。宵行焉遇风,蔽其烛而走,恐纱縠之不完,戄筠笼之未密,亦牵连绻顾者也。真也,非伪也,余与池月交类是。池月今年行年五十又一,予固欲祝者也。何也?海幢之为海幢,视池月则为。前矛为始基,经营规画,挥汗盈石。予继先人席,幸得栖迟,岁增月补,行将韪之。虽众务未奏,然譬之于卉疏青葱,不可谓无意而藉之者土也。百务蝟飞,人尽心膂。池月则从旁间出其老智以最,岂非宵行绛炬之譬乎!则予之所愿而祝者,果合庆之道也,而非非合庆之道也又确。(《光宣台集》卷六)
寿池月五十又一
今 无
竟是因缘地,同君爱独深。艰难支佛法,寂寞见予心。凿井留虹影,栽桐奏凤音。此中无量劫,消息尚堪寻。(《光宣台集》卷十八)
寿池月
今 无
十年共建千年刹,一劫同君万劫心。击鼓隔溪犹及响,莫将闲静祝高岑。(《光宣台集》卷二十四)
送池月上人住滘溪精舍
古 毫
知师常习静,不欲高廛喧。自辟精庐隐,相连野老村。竹门当浦岸,潮水入田园。对此幽栖事,无妨寄一言。(《海云禅藻集》卷三)
古毫(详见名释篇)。
3.道独
马国维等
道独,字空隐,又字宗宝,南海陆氏子。生有夙慧。年二十九,走谒名僧博山,深有领悟。博山为之登具。粤中陈子壮、黎遂球(字美周,崇祯举人)请往罗浮,由是振起宗风。闽人又请住西禅。旋还粤,说法海幢。慈悲普熏,机缘冥位,幢幡所指,俄成宝坊。一时节烈文章之士,多赖以成立。顺治十七年(1660),由海幢赴芥庵,端坐而逝。年六十二,坐夏(注)三十三。建塔于罗浮华首台西溪。著有《华严宝镜》二卷、《长庆语录》二卷。函昰、函可其高弟也。
(宣统《番禺县续志》卷二十七)
注:佛教僧徒遵释迦牟尼遗法,每年夏间入禅静坐,谓之坐夏。
空隐独禅师,为明季粤之高僧,亦当全国大德之一也。师诞生于寒微之家,早年采樵奉母,其困苦之情形,与六祖大鉴禅师无异也。幼而宿慧,自学自悟,长而渡岭,为法求师,卒证至道,亦与大鉴禅师无异也。师年廿九渡岭,进参江右博山无异禅师,未几,博山付以大法(崇祯三年即1630),绍曹洞三十二世之传。遂掩关于庐山之金轮。继徙黄岩。师虽以一山坳老汉,日堆堆地,无长技奇识,而进参者乃穷岁月而不得其所至。故天下智能之士皈依之者,如云之从龙、风之从虎。金内翰正希(声)负天下人望,陈总学云怡为人伦之师表,熊总理心开(文灿)督全国之兵马,莫不倾心折服,造室问道焉。而粤中贞节之士如宗伯陈子壮、孝廉黎遂球、张莂公,仰慕宗风,谋诸内阁象冈何公,延其返住罗浮,宏大法于华首台,开博山法门。博山道法,不绝如缕,赖师重振。闽人闻风钦慕,延至雁湖,后主西禅,卒乃重返粤东,住东莞芥庵,而广州王臣景慕,遂往返于海幢。幢幡所指,俄成宝坊。其龙象弟子,则有天然昰禅师及剩人可禅师。二师均以天挺之奇姿,传师门之大法……(《明季高僧传前序》)
祝本师空老人六十初度二首
函 昰
薰风动寰海,慈日满高林。道在人天重,机停岁月深。千年松鹤骨,万壑水云心。赖生群生愿,罗浮花气深。
未遂西山志,难忘尘杀恩。大悲劳父母,得力愧儿孙。庚子春风正,珊瑚海日温。原同龙象祝,岁岁法庭尊。(《瞎堂诗集》卷八)
闻本师空和尚移锡闽中
函 可
华台咐嘱久相违,杖履何因别翠微。五岭人天遮眼目,八闽风雨落珠玑。执巾若个还随步,挥麈伊谁忽扣机。惭愧一枝寒塞外,黄沙白云亦霏霏。(《千山诗集》卷九)
函可(1611~1659),字祖心,号剩人,广东博罗人。本姓韩,名宗騋。明礼部尚书韩日瓒之长子。后弃家为僧。投道独门下,法名函可。后于广州小北门外建黄华寺。后国变,因记清兵抢掠杀戮之惨状,旋被查抄发现,遭遣戍辽沈。海幢寺僧今无奉师之命前往探访。函可死于戍所。其著有《千山语录》、《千山诗集》等。
接本师书并衣杖诸物
函 可
开缄百拜泪淋漓,万里叮咛塞上儿。饮水几人顽最苦,烧香七处远应知。寄衣只为冰霜冷,还杖须怜步履疲。话到曹溪终不可,年来多病命悬丝。(《千山诗集》卷十二)
华首台礼空和尚影堂
古 毫
四壁萧萧影尚遗,焚香独拜不胜悲。蜗牛迹满翻经石,蟢子罗张入定帷。山里楼台仍旧日,堂前松柏长新枝。狮弦欲听知难得,惟有寒风澈夜吹。(《海云禅藻集》卷三)
岁暮过海幢寺谒空隐禅师寄薛二
陈子升
渡江寻净域,了自不关人。息影入中岁,生烟开早春。启扉无一语,踧踖愁书绅。归对同门友,溪风萌绿■。(《中洲草堂遗集》卷八)
陈子升(1614~1692),字乔生,号中洲,广东南海人。子壮弟。南明官给事中。著有《中洲草堂遗集》。
海幢寺礼空隐和尚受记
薛始亨
龙边参法席,沙界现祇林。古佛再出世,逢人直指心。钟声工渺渺,幢影院沉沉。榻下亲承记,前因感涕深。(《南枝堂稿》)
薛始亨(1617~1686),字刚生,号剑公、二樵山人,广东顺德人。明末诸生。著有《剑道人集》、《南枝堂诗稿》。
过宿海幢寺时空和尚病疡将归罗浮余不及追侍
薛始亨
一水人间苑隔天,海龙长护上方禅。冥丘观化俄生柳,劫火经烧勿涌莲。潮落夕曛黄水口,露浓春曙素馨田。东游须借琴高鲤,鹤米新来缺闰年。(《南枝堂稿》)
寿空老和尚
王应华
五云深处即西方,寿佛由来不可量。度尽世间才满愿,吾师一念与天长。
(《海云禅藻集》卷四)
王应华,字崇闇,号园长,广东东莞人。崇祯元年(1628)进士,官宁绍副使,招抚海盗数千人。后官礼部侍郎。明亡后归里。后皈依佛门,礼空老和尚,山名函诸,字言者。隐居水南,结泛南诗社。善画兰竹。
空老和尚扇画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属书其后
王应华
水穷云起思悠悠,鹫岭云生山上头。一自明星曾起悟,至今阶级了无求。最高峰顶白云飞,狮子行游伴侣稀,华首台前流水绕,曹溪一滴雨花霏。(《海云禅藻集》卷四)
寄本师空老和尚兼呈天大师
罗宾王
年来长下狱,下负狱中灯。此地人谁到,怀师道益增。敢无惭■里,犹恐愧孙登。盻盻慈光上,巢云定几层。(《海云禅藻集》卷四)
海云寺礼空老和尚
许 城
此身虽是画,真不异平时。白发还生顶,纤毫尚长眉。再居何国土,长仰此容仪。喜得闻遗法,门人是我师。(《海云禅藻集》卷四)
许城,字清彰,广东番禺人。清初文学。礼天然和尚,山名古荄,字二荄。
4.函昰
今释等
函昰,字丽中,一字天然,番禺曾氏子。生于万历三十七年(1609)。初名起莘,举崇祯癸酉(1633)乡荐,与陈学佺友善,砥砺名节。申戌(1634)同佺上公车,归而佺病卒。萃痛良友云亡,求了生死,昼夜苦参,豁然有省。时空隐独和尚得博山之传,隐庐山黄岩,莘往参学,蒙独印证,遂削发为僧,法名函昰。父母姐妹妻子咸为僧尼。崇祯十五年壬午(1642),缁白请开堂诃林。丙丁、戊巳后,粤变屡更(按:丙戌唐王称帝,鲁王监国。丁亥桂王称帝),师丛席愈盛,每阐发禅理三教同原,闻者莫不喜悦。住雷峰时,平南王尚可喜慕其宗风,以礼延之,师一见即还山,人服其高峻。长庆、归宗二古刹,并请开堂。师以匡庐夙缘,暂住归宗,旋即退院,居栖贤。康熙二十五年丙寅(1686)夏返雷峰,咏诗有“床前休问菊花期”之句。及八月二十七,作偈投笔而逝,年七十八。师以盛年孝廉弃家出世,人颇怪之。及时移鼎沸,缙绅遗老有托而逃者多出其门,始知师有先见云。(阮元《广东通志·列传六十一》)
今释《首楞严直指叙》云:大觉能仁,成道十日,即说《华严》,以众生住地烦恼,为诸佛不动智。如将宝位,直授凡庸。故非三乘之流所能谛信,当时声闻在座,不见不闻。然而最后拈华,则金色头陀,独得别传之嘱。庆喜继之,为西天二祖。虽登位于刹竿倒却之时,而发悟在击钟验常之际。则《楞严》一经,又宗门之法印也。古今疏此,俱擅所长。吾师天然昰和尚,宴坐丹霞,以三月成《直指》。适届示生之期,甘露降于丛竹。今释受而伏读,青莲发笔端之瑞,赤珠映意地之光。微眹不留,是迹皆划。言言本色,不惜华词。其不可思议之妙,实有与诸家迥绝者。彼皆悟门各得,然而见量未忘,往往以词害志,执药成病。原其所由,不过能推非心离尘有性而已。夫“能推是妄,离尘无体”,此如来语也。如来不云“性真常中,求于去来迷悟生死,了无所得”耶?真觉无功,根尘何咎。极其转名不转体之致,未能迷悟并销。而迷悟不销,则常光便隔。妄即不存,真复何在。当下觉了,已落纡回。故为之直示曰:非别有一真在缘虑之先、影像之外也。若谓分别之心与尘俱灭,则无分别。晢不与尘俱生,各成一物,于何立界。故为之直示曰:但据其所谓全性者,舍分别而更有;不知其所谓分别者,舍全性而必无也。于此不明,讵称圆悟。所以破心破目,无罪加诛;有正有倒,将名作实。体用上下,析见见于现前;人法后先,先空空于顿觉。断而得显,因缘自然之戏论滋深;修乃可成,诸佛众生之分疆愈远。倘能竖扫同时,始信因果俱幻。是故法性海中,本绝思维。四十九年,不说一字。若云此谓权,此谓实,此谓见,此谓修,此谓圆融,此谓行布,才成实法,便非了义。乃至性觉必明,妄为明觉,依然立解,宁不较然。然于性觉生取心,则明能生所,无如其与妄俱来;于明觉生舍心,则所必障明,无如其并真俱弃。遂使觉与所明,如来语下,二俱有过;安知明与无明,如来藏中,一亦不存。故又为之直示曰:觉明不碍性觉之常然,性觉岂伤觉明之自异。悟理之士,亦可立地数消矣。而每至险崖辄生前却者,盖圣境不捐,故凡情竞起也。识其惟一乾慧,则流转四生,名为乱想;洊登妙觉,名为极果。皆是分外,不契本然。故又为之直示曰:舍乱想必无乾慧,亦犹舍乾慧必无极果。遂以乱想为乾慧,似有悟迷至于乾慧。而回观乱想,悔不安住,尚若逊其所不及者,然后知迷之不可得也。迷不可得,悟亦何为。能仁成道之后,适还其众生之初泯法界量,观法界身,说法界事,显法界理。若作圣解,即受群邪纵将宝位,直授凡庸,亦恐凡庸,不应重受。彼声闻在坐,不见不闻,正与破颜微笑,同一玄赏。今释岂能更有思议于吾师不可思议之中耶?谨因读《疏》之余,随见随拈,因月有指,非月所取。若其全经旨趣,则一总论,已化为无缝天衣。一切众生,于一原题,全现出无见顶相,开卷了然,无尘不破。此即枝中觅本,委上求原。不妨引而伸之,作钝根之助尔。嗣法门人今释稽首和尚敬序。
函昰著有《首楞严直指》,《楞伽心印》,《金刚正法眼》,《般若心经论》,《名杀语录》,《天然昰禅师语录》,《瞎堂诗集》,《禅醉焚草》,《禅醉》,《焚笔》,《天然和尚梅花古诗》,《丹霞诗》,《天然和尚同住训略》。(冼玉清《广东释道著述考》)
雷峰寺天然和尚传(海幢分院)
天然名函昰,字丽中,本姓曾,名起莘,字宅师,番禺人。六岁时,尝自觉身陨虚,大哭而返。年十五即注《易》,问“太极相生”,请塾师示之。师曰:“此名言也,太极究为何物?且两仪未生,极从何来?两仪既生,极从何往?”塾师不能答。其精研至理,盖已迈于宿学矣。十七补弟子员,即喜阅《传灯录》诸书。崇正癸酉(1633)中广东乡试第二名,歌鹿鸣时即飘然有尘外之想。上公车,道病,感异梦而愈。遂绝欲断荤,力为参究,大有所得。丙子(1636)再上公车,遇空隐于庐山之黄岩,相契最深。祝发于归宗寺,随空隐住罗浮华首台。陈宗伯子壮辈延请说法诃林,空隐授以偈,有“诃林重竖风幡论,却幸吾宗代有人”之句。道声远播,缁流参学者屦满。师苦于应酬,由是足迹不出户外。思远遯荒山,徙白云、西樵及丹霞、归宗。以衰老故闭关雷峰,卒于方丈,寿八十八。师著述颇富,有《偈》,《颂》,《楞伽》,《楞严》,《金刚》三疏,《禅醉》,《焚笔》,《似诗》诸稿。法嗣今旦,字尘异,住华首台,操履精洁,足缵宗风。发大愿力,重建道场,轮奂巍峨,名山生色(此在康熙辛巳(1701)进呈之《罗浮野乘》采出)。(《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和天然兄初住栖贤韵
函 可
鹿洞曾经过,难寻三峡桥。老兄今又至,浩气可全消。石立潭边静,泉飞谷口遥。黄云难极目,夜夜梦魂摇。(《千山诗集》卷七)
寄与然师
函 可
破寺松风腊月时,君行拨墨我题诗。天山无限巨然笔,不到边庭总不知。(《千山诗集》卷十五)
本师天老和尚真赞(海幢常住请)
今 无
龙泉之光非利也,雪山之巅非高也,惟老人雄特俯视。智鉴妙圆,自然旁落。蔼如穆如,春风冬雪。全紫即而失荣,英伟侍而暗结。木蛇有不转之机,宝镜无自圆之月。集从上之大成,灿一灯之后叶。体严而道自尊,岂非握大总持,而善施乎四摄。(《光宣台集》卷十一)
雷峰天老和尚七十示生颂有序
今 无
流霞沆瀣,润大地之灵芽;石脑金丹,奉云中之寿佛。吾本师天然老和尚大智独圆,神珠并朗。现爪牙于狮座,洞彻心胸;谈半满于龙宫,声齐妙谛。继日者月,万古流辉;弘道者人,一时莫匹。久称标表人天,深能融浑魔佛。丹梯千尺,神鼎失其孤高;白水一盂,浮山折其苦辣。今岁丁巳(1677)孟冬,寿迈古稀。四众瞻云,呗唱梵胥庆。今无舞忻,不能仰赞一词仅。追忆执侍已来,中间离合之概,与老人行住之因,成《示生颂》十首。他日年齐宝掌,韵越南阳,回视曩缘,不妨作太古观耳。
菩提月满万山秋,卓卓金针映碧流。谁向风幡酬妙义,飘零穷子未曾收。[今无十七岁时,珠衣未系,佣倩为艰。老人方坐菩提树,举唱宗乘,因投座下问法。凡幡庆睹法会之盛,此巳丑(1649)春事也]。
蕨藜栗束恣钳锤,嚼碎崐■事未奇。七日猫儿方大叫,雷峰松柏影参差(庚辛壬广州烽火,而云□无事。某于此岁月醉象犬驯,取裁无所。辛秋而后,顽石可鞭,猩唇欲转,学随卤莽。情畏赵州,不足以当一大噱也)。
岭路梅花江右村,棹深湖月总无痕。金刚倒射归宗影,日午群峰正闭门[癸巳秋,岭海流氛孔亟。老人拂衣故山匡岳云霞喜遯尤快吟彻庚关吉赣豫章蠡湖之月,然后掩室归宗白雪盈门黄独香火南公闻蚁鸟巢吹布。道力既深,山川增胜。至甲午(1654)始移居栖贤。今无执侍,窃谓于诸子独深]。
浴龙池上合同堂,四代儿孙起大方。玉线锦缝绵密处,吾宗调奏别宫商(甲午冬,为博山老祖八十寿,博下儿孙会于祖山。长庆师翁自闽往,天界浪和尚自浙往,三宜盂和尚自吴往,吾老人自栖贤往。入高曾之堂奥,见高曾之规矩。老人经理博山让浪和尚主席,随长庆师翁退往高泉。诸方闻吾家逊让之风,称为有礼。两山耆宿,亦云“如再睹老祖之教绍”云)。
五老峰前一句齐,气吞湖海万山低。冰天不见人归处,鸭绿波翻入虎溪(冰天绝域丹梯莫上。哮吼狮子,道迈寰中。而以义烈之气,踏子卿之迹。即非友于,能不感系今无一言,许以驰驱,孤笠下栖贤,骞征而往者?此丙申夏仲老人《见怀》诗有云“望归空记出门时”,实一时可愕之事也)。
帝城宫阙望慈云,独立燕然数夕矄。北去南来看塞雁,峰头狮象愧成群(今无与千山师叔处大窖中,风沙惨黯,或长啸高歌,或流涕覆面。一以忧患余生,一以冰霜残壳。情谐水乳,鳖应鼋鸣。于其将归,师叔强留无日,留之可也。然斯时不南,即前日之不比耳,遂义消情岳归燕京。中间恭怀,南北可写)。
鲸鲵吹海绿波深,十石沉香热■此心。恰似老人趺坐处,琼山月色可谁寻(南人未南,而北复南矣。思南游,然南之遇风波宵小,与甲兵盗贼,不亚于黄沙黑水、豺虎鸺鹠。此琼山仙岛,罕有多至者。玄虚无著,吾宗岂取坐至者耶?可以切喻)。
鸾溪还复振狮踪,日晓帘泉十万松。却为北行瞻泰岱,慈风吹遍玉芙蓉。(老人出世鸾溪。三入鸾溪,乃主法席。壬癸之交,负笈称盛。今无亦以癸丑冬趋省鸾溪,乃为宋方伯拉入都门。中途阻乱,遂上泰岱。因恨不久住鸾溪,为此虚役也)。
高涵海月揖秋光,万顷鸿濛坐渺茫。只有太平丰盛事,不须野老叹维桑(甲寅劫风震荡矣。古德云:国家兴盛,野老■蹙。老人从匡庐间道归雷峰,而福座所临,处处桃花。武陵可泛,道人无事外之理,当不许野老叹维桑诸子。欲以匡云为海云老人日否?今无又似五千退席,不敢置喙耳)。
苍生演劫见金仙,鹤语松涛集晓烟。一粒火齐焜耀处,道山钟鼓自年年(南阳、赵州,古称寿者。吾师正演大宗玉振金声,福智超越。所以云喻者,盖今无及后昆之卑智,庆企私耳)。 
(《光宣台集》卷十二)
戊申初冬望衣一日本师天然老和尚六十又一
示生人天胥庆华梵交响恭赋律言敬致末祝
今 无
五叶回春绿,双轮导暝流。宝坛高宿将,芳轨正中区。盛世才偏美,名山迹屡投。圆音通十域,至德仰千秋。洞水天潢浚,宗风地轴流。一麟孤玉角,四海集金彪。慧刃回烟水,神针贯斗牛。选官江右近,游岳尚平羞。圣谛凋人爵,嚣尘惜马头。阅人悬至鉴,据座得真吼。性相融相摄,行藏自可求。坐深喧斗蚁,机阔觉鸣鸠。逼月苔烟少,藏莺雪橱稠。沿流抛楚玉,砻石转吴钩。雷震山常响,花明笔尽收。急湍抽蚌腹,杰石驾龙楼。道泰浇风隐,岩高瑞气浮。绛霞腾翡翠,白尘傲王侯。初地称韶石,重来即邓州。凤林存眼目,狐径铲戈矛。力劲回澜柱,风严狎水鸥。入城卑俗降,及心驰心偷。白石饶清露,彤云护绿筹。松枝生珀软,柏叶应机抽。凭槛知无际,扶筇岂有侔。灵峰犹隐隐,贝叶自飕飕。侧仰孚慈力,群趋庆鹤俦。披珠惭异掌,饮乳咽乾喉。一偈称难尽,三回匝未休。梅花呈曙色,此意独悠悠。(《光宣台集》卷二十四)
和天然师韵
罗宾王
潦倒名场十载间,身心驰逐不知顽。一声棒喝除烦恼,半偈参来去吝悭。洗钵将求师语转,拈花时笑鸟飞闲。此心但觉应无住,百尺竿头直破关。(《海云禅藻集》卷四)
罗宾王,字季作,广东番禺人。明万历乙卯(1615)举人,官南昌同知。告归,与里人曾起莘、黎遂球、梁朝钟、陈学佺及博罗韩宗騋等俱以高才名世,好谈世务。后礼空老和尚,法名函路,字思唐。明亡,被下狱。释放后,栖隐禅林。著有《狱中草》、《散木堂集》、《静志居诗话》等。
赠海云然公
杨锡震
明霞翠雾镜中堆,叠架珊瑚海殿开。今日天龙将指竖,当年浮玉涌金来。因悲南北多歧路,独向方隅极迅雷。屡渡烟波参十笏,鼻根香彻认寒梅。(《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杨锡震,字宝生,号勉庵,广东香山(今中山)人。康熙三十二年(1693)举人。著有《露香阁稿》。
次天和尚韵
王应华
皈依遥望海三峰,灯焰相传岸岸通。半偈但聆无语处,灵山消息共从容。(《海云禅藻集》卷四)
寄呈本师天然和尚
程可则
浮云出岫巅,倦箨下岩表。俱为风所驱,何时返林峤?伊余本孤生,婴患在少小。几为俎上腊,幸脱樊中鸟。二十谬通籍,三十游凤沼。四十直省闱,于斯守炎徼。素衣化为缁,风尘汩昏晓。本无文采具,受此虚名扰。禅榻久寂寞,鬓丝亦将老。蒲柳感秋零,闻道苦不早。
闻道有夙怀,舍师更可以。摇摇尘网中,大觉纷谁是?忆昔登海幢,瓣香拜南指,全体有大用,盲目而聋耳。人海杂喧嚣,歌哭失至理。未能守空山,徒然三复此。扁舟望匡庐,咫尺烟霞紫。扉履不可留,惭忧渡湘水。(《粤东诗海》卷五十六)
程可则(1624~1673),字周量,一字湟溱,号石,广东南海人。明亡,礼天然和尚,山名今一,字万闲。清顺治九年(1652)会元,以户部主事任顺天府同考官,擢员外郎。后任兵部职方郎中、桂林知府。其诗文俱佳,为“岭南七子”之一。著有《海日堂诗集集》等。
寿天和尚
李廷标
仙城问道早逢师,髫龀从人学语时。屈指已嗟承教晚,寸心长向梦魂迟。大年岂尽虚空劫,现世犹亲古德遗。倘获尚平酬夙愿,玉渊金井好追随。七十年前闲了忙,画堂清昼拥缥缃。由来海国钦人瑞,千古风流颂法王。晴阙晓烟笼旭日,丹霞甘露缀松篁。从今醒却浮生梦,长奉天然一瓣香。(《海云禅藻集》卷四)
李廷标,字鸿子,广东番禺人。清贡生。礼天然和尚,山名今晴,字迥无。
寄呈天老和尚
谢 楸
犹思海寺坐黄昏,倚槛飞花带雨痕。语到死生闻至教,心存忧患感慈恩。三年烟月看流水,千里云山托梦魂。多病却惭门弟子,未除烦恼负师言。(《海云禅藻集》卷四)
谢楸,字惟秉,广东番禺人。隐士。礼天然和尚,山名今楸,字邺门。
梅影奉和本师天老和尚
谢 楸
凌凌瘦影落疏枝,驴背何劳费远思。寂寞闲阶无客到,分明寒夜有花时。林间雪色光偏透,石上芳踪谱更奇。竹榻尽教清梦断,高天凉月肯低迟。漫说东风有劫尘,隔墙遥送一枝新。山中节操全欺雪,身外文章亦动人。天地只应存老眼,烟霞谁不仰清神。由来雪色何须问,静倚阑干又此春。淼淼清溪潮自落,萧萧虚馆一灯孤。看来傲骨存形影,莫意幽香问有无。世态尽从浓处赏,闲情偏看静中图。陇头消息凭谁寄?惆怅寒山夜欲徂。幸得此宵晴共对,东风旦莫布闲云。心情似水偏宜我,明晦由天不在君。暗透春容来半壁,无劳雪色拟三分。罗浮忽起当年思,十里寒香次第闻。叹息高踪不易寻,竹窗开处漏沉沉。月涵沧海来何暮,雨暗寒山隐更深。情向溪桥闲倚仗,只应长夜共披襟。春城缥缈闻吹笛,江阁难忘此夕吟。(《海云禅藻集》卷四)
挽本师天老人并序
今 毬
重阳后四日,今毬始于丹霞闻讣,亟趋雷峰泥首。因悼昙花之罕现,嗟泰岳之忽颓。回忆久侍巾瓶,虽滞钝根,亦稍窥和尚观机说法,或时用棒,或时用喝。或时建立,或时扫荡。刚柔独断,急缓中调。犹善弄弦,自成流水,非关琴谱,可作知音。不识寂光中首颔此言否耳。痛极不文,谨赋三章,聊志哀慕。
法幢闻折此山阿,烟水微茫竟若何。花雨散时劳觅影,幡铃飘处强为歌。奢华血没鸿飞少,卧树声寒泪落多。惜与我师缘尚浅,未能持供学纯陀。
名蓝仿佛比双林,八部如闻哀恸音。粪土尚蠲穷子志,髻珠谁枉圣王心。萨婆若海无来去,优钵花名著古今。惨澹风云泥首处,一龛灯火静沉沉。
犹忆追随庐岳巅,廿年立雪愧庭前。当时谁识黄龙手,后世空闻赤眼禅。词藻旧收湖峤胜,窣波新映竹松鲜。亭亭千古同瞻仰,翻信尼山叹逝川。(《海云禅藻集》卷三)
今毬(1642~1701),字雪木,广东东莞尹氏子。童年孑身雷峰为沙弥。顺治辛丑(1661)受具选侍司。生平无一日离善知识会下。康熙辛巳(1701)访旧雷峰,暂憩海幢,扫阿公塔,遘寒疾而终。世寿六十,僧腊四十一。著有《怀净土诗》。
上巳日同天和尚返棹即事用韵
邝日晋
久不对江水,鉴形如故人。岸容已寂寞,草意竞鲜新。
迹寄沧浪淼,心从物外亲。天风吹海沫,聚散亦相因。
(《海云禅藻集》卷四)
邝日晋,字无傲,广东南海人。官总兵,后晋都督同知。礼空老和尚,山名函义,字安老。著有《燕游稿》、《楚游稿》、《磊园集》。
再入栖贤谒天和尚
邝日晋
不到匡山久,依稀谷口云。溪声自相答,潭影此中分。
倦羽思幽托,高飞势绝群。路寻松顶出,钟磬下方闻。
(《海云禅藻集》卷四)
冬月祝本师天和尚四十又四
林梦锡
入望皎然白,寒光万古同。魄临明镜静,色映碧潭空。
鹤梦通三岛,梅花共一丛。年年愿相照,长啸此山中。
(《海云禅藻集》卷四)
林梦锡,字叶元,广东番禺人,清时初职文学。后礼天然和尚,山名今舒,字舍予。
恭和本师和尚梅花诗十首
麦 侗
雷峰旭日阳和早,共识琼姿出梵宫。孑孓孤芳云外赏,亭亭素影腊中缝。高疑鹤峙千峰顶,闲若鸥临万顷中。暝坐自忻同立雪,倚寒亭畔醉春风。
幽情一点倩谁亲,愿作清溪处士邻。日日寒侵不改骨,年年疲尽岂知贫。冰操独揽空中镜,玉立闲窥世里人。岩壑何曾惮霜雪,独余清韵倚松筠。
数点飞鸿过暮原,一泓清练带孤村。不知老衲看云去,只见高人独闭门。倚石自惊霜错落,凭松谁共水潺湲。与君寂寞虚窗夜,相对无言道自存。
异质萧疏覆野堤,一枝斜压暮云齐。玉容掩映临秋水,皓首持竿钓绿溪。石洞无人麋鹿卧,雪山深处白猿啼。谁人共托凌霜侣,不羡浮名自一畦。
宛入晴云隐翠微,层岩冻腊几枝辉。宁邻竹屋听寒磬。不入芳园点舞衣。寂寂自甘******怯,萧萧安问俗情肥。山中如有人如王,何事峰头坐不归。
寂历空亭午梦余,多君爱我赠琼琚。莫游南国湘妃浦,且叩西山逸士庐。放鹤自归三径雪,披裘坐对一床书。岁寒相约不相负,松柏森时影自疏。
江南江北岭头分,袅袅清芬隔陇闻。夜半霜寒应识面,溪边月冻又逢君。风飘素蕊笼朝雾,雨暗残香湿白云。石上三生曾有约,多情且共醉斜曛。
古干移从曲槛栽,微云淡月影徘徊。宛看青女霜前牍,似饮陶君雪里杯。一片芳心徒自惜。半枝高洁为谁开?不知亦有餐霞者,带露冲寒特地来。
闲人梁园仔细看,谁将半臂枕阑干。只矜鹭翥翩翩洁,不拟葵心点点丹。玉笛一声春信急,瑶琴三弄夜光寒。美人独唱阳和曲,宴罢琼楼露未干。
一楼香魂起玉田,轻如飞絮淡如烟。空中有色窥难破,眼底无尘望欲穿。湘瑟岂能留我恨,冰弦多是为君牵。由来识得心如水,不羡繁春早着鞭。(《海云禅藻集》卷四)
麦侗,字之六,广东番禺人。清时文学。后礼天然和尚,山名今元,字具三。
腊月闭关兼怀天老人
麦 侗
冉冉时光腊又残,偶闲偷向没门关。千生活计谁堪觅,百丈悬崖强一看。对雪消时春蔓绿,望云尽处鸟声寒。凭将半点雷峰月,远照罗浮梦一团。(《海云禅藻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