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建置篇 1-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建置篇 1-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5:29:48 * 浏览: 30
1.募建海幢寺疏
今 释
道场之兴一因人,二因时,三因地。海幢之地,带珠江一水,近城郭而不嚣,入山林而不僻。潮汐吞吐,峰峦照映,烟云浮没,势高显而形平整。曩仅一小院,自予同门阿字无兄居之,次第扩充,将及百亩。宝树琳宫,对五丈旌旗而竞爽;石门香浦,拱七重栏楯以称雄,此地称灵也。无兄利根上智,具宗门爪牙,电转飙驰,不留朕迹。甫成童,给侍吾师天然老人,稍承指点,便契本心。孤身一钵走万里访剩和尚于千山,复泛海揽五指之胜,发为诗文,气格峻壮,波澜老成,廿八而得法,三旬而首众,劳形厉志,行菩萨道,亦人之杰也。然而建立已及九载,大殿犹未毕工,山门犹未起手,后之重阁,旁之僧堂,一切圆满规模,犹未擘画,岂时始时终,尚迟回而有待乎!宪长佟公夙植善根,洊登■仕,明刑弼教,懋著勋庸,念三宝之当崇,悯独力之难措,命疏短引,特借大声,以告诸同受灵山之嘱者。于是某避座合掌而飏言曰:猗休哉!夫道场有三因,然而时一地一,人处其二,一者内护吾侪比丘,一者外护国王、大臣、宰官、长者。内护乘地,外护乘时。譬之高原、平陆,物产攸宜,然无日月、风云、雨露、雷霆之力,不可行四令而生万类。是故地主静,时主动,内护之德柔顺,外护之德刚大。得刚大以乘时乃能济;柔顺以乘地始足以见高明博厚,作悠久之观。今日之事,佟公偈而诸君子和,非海幢人全时至之大机会哉!夫起教于微,与人为善,以阴翊王,度古贤士大夫之所尽心;若夫点缀江山,藉登临胜概以抒写风雅,则名士襟期与高僧标致,要自相发。斯举也,不必侈谈福报,滓我太清,祇桓七日,忉利六天,予且拭目,以乐观其盛矣。(《徧行堂集》卷九)
今释(详见名释篇)。
2.海幢寺募建大雄宝殿疏
今 释
岭南之有宗门,自华首老人续一线于久坠,再传为吾师天然和尚,三传为阿字大师。据座海幢,乘宿愿,妙严佛事作将来眼,盖所谓法雷震地,慧日中天,独匠一心,齐臻两足者也。比建大雄宝殿,壮丽广博,冠绝人间。自王公大人以逮清信士女,无不仰承付嘱,俯协经营。至于十方衲子,咸思竭股肱以佐心膂,持涓埃而益海岳,岂非得道多助,自然之符验耶?夫众生福薄,难遇胜缘。天下不患无富贵之人,时有建立之地,而与道法常不相值,即其得失,邈若天渊。譬诸一种而有二田,置之石田则劣,置之良田则胜。今使塔庙遍寓内,而主之者非其类,能使栴檀化为荆棘,则外护于出手中不容不出眼也。佛法之寄重在于僧,海幢之重以阿字大师,大师胜则田胜,而一切种子皆胜矣。食酥而得醍醐,啜茶而得蒙顶,品泉而得杨子江心水,弄石而得七十二峰积雪,炼金而得阎浮檀,索珠而得轮于王髺中之宝。凡具眼者惟恐攘臂之或迟,则诸檀越必有以慰吾化人。化人归而报大师,每一出手中无不出眼,眼各出一大师。大师与诸檀越同一眼则予所相同,期于诸檀越,岂不特不住相布施而已哉! 
(《徧行堂集》卷九)
3.海幢寺大雄宝殿上梁文
今 释
伏以仙城雄五岭,挟北极以南来。震旦耀千灯,屈西天而东注。爰自达摩布种,大鉴生花,莫不祖述祇林,宪章马迹。虽界道金绳,未牵八水。而夹行宝树,并接三根。雨彼福田,陟兹道岸。我此海幢法地,实惟宗席要津。脉连穗石,手垂闤阓之中;势隔珠江,身隐波涛之外。右云岫而左白鹅,前石门而后黄木。花田瘗粉,销沉钗钏三更;龙尾翻云,散落珠玑万斛。曩得僧缘,先驱清舍;未逢檀度,广辟琳宫。曹洞正宗天然和尚,了博山之旧业,继华首之新条。吹毛利剑,梵魔未易当前;入海泥牛,龙天亦难推出。遂令阿字座元现作人中狮子。斫牌之势,共诩再来;跄镞之机,不消一句。三寸长舌,既穿唇而过鼻;双轮足驶,历塞北而琼南。偶然生铁心肝,簇起春风眉眼。弘开夙誓,妙阐徽猷。工倾忉利之天,座稳金刚之刹。藩府王公,亲在灵山受记;会城文武,遥从梵网传经。登高以呼,顺风而应。擐甲持筹,尽作四王斧钺;披图洒翰,皆成六欲珪璋。丙午九秋黑月二日,虹梁先举,宝柱徐升。润接金河,光标银汉。镜灯昭于日月,钟鼓震其雷霆。弄海珠于掌间,过风幡于睫上。务使瀛渤蛟龙,永尊窟宅;岂直檐楹燕雀,暂贺生成。为开从上门庭,莫惜将来堂构。美奂美轮,一齐着力;善颂善祷,更听飏言。
儿郎伟,抛梁东,万顷晴霞放彩虹。报道金鳌初出海,三更白日上千峰。
儿郎伟,抛梁西,月落珠江此岸迷。波浪揭天无片叶,就中一滴辨曹溪。
儿郎伟,抛梁南,宝镜高悬万象含。寸缕篆烟销未尽,海天吹过百千帆。
儿郎伟,抛梁北,长粳米白如珂雪。饱来无喜亦无嗔,有甚酥陀消不得。
儿郎伟,抛梁上,香华十里千龙象。传声直透梵王天,石室盈筹休比量。
儿郎伟,抛梁下。放倒全身没缝罅。一时涌出罔明来,七佛祖师还害怕。
伏愿上梁之后,金莲出地,宝盖垂天。四事无亏,五乘有庆。荡开一路,透过三关。增崇福慧,由王府以及庶僚;除灭兵荒,自域内以兼方外。天无私覆,海不扬波。法轮转处,以奠金轮。帝道昌时,而圆佛道。凡助一木一石之欢喜,悉具无边无等之庄严。大众证明,万代瞻仰。(《徧行堂集》)卷八)
4.多丽·海幢大殿落成
今 释
照珠江,巍峨梵刹无双。蔚蓝天,连山结盖,潮音谱出笙簧。绣幡垂,花分目采,铢衣拥月净眉光。杖底阎浮,笔端补怛,清秋桂子恰生香。公案自、祖宗未了,悲愿独相当。今朝见,三更华首,万里扶桑。忆先年,王园座下,优昙已现殊祥。墨池寒,长怀道树,龙洲阔,高竖金幢。发轫名藩,飞轮开府,经文纬武各津梁。风波里、石门远秀,盖煞不能藏。方信有、两般人事,一样非常。 
(《徧行堂集》卷四十四)
5.持福堂
今 无
今无“乙卯(1662)回海幢建持福堂,祀大护法刘中丞持平公。”  (古云《海幢阿字无禅师行状》)
持福堂成移植刺桐树有序
今 无
刘持平中丞,没于王事,三年所矣。予乃构堂祀之。报德酬诺,聊尽此心。至于生死交情,付之一梦,因缘宿契,更订三生。款款下泉,陶陶永夕。伊谁独此,信非文具。堂成,移种刺桐,点缀云林。偶吟短章,写怀莫尽,而诸子遂从而和之。竟尔成帙,亦聊志一时云尔。
刺桐移种福堂前,柔干融融带海烟。布叶未能遮晓日,开花先爱起枯禅。土痕蚀退根初定,雨气侵多色更鲜。留得故人遗意在,婆娑吟弄自年年。
五丝续命觉难牢,种树先寻丈二高。旋有烟云归户窗,即供吟笑助蓬蒿。花开映彻千层锦,风摵喧成八月涛。仿佛峰山分异种,淹留名久入词***。
拱把而今正可怜,栽培爱尔大庭前。从来有相标无相,此意依然又惘然。海上云霞吹雨气,林间星斗照诗篇。春深叶密须防护,莫使凄凉叫杜鹃。
中丞道味实纯和,执卷微言析更多。未捷戎衣歌薤露,空留山月照藤萝。庭森独树难寻梦,天丧斯人可奈何。转盻浮生吾亦幻,口碑从此寄岩阿。
燕山尚有结茅茨(注1),数载交情一梦辞。未丧此心君正活,难忘旧日我长悲。寒风有意吹松柏,暮草无情爱别离。似种冬青遗恨在,刺桐高发向南枝。
万里峰烟白下归,抚棺空自湿征衣。重言共过梅花岭,伤逝同嗟弹子矶。幸有一龛分佛火,定知遗恨在金微。箕星骑得光芒甚,照树年年到十围。(注2)
注1:中丞与余及澹归订隐燕山,已结茅庵一所。
注2:中丞尝谓:澹归及予曰“我三人,不论我升官、降官及死,过岭时俱要同行。”旅榇过关,予与澹归津送过红梅驿乃回,盖不忘宿诺也。归舟泊弹子矶,相对有不胜今昔之感。此予初自金陵归未数日,往来于相江中也。
(《光宣台集》卷二十三)
6.海幢寺募建净业堂疏
今 释
释迦牟尼如来,娑婆教主,为娑婆世界人开净土法门,称赞阿弥陀如来不可思议,功德接引念佛众生往生极乐世界。若是如今教主,才闻得有人开个法门,生怕将自己会下人勾引了去,亦须摩拳擦掌,起些是非始得。两尊古佛,一样襟怀。只看度世之短长,何分旺化之彼此。净土门说宗门,脚跟不点地;宗门说净土门,是权教,是为下根人无端分别。海幢乃宗门道场,阿字大师建净业堂,居诸念佛,祈响往生者。净业堂里念佛,禅堂里参话头,各以少方便疾入于涅槃,元不会分,元不会合,有者道:“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有者道:“念佛的是谁?”无端分别,即今海幢寺是娑婆世界,是极乐世界。一点水墨,两处成龙;两点水墨,一处成龙。如来说三灾将起,佛法尽灭,但有人说得阿弥陀佛四字者,便称大法师,此是什么义?诸仁者,各请发心好。(《徧行堂集》卷九)
7.海幢舍利塔
函 昰
佛在众生中,如日处霾翳。霾翳非可入,日光彻空际。佛身如虚空,佛心如光霁。光极与空入,空光交相蔽。结成幻魔尼,五色非坚脆。我识如来心,随顺示真谛。假名为舍利,金石不能甈。现在与当来,百福之所逮。群动匪无心,遇境生幽滞。寂感总随缘,形神不相俪。佛以主摄宾,金刚见精慧。我汝但回光,弹指消阴曀。如日之在天,百物无疵疠。此以论性功,岂为形骸励。我昔在金轮,蒙光涤夙翳。栖贤发神异,今复流法系。慧日照岭南,丹霞若先契。次第及海幢,贻尔大厥裔。隆隆薄青霄,百道金光丽。万世福人天,皇风永勿替。(《瞎堂诗集》卷三)
函昰(详见名释篇)。
8.海幢寺白石舍利塔歌
汪后来
白石塔,藏舍利。舍利不来,塔从何起?舍利何来?佛之髓。佛不自舍利,舍利自佛始。舍利未生,佛生已。舍利佛子生,生舍利,佛子死。死生生死莫思议,舍利利人非利己。
舍利无鼻舌眼耳。上天下地,狰狞猛兽、喑哑群魔任所使。舍利青,舍利黄,舍利红,舍利紫。舍利在中间,四方诸佛胡为尔?舍利辉辉,白石齿齿。倒影射穿孤月轮,层层吸尽西江水。 
(《岭海名胜记·海幢志》卷六)
汪后来(1678~1752),字白岸,号鹿冈,广东番禺人。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武举人,官千总分防佛山。能诗工画。著有《汾江社诗选》、《鹿冈诗集》。
9.海幢寺观舍利塔
刘世重
晚秋临水寺,石塔何云高。万象归清静,诸天现白毫。树声沉法磬,人语隔江涛。顶礼庄严地,为生觉太劳。(《东谿诗选》)
刘世重(?~1702),字仰山,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举人,任知县。著有《东谿诗选》。
10.海幢寺下元解厄道场募疏
今 释
大地含生,随情则堕。贪罗水厄,嗔被火灾、饥馑之苦,兼摄于悭,刀兵结祸,以酬其杀,业力所招,仅称花报。死不径死,后浪即是前波;生不徒生,抽条又当结子。相续未己,自作难逃。我佛兴慈,广行升济,即如水方出地,势值滔天,江湖虽无害物之怀,舟楫忽起杀人之衅,骨肉既已飘零,神识未能解脱,随风仰覆,逐浪浮沉,不睹光明,长沦黑暗,茫无依倚,永受饥虚。严霜夜月冷彻骨,于波吒烁日蒸云。痛糜肌于舂捣,鱼鳖伴其疾迷,蛟螭迫而悲啸,夜叉之所搏噬,修罗伇以驱驰。遂致永劫,无登木之欢;亦或得替,有及瓜之庆。囚主教,囚陷人,为利虎伥,导虎饱肉,斯飞亦似,和合三缘,不觉俱收一网,其余诸难,准此堪嗟。自非十力威神,岂克赴机哀救。近者,三山海口覆溺六百余人,仁人为之抚膺,开士因而发愿,拟于海幢禅寺启建解厄道场,以阿弥陀佛降诞之辰,诵妙法华经放光之品。时则梁皇修忏,大士现身,施斛食以赈饥,流水灯而破暗。新鬼之涕雪,旧鬼亦藉以超轮已溺之罪,消未溺者,因之断结。业定不定,飞光忉利之中;缘生未生,趺坐莲花之上。请诸檀越为集胜因,随力助成,逢人劝导。波翻苦海,化为香水清凉;雪涌爱河,变作道山高广。呜呼!升沉七趣,只在一心,报化三只,全凭六度。勿谓解囊善小,除悭即拔食根;还看利物功深,随喜便成乐园。共行菩萨度生之路,总入如来大觉之门。举手证明,至期回向。谨疏。
(《徧行堂集》卷九)
11.丛现堂
秋夜同子黼宿海幢丛现堂
黄承谷
袈裟最耐冷,此趣少人知。莫笑暂相假,能披老未迟。居然僧两个,所剩雪千丝。妙矣平生悟,随缘胜后时。课罢众僧散,佛灯明上方。金经当坟典,诗榻借禅床。夜静钟声远,枝高鹤梦长。空门关不住,出入任昙香。(李长荣《柳堂师友诗录》)
黄承谷,号二山,安徽合肥人。清时诸生。著有《二山剩稿》。
谢兰生:戊子(1828)六月六日,诸同人集海幢寺丛现堂,瑜公和尚手捧剡藤请绘巨幅。众曰:“身入水晶域,如坐清凉山。欲逃火宅而浣热肠,莫若乖宝筏而登银岸。请为雪山可乎?”瑜公曰:“善。”于是香湖先绘佛像,退谷写石壁,荻江加松枝,予写佛像座,春塘添小竹,衢尊加岩际夹叶。大局略定,而后进伊蒲馔,啖丹瓤瓜,濯井花水,点缀而成。一弹指顷,灵山现前,大法幢中眉毛拖地,恍偕诸大众同游鹫峰顶上矣。因合掌恭敬而白偈言:“众生营营,如蛾赴火;故步团团,如茧缠裹。五六月时,雪积须弥;黠者不识,愚公可移。”里甫居士题识,南山玉生察书。
(《常惺惺斋书画题跋》上)
谢兰生(1760~1831),字佩士,号澧浦,又号里甫,别号理道人。广东南海人。清嘉庆七年(1802)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以亲老告归。曾主粤秀、越华、端溪等书院讲席,后为羊城书院掌教。阮元重修《广东通志》时,聘为总纂。工诗画,又精于篆刻。著有《常惺惺斋诗集》、《北游记略》、《鸡肋草》等。
饮海幢寺丛现堂醉后放歌赠元珠和尚
颜 薰
从现堂中老尊宿,泼醅烧笋来敦促。累月相过曾几时,干戈未息流光速。自从徂暑张我军,大队北出风卷云。捣穴方排鹅观阵,及郊先狻猊群(崔大同参将死战)。尔来屡战旗歌凯,鹤唳风声狐兔溃。岂知一折水犀军(佛山之役),贼复如蜂势还倍。半年兵燹茫无期,城中坐困人嗟咨。已穷民食呼庚癸,复罄樵薪炊扊扅。我过招提如传舍,禅床数向高僧借。雁堂斋喜共花时,蚁甕春常分月夜。宴游乐事及穷庐(诸大师每雅集必招予),讵少车公心未舒。有约不来钟饭后,无才空许芋煨余。今朝梅破小春萼,复扰香厨似行脚。眼前丧乱付深杯,方外逍遥羡群鹤。有酒须尽公莫悭,大地风波成等闲。幸得升平听腊鼓,扁舟又访万松山。(《紫墟诗钞》)
颜薰,字伯辰,号紫墟,广东南海人。清时布衣。咸丰二年(1852)。海幢寺长老聘他以诗学教授僧徒,历时数年。著有《紫墟诗钞》、《罗浮游草》。
12.还近堂
李欣荣
在海幢寺,即丛现堂旧址。光绪四年(1878)僧昙树新之改是名。(《寸心草堂文钞》)
李欣荣记曰:海幢昙和尚主法席之次年,戊寅(1878)某月日退院,诹丈室之南丛现堂,葺而新之,揭其楣曰“还近堂”。堂为阿字和尚开山创建。上人衣钵克传,宗风不坠,宜眷眷兹堂矣。予适自花县客归,访之。入门花竹幽洁,图书并聚,梵呗声时时达户外。因叩还近之旨,上人曰:“还近语出《法华经》。子能为我推阐其义乎?”予曰:“儒家语多踏实,而领悟要贵通达,无胶执一偏。近而彝伦日用之繁啧,远而天地民物之裁制。讫乎洪荒浑穆,鬼神幽隐,六合以内,六合以外,浩杳芒昔,蕴涵方寸间,以时发泄所蓄。和尚立言无亦近是。”曰:“否否。”请之再,始正襟而言,谓:“自主法席逮退院,常以斯寺兴废为百年忧。今幸废者举,坠者兴。斯堂近接丈室不数武(注),三师灵爽,实式凭焉。衲虽不肖,愿毋忘开山创立基址,虽远犹近。钟鱼粥鼓之音,谓即当头棒喝可也。”予闻言,厥然起,悚然惧。知上人愿力宏远,所以颜其堂者,固不区区芟培草木,修治禅室,以供游客雅观而已。返寓耿耿不寐,嘅念世之堕败其先业,以贻堂构羞者比比,曾释氏之不若焉。爰濡墨记之。(《寸心草堂文钞》)
注:古时以六尺为步,半步为武,指不远的距离。
李欣荣,字陶村,一字文基,广东南海人。清咸丰五年(1855)优贡。著有《寸心草堂诗钞》。
13.西禅堂·与从子少轩海幢寺西禅堂晏坐
钱 林
树阴扫还合,凉蝉时一鸣。欲乞台郎儿,暂憩法王城。谈柄有妙理,养和多善情。晚来钵帽至,相与证无生。(《玉山草堂续集》卷一)
钱林(1762~1828),初名福林,字叔雅、志枚、号金粟,浙江仁和人。清嘉庆十三年(1808)进士,历任四川乡试正考官、侍读学士等职,著有《玉山草堂集》。
14.镜空堂
张墨池邀集海幢寺镜空堂品斋
尤步星
复叙群仙辟上方,云厨筵启镜空堂。金芝入馔推神品,玉液倾樽蕴异香。鹰爪兰风晴乍爽,菩提花雨过添凉。分明道味参禅味,化作云林翰墨庄。(《五云诗钞》)
尤步星,字云五,广东顺德人。清道光时生员。著有《五云诗钞》。
庚子十月初七日偕友到海幢寺镜空堂弹琴
冯 筠
一段秋怀写不成,朱弦闲抚寄凄清。高僧静默相领略,佳客往来无送迎。风月清谈通佛偈,海云余韵谱幽情(海云,琴名)。归来酩酊难成梦,半卷重帘听雨声。(黄圃《冯氏家集诗》卷四)
冯筠,字昭直,号竹珊,广东番禺人。清时人。善画喜篆刻。著有《海云山馆诗钞》。
15.松雪堂
十一月十六日暮泊舟海幢月上饭吃书松雪堂额
明日还村庄作诗纪事赠觉周海光澄波三上人
黎 简
炊烟起万井,合作行云苍。不能变朱霞,仅滃日气黄。日色在鸦翎,集集下大樯。俯视语其俦,城郭何茫茫。凄然又招暮,人间方聚粮。中流我回首,知还鸟归翔。吾知烟中人,梦冷蟋蟀床。谁怜江上客,夜书松雪堂。
禅无若止水,万象透底彻。我影如高枝,交堕碧海月。忽惊千年来,复得松上雪。划然横江鹤,皎皎照榕樾。清飔骨洒然,真色眼厉绝。一声人间世,沍合万古热。大师(澄波)伸右掌,扶我久肺疾。阶戺莹瑶石,须眉刮精铁。光宣九层台,人寿六年别(光宣台,予六年一再至耳)。
村寒梅已花,花外客归来。晴云照行袂,暮天多别怀。回忆江上寺,烟雾生香台。城遥月亭亭,江阔天皑皑。风前一夜钟,世人醒者哀。问师广长舌,可得此辩才。言语文字门,此复何有哉?病樵亦枯僧,委形如媲胲。夙昔■悷性,返作儿未孩。从师取伐喻,相与为无涯。(《五百四峰堂诗钞》卷二十五)
黎简(1747~1799),初名桂锦,字简民、未裁,号二樵,广东顺德人。清乾隆拔贡。著有《五百四峰草堂诗钞》、《药烟阁词钞》。
过海幢寺留斋松雪堂
伍元华
珠海渔歌晚,相寻入上方。参天云树老、遍地雨花香。鹤警闻清梵,鸦归带夕阳。松阴开素馔,把酒纳新凉。(伍崇矅辑《楚庭耆旧诗续集》卷三十)
伍元华(1800~1831),字良仪,号春岚,广东南海人。清候选道员,加盐运使衔。著有《延晖楼吟稿》。
丙午上巳招同人集海幢松雪堂修禊
刘嘉谟
珠江新涨绿生波,仙侣同舟载酒过。上日燕莺如梦幻(庚子岁曾招同人濠梁修禊),中年丝竹感怀多。树林积翠笼烟湿,花坞藏春带雨拕。兰渚风流今是昔,晚钟听罢醉颜酡。(《春秋佳日诗钞》)
刘嘉谟(1777~1849),字简在,号简臣,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清贡生,官通政司。著有《听春楼诗钞》。
和刘简臣海幢修禊
梁信芳
云水清光弄碧漪,渡头轻雨送春迟。莺花珠海连三月,觞咏兰亭又一时。漫证优昙寻旧事(寺本郭家园故址,相传鹰爪兰犹是旧物),且繙贝叶制新词。远公莫讶招来晚,共对闲鸥鬓有丝(主人每多雅会今始识荆)。
百年岁月且侵寻,文酒追欢耐赏音。赠芍风流今古契,浴沂游咏圣贤心。诗招岛可通禅寂(谓同席退院和尚瑜山、涉川能诗),笔捷张黄触理深(谓南山、香石两公即席诗成)。谁觉伯伦多兴会,一吟一醉破春阴(主人善饮,诗亦先成,佳句甚多)。(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梁信芳(1779~1849),字孚万,号芗浦,广东番禺人。清嘉庆十三年(1808)举人,授知县。著有《桐花馆诗钞》。
和 诗
黄培芳
去年王山作重九,万里西风吹皓首。今年海幢约修禊,欲使珠江变春酒。此老豪怀气益增,吾侪清兴谁能后。连天风雨泣鬼神,镇日歌吟惊户牖。忽闻剥啄传佳音,折柬长须效奔走。灵笑白壁高于山,杀贼金印大如斗。流觞泛波总陈迹,梓泽兰亭亦何有。岂若行乐先及时,偶借嘉辰会良友。天公至时定放晴,出门大江开笑口。珠浦红棉始绽红,刘郎闲趁一帆风。江流滚滚来词客,松雪深深访远公。作序山阴谁可继,采兰萧寺我还同(寺有崇兰)。鸟啼花放催觞咏,烟雨迷离万绿中。
小病衔杯喜尚能,万松阴里引红藤。虽非峻岭仍临水,毕至群贤更有僧(余删、涉川二退院僧)。暮景莺花看烂漫,何人丝竹兴飞腾(谓柳堂禊集)。雨中春树诗中画,骋且娱游想右丞。(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黄培芳(1779~1859),字子实,号香石,黄佐八世孙,广东香山(今中山)人。清嘉庆九年(1804)副贡生,后历任教谕、训导。著作甚丰。其中有《岭海楼诗文钞》、《香石诗话》等。
和 诗
张维屏
一叶飘然不系身。又来香界问前因。天连海国春阴远,人集禅房禊事新。吾辈祓除须有酒,此间觞咏况无尘。群贤畅叙休辞醉,难得刘伶作主人。(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和 诗
刘安泰
春风恰到月三三,细雨前溪渡小艭。珠海旧称***客地,兰亭移向老禅窗。群贤毕至濡毫急,佳句先成健笔扛(简臣南山香石三位先生诗独先成)。东道刘伶今视昔,开筵一笑已心降。(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刘安泰,字磐石,广东番禺人。
和 诗
刘光熊
东风吹云云不起,水波粼粼天似水。桃花春涨到寺门,佛见诗人佛欢喜。远公庐近杨子居,郭家园埋旧日址。祇今堂以松雪名,不垢不灭承宗旨。山阴兰亭无过此,吾家伯伦思继美。两僧合成三五圆(共十五人,分两圆棹),谁主谁宾忘汝尔。破黎窗下酒满筵,漱珠桥侧鲜趁市。吟毫醉墨擘笺纸,老凤雏鹰协宫征。细和木鱼钟磬音,净洗琵琶筝笛耳。古松龙鳞带雪披(松为杨子洛阳移植),崇兰鹰爪向风指(郭园鹰爪兰最出名)。陈迹空余草木存,过眼竟若烟云视。有生亦在浮生里,好任行行复止止。出门一笑珠江横,归舟瞥见云山峙。可耐风片雨如丝,忽看雾■霞散绮。
登高去岁粤台岑,祓禊追随绀院深,尚想旂幢来海上(韩诗有“盖海旂幢出”之句,寺名本此),谁能觞咏继山阴。古松不见围荒宅,修竹犹看绕茂林。更得诗僧同入社,并除酒戒合题襟。(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刘光熊,字湘华,广东番禺人。
和 诗
鲍 俊
祓沴前因净六根,上除有客到禅门。连宵风雨寒诗骨,四壁溪山露墨痕(蒋香湖作《雪山图》)。松雪会时如有约,桃花悟后似无言。不须感慨论今昔,且放豪怀共倒尊。(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鲍俊(1797~1851),字宗垣,号逸卿,别号石溪生,广东香山山场乡(今属珠海)人。清道光二年(1822)举人,次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后任刑部山西司主事,候补员外郎,即用郎中。道光十一年(1831)辞官返粤。居广州与张维屏等人郊游,晚年隐居香山故里。其间,曾讲学于凤山书院和丰湖书院。
和 诗
朱 潮
才过重九又重三,有约嬉春访禊潭。逸少兰亭觞咏兴,总宜船载渡河南。海幢宫宇郁纡盘,主客同登地喜欢。别有闲僧迎道左,拈花香似嗅栴檀。诗袂翩翩各欲仙,雄谈高咏足流连。天公亦喜酬佳节,恰嫩晴天半雨烟。亭开一角水三分,功德池圆佛典闻。洗出慧心思戒酒,薄持茗碗解微醺。(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朱潮,字半帆,浙江人。监生,清嘉庆年间任台湾淡水抚民同知。
和 诗
谭 莹
文酒笙歌禊事传,柳波薄涧又花田(皆余修禊旧游也)。佳游肯负重三节,旧社仍寻十九年(岁戊子,与潘伯临比部、曾采臣大令、崔心斋昆仲恒醉于此,而今并作古人矣)。佛界钟鱼觞咏地,禅房竹柏雨晴天。故人屈指晨星似(兼谓谢里甫先生、蒋香蒲上舍,亦戊子销夏同集。读壁上画卷题名,不觉黯然),倾盖相邀也胜缘。
落红成阵酒千觞,跌宕风流翰墨香。词客惯同文字饮,结交谊学少年场。万松环水推名刹,两月连阴算艳阳。头白老僧同话旧(谓谕公),争教人不惜时光。(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和 诗
庞文纲
湿云漠漠未吹开,选胜欣闻折柬催。三月莺花名士集,一天风雨暮舟回(予昨暮始返省)。松杉旧认杨君宅,翰墨谁工逸少才。更有崇兰参静契,不辞觞咏罄吟杯。
宿雨未全收,寻春揽胜游。层云迷远寺,万绿拥孤舟。客尽名贤集,觞从曲水流。刘郎多逸兴,高会足千秋。(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庞文纲,字伯常,广东番禺人。
和 诗
杨 荣
春江烟水欲晴天,修禊来寻第四禅。地有吾家前汉树,风追人物永和年。高阳酒伴同山简,海上名僧识大颠(谓余删上人)。白社重游还共约,玉兰开后又红棉(寺僧约看红棉)。
佳日名流聚一时,春帆细雨我来迟(是日余最后至)。罚依金谷难逃酒,坐有匡衡喜说诗(张南山师、黄香石中翰即席先成诗)。文士疏狂方外友,丽人惆怅水边期(是日游人甚少)。拈花笑比红裙醉,试问禅堂老衲师。
珠江风急送归舟,暮色迷离水上楼。钟梵余声犹在耳,烟云陈迹又回头。食谙香积厨中味,人历山阴道上游。此会题襟留一集,雅谈应继白江州(南山师近有《春游唱和诗》刻)。(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杨荣,字黼香,广东番禺人。
和 诗
刘 庚
旧游回首证前尘,廿四番风又暮春。杨子宅边修禊事,漱珠江畔集词人。海天雨歇侪仙侣,松雨花飞结佛因。且喜谈禅有齐已,为除烦恼觉迷津。(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刘庚,字益之,广东香山(今中山)人。
和 诗
余 珊
迹寄绿阴里,万松匝草堂。群仙咸雅集,众卉放天香。即景欣题句,开筵畅举觞。暮云春树合,多半是同乡。(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余删(详见名释篇)。
和 诗
纯 谦
禅余剩得一闲身,咸集群贤亦夙因。比昔名流添俊逸,羡今韵事更清新。珠林遣兴消长日,香国高吟迥绝尘。风雅琼筵酬唱和,主宾满座尽诗人。(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纯谦(详见名释篇)。
和 诗
陈廷辅
古寺森阴隐云雾(是日春阴),两阶葱郁盘老树。乘兴邀我沙棠舟,追随裙屐趁春暮。天公与人一日晴(连旬阴雨,唯此日阴晴,可以游玩),飘摇适体单夹轻。浮生到处皆行乐,深契前贤风浴情。雕柈绮食会众客,荷叶田田柳条碧,主人示我琼瑶篇,谓是重阳纪游迹。果然满目尽琳琅,口角流沫手披重。当筵又呈新著稿,应推皮陆为擅长。酣余不觉归舟晚,名流佳句留舌本。香风吹人花乱飞,真令心胸抒偃蹇。
(刘嘉谟《春秋佳日诗钞》)
陈廷辅,字鹿苹,广东南海人。
16.悟闲堂
颜 薰
悟闲堂,在海幢寺内。咸丰元年(1851)馆颜薰于此堂,以课方外诸弟子诗文。  (《紫墟诗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