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寺春秋 概况篇 1-海幢春秋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海幢寺春秋 概况篇 1-海幢春秋

* 发表时间: 2018/10/15 11:43:44 * 浏览: 13
1.清道光《广东通志·海幢寺》
海幢寺,在河南,盖万松岭福场园地也。旧有千秋寺址,南汉所建。废为民居,僧光牟募于郭龙岳,稍加葺治,颜曰“海幢”。僧池月、今无次第建佛殿、经阁、方丈。康熙十一年(1672)平藩建天王殿,其山门则巡抚刘秉权(注)所建也。有鹰爪兰,为郭园旧植,地改而兰茂,以亭盖之。有藏经阁,极伟丽。寺中龙象庄严甲诸刹。(道光《广东通志》卷三百二十九)
注:刘秉权,清汉军正红旗人。顺治初任兵部主事,康熙八年(1669)累擢广东巡抚。
2.清同治《番禺县志·海幢寺》
海幢寺,在河南,盖万松岭福场园地也。旧有千秋寺址,南汉所建。废为民居,僧光牟募于郭龙岳,稍加葺治,颜曰“海幢”。僧池月、今无次第建佛殿、经阁、方丈。康熙十一年(1672)平藩建天王殿,其山门则巡抚刘秉权所建也。有鹰爪兰,为郭园旧植,地改而兰仍茂,以亭盖之。有藏经阁,极伟丽,北望白云、粤秀,西望石门、灵峰、西樵诸山,东眺雷峰,即往波罗道也,南为花田。寺中龙象庄严甲诸刹。(同治《番禺县志》卷二十四·古迹略二)
3.清宣统《番禺县续志·海幢寺》
海幢寺,在河南。明季空隐和尚驻锡说法于此,一传为函昰,再传为今无,次第募建佛殿、经阁、方丈,规模益加闳壮。大殿后有塔殿,塔以星岩白石制成,质理莹坚,刻镂精妙。寺门临江,望之如在天际。多名流题咏。道光间,南海伍氏捐修。寺后丛林蓊蔚,为万松岭故址。有普同塔,寺僧圆寂瘗此。(宣统《番禺县续志》卷四十一)
4.《羊城诗钞·海幢寺》
仇巨川
海幢寺,在河南。始为郭家园,僧池月建佛殿,僧今无改创大殿、经阁、方丈僧寮。国朝康熙十一年(1672)平藩建天王殿,巡抚刘秉权建山门,宏丽庄严,为岭南雄刹。后有鹰爪兰,乃郭家园旧植也,地改而兰茂,以亭盖之,环以栏楯,在崇兰亭前,识者比之优昙花云。二十五年(1686),从堪舆家言,改藏经阁为后殿。
(《羊城古钞》卷三《寺观》)
仇巨川,字少沧、汇洲,号竹屿,广东顺德人。清监生。著有《羊城古钞》,《绿绮堂文集》。
5.《南海百咏续编·海幢寺》
樊 封
寺内所有之绿色砖瓦,均舒福晋(注)所布施。初,两藩营造府第,咨请部示,恳照王贝勒制式,得用琉璃砖瓦,以及台门鹿顶。嗣奉部驳:“民爵与宗藩制异,察平、靖两藩均由民身立爵,所请用绿色砖瓦之处,碍难准行。”时粤东启窑,砖瓦皆成,而未敢擅用,乃尽施诸佛寺,若粤秀山之观音寺、武帝庙及大佛寺,皆此种砖瓦也。今寺之香积厨、大斋灶,尚是螭砖砌成者,近为骨董家易去殆尽矣。(樊封《南海百咏续编》卷二)
樊封(1789~1876),字昆吾,原籍沈阳。广州驻防汉军后裔。清道光初年阮元督粤时,尝使编辑《三朝御制诗注》,并著有《论语注商》、《南海百咏续编》等。
注:满语,清代亲王、世子、郡王之妻称福晋。
6.河南
张维屏
羊城对岸河南地,是我童时所钓游。杨子宅边闻劫掠,梵王宫里见戈矛(兵驻海幢寺)。千家密密排珠海,一水盈盈护广州。二百年来称乐土,却因离乱话从头(耆老言:河南未经兵革,国初人尝避乱于此)。 
(《松心草堂集》卷四)
张维屏(1780~1859),字子树、南山,号松心子、珠海老渔,广东番禺人。清道光二年(1822)进士,历黄梅、松滋、广济知县,南康府知府。后任学海堂学长。著有《松心诗集》、《读经求异》、《经字异同》、《史镜》、《松心文集》、《国朝诗人征略》、《谈艺录》。
7.复海幢放生社序
古正 古云
江宁于子密,转名荫相,法名今轮。戊戌(1658)岁,见吾先师翁空老和尚,皈依执弟子礼。嗣是,忱信三宝,为善无虚日,奉不杀戒尤谨,其仁爱天性然也,师翁尝称善之。海幢自戊戌后,云水辐辏,谈宗乘外,立放生社,于子实董其事。社集至三百有奇,藉是得月两日围绕椎拂下,无论知与不知,所谓一历耳根,便为道种,岂不盛哉!盖我如来大师之教,悲百姓日用茫乎其所以生,茫乎其所以死。《楞严》云: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古今善知识,不能即使人不茫然于生死,而能就人好生恶死之心,以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故。因情达性,由悲起智,逆而用之,久而后憬然悟也。迨庚子(1660)冬,诸公以事散去,于子明年秋,贾行西粤,师翁复以此时见背,社由是废。今年三月,雷峰老人出主此,于子礼觐之余,请间为予言曰:“荫相之行役西粤也,归舟至浔阳贵县大吉水,滩石险恶,舟为石所破,幸得不死,至今犹怦怦然!当是时,两厓陡绝,水汹石怒,急不得泊。板既破,水入如箭篙,师数辈戽不停,手不可敌,意即死。顷水骤止,复得行里许,泊沙中理而视之,一鱼当其缺,出之,水涌如故。岂非鱼大有造于荫相,荫相其敢忘夙昔,请复社。”予曰:“《诗》云:‘恺弟君子,求福不回。’又曰:‘自求多福。’子以平昔之诚,获报施之速,即是可以朂天下后世。昔钱塘寿禅师,本北郭税务专知官,遇禽鱼辄贳放,以是破家,至支官钱为放生用。事发,坐盗官物主死。将赴市,吴越钱王使人视之,若悲惧如常人即杀之,否则舍之。禅师无异色,遂舍之。得法服。夫人处生死际,非必有所蕴,而后能不为之动。寿禅师当时尚俗人耳,好生一念,实出天性,以此获罪,即以此得免。人患无天性耳,世出世间,何不可为?东坡居士尝赞其事曰:‘出生死法,得向死地上走一遭,抵三十年修行。今于子日闻予海幢两世之教,又得向死地走一遭,予当有厚望于于子。’谢康乐云:‘生天定在灵运前,成佛定在灵运后。’讥植人天福者之偏有所造也。因并诵之,以告后之入社。壬寅(1662年)四月二十四日。”(《光宣台集》卷五)
古正、古云(详见名释篇)。
8.放生
今 无
将米从疍户换得鲤鱼一尾重二十斤、鲇鱼一尾重三十六斤放生:
方乞桃花米,先将换活鱼。红云生锦浪,绿背拔青蕖。万事浮生似,孤舟且慰予。龙门他日起,风雨慎村庐。
舟至胥口,有鲇鱼一尾,重十四斤,复买放生:
复解鲇鱼索,全倾乞食囊。原无开济力,只检养心方。水更微生得,天从覆物长。年来衰白意,不可问沧浪。(《光宣台集》卷十九)
今无(详见名释篇)。
9.猪
王之春
海幢寺放生社畜猪有二十余年者。(王之春《椒生续草》三诗注)
王之春(1824~?),字芍棠,湖南清泉人。清光绪间历任浙江、广东按察使,曾出使俄国、日本。著有《通商始末记》、《使俄草》、《瀛海危言》。
10.羊
黄任恒
海幢寺有数羊游牧于园林内,盖施主某所放生者。 
(《番禺河南小志》卷五)
黄任恒(1876~1953),地方文献学家。别名秋南,祖籍广东南海,世居广州河南。少时就读越华书院,毕生专于地方文献的研究著述。著有《粤侨名流》、《云泉山馆小志》、《番禺河南小志》等45种。
11.海幢寺放生羊用东坡岐亭诗韵二首
谭 莹
苏晋学浮屠,犹然饮米汁。抑谓求长生,瞑目丹田湿(见《志林》)。 日食饫万钱,鸡豚缺不得。买羊放寺中,拳拳意良急。千杵击蒲牢,一瓣■金鸭。企如元参政,香饭青布幂。谠言告檀越,未闻颊先赤。猩唇与豹胎,髦残复象白。仲宣足倒屣,镇西裁脱帻。谁知族■间,各各向湡泣。裋褐殆不完,■糊类有缺。万羊行已尽,开筵复宴客。为设受生斋,频来兰若集。
毁瘠觉爽口,素馔杂鸡汁(见《西湖志余》),艳说荔支菌(寺僧以此擅场),
血肉杯盘湿。相公食料羊,寄此胡不得。轮回事可凭,忏悔心转急。
名蟹及佳虾,猪鱼暨鹅鸭。紫衣迳延宾,不用疏布幂。名僧岂戒杀,
日日鸾刀赤。主人或资福,谁向应真白。弱棋闲六博,斜簪解散帻。
一日此萧闲,众生同啜泣。羊生足抵偿,谁与平其缺。主人如不闻,
僧俗互主客。别有过厅羊(见《青州杂记》)明日舍间集。
(《乐志堂诗集》卷三)
谭莹(1800~1871),字兆仁,号玉生,广东南海人。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举人。官化州训导,琼州、肇庆教授,加内阁中书衔。曾为学海堂学长。编《岭南遗书》,著有《乐志堂诗集》等。
12.海幢寺放生羊
岑 澄
老饕学长生,持戒麾肉汁。忍馋对几筵,指动吻还湿。猛思牢可补,晚盖计良得。駈羝入空门,忏比舍身急。岂知灶下刲,狼戾等■鸭。邱陵堆败臭,满载牺巾幂。一生已九死,仅免鸾刀赤。朝朝踏菜园,大爵觥浮白。喧呼厌长夜,醉舞头堕帻。遑思触藩赢,辛苦跪乳泣。嗟嗟万羊费,护此一蚁缺。世尊顾之笑,缩食供残客。何殊操豚蹄,祈汝诸福集。(《■ ■山人集》卷七)
岑澄,字清泰,广东南海人。居西樵山支山■■山,因而自号“■■山人”。屡试不第。中年后游山玩水,于山川、风俗皆以诗记之。著有《■■山人诗集》。
13.鹿
黄任恒
南海冯赓飏,道光六年(1826)游海幢寺,见双鹿于榕阴下,感而赋诗(冯询《冯氏清芬集》)。光绪间,僧石夔《松园看菊诗》云:野鹿惊人去,沙鸥逐水嬉(《绿筠堂集》卷一)。可知海幢寺常有鹿也。(《番禺河南小志》卷五)
14.双鹿行(并序)
冯赓飏
丙子与吴石屏游海幢寺,喜见双鹿。遂同计偕,十年身世,怆然于怀,因作双鹿行以寄。
双鹿游海滨,呦呦鸣相于。嫦娥引月中,蹑足来帝都。灜洲草已绿,一鹿其中趋。野性何能驯,跂跂东海隅。海隅多荆榛,茧足羁荒圩。乾坤满荡荡,孤索谁与俱。一鹿恋旧林,采花依麻姑。耻应何伯召,龙马随负图。誓将归上林,衔芝傍帝舆。不经走险艰,将谓静者迂。悠悠林下情,初心慎莫渝。罗浮老黄精,得食望相呼。
(《冯氏清芬集·拙园诗选》)
冯赓飏,字子臬,号拙园,广东南海人。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进士,官山东知县。著有《拙园诗选》。
15.王观察仲锡以鹿放生赋诗纪之
今 无
鹿苑今朝始识名,几多生意遍山城。寻来寺草循幽径,留得微灵听宝经。能踏金莲随步出,解衔仙玦此心明。养成头角双龙准,骑向芝田月下行。(《光宣台集》卷二十三)
16.鹰爪兰
吴震方等
广州靖海门外,过河,海幢寺藏经阁下,有树一丛,名鹰爪兰。枝蒂如鹰爪,花六瓣、两台。他处未见,亦异种也。 
(吴震方《岭南杂记》下)
海幢鹰爪兰一株,藤本。枝干樛结为一,大至两围。二月花发,五瓣,始青渐黄,花如鹰爪,香较鱼子兰稍浓。寺僧以木栅架之,荫可数弓。花发终岁不绝。此及树兰、鱼子兰,皆与草兰迥别。
(王士祯《皇华纪闻》卷三)
王士祯(1634~1711),字子贞,号阮亭、渔洋山人,山东新城人。清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官至刑部尚书。后南下广州祭南海,遍览岭南名胜古迹。著有《广州游览小志》、《渔洋诗话》、《带经堂集》、《皇华纪闻》等。
鹰爪兰,一名鹰爪花。蔓长丈余,须扶以架。叶如蒲桃而略大,长二寸余。花六瓣,极厚,上阔下尖,曲如钩,俱向内,绝肖鹰爪倒垂。叶底碧绿色,将残则微黄。午后始香,香极浓郁。自三月到十月皆有花。瓣落子结,形如橄榄,生青熟黄,嗅之极香甜,不堪食。性喜暖、喜肥,以粪浇之则茂。其本有大如碗者,枝条蔓衍如龙蛇,纠缠一架,有阔至二三丈者。最引蛇,架畔不宜坐立。 
(《粤东花木记》)
17.南海梳妆楼
潘飞声
在海幢寺侧。相传有土一坯,今则委巷萧条,盈衢蔀屋。其地与寺园相近,绿树阴合,时闻鸟声。孝廉郑权过其地,黯然有怀,因填《凤凰台上忆吹箫》一词云:故国悲凉,梵宫岑寂,几间破屋人家。访绮楼遗迹、尽化尘沙。妆镜台奁俱渺,都莫问,往日繁华。伤心处,斜阳古木,怕听啼鸦。堪嗟,望衡对宇,半豚栅鸡埘,煅灶缫车。念霸图销歇,而况宫娃。空剩南强千亩,开宴日扶荔同夸。千秋后,谁如素馨,没有香斜。(《在山泉诗话》卷三)
潘飞声(1858~1934),字兰史、号剑士,广东番禺人。出身富商家庭,为海山仙馆潘仕成后人。清光绪间,随游欧洲,获聘德国柏林东学学堂,专授汉语文学。后赴香港主编《华报》、《实报》。著述甚丰,其中有《说剑堂诗集》、《在山泉诗话》、《说剑堂著书十四种》等。
18.素馨斜(注)
陈 澧
珠江江畔素馨斜,临水人家尽种花。蓝田日冐生香玉,青冢人归倚暮霞。刘郎昔日思倾国,诏选三城好颜色。丰容盛鬋及笄年,钿盒金钗定情夕。君王方置媚川都,尽有明珠换绿珠。点来梅萼装宫额,琢出莲花试玉趺。莫体芳兰人尽羡,汉宫无复夸飞燕。照影时临玉液池,看花同上沉香殿。花落花开秋复前,楚腰瘦损郁金裙。可怜宴罢红云散,落叶哀禅不忍闻。西湖丹药无消息,倜伥留仙留不得。漫山风雨杜鹃红,孤冢秋烟萤火碧。转瞬泷头作战场,名花难说小南强。康陵寂寞金色冷(明季有发刘龑墓者,得碧盘,中有金鱼影一事。见《广东新语》),一样荒芜吊夕阳。紫云明月无留影,刘郎去执降王梃。红粉凋零莫怨嗟,玉钩斜胜胭脂井。至今黄土尚余馨,化作娇花倍有情。珠儿珠女无愁思,寒食年年来踏青。
(汪兆镛《东塾遗诗》)
注:素馨斜:相传为南汉专工花事的宫女素馨之墓冢。
陈澧(1810~1882),字兰甫,号东塾,广东番禺人。清道光十二年(1832)举人,任河源训导,博览群籍,并有所研究。后任学海堂学长数十年。晚年则为菊坡精舍山长。著有《东塾读书记》、《东塾杂俎》、《东塾遗书》、《东塾丛书》等。
素馨斜(节录)
梁玉森
刘王霸迹随朝露,缥缈花田郁香雾。紫玉成烟月亦愁,素馨遗冢春常驻。素馨生小本良家,人面芙蓉合共夸。种传香国无双色,品是珠江第一花。一朝选在昌华苑,十斛明珠感恩眷。蕉叶重题扇子仙,荔支敕赴红云宴。负宠争妍秋复春,蟾姬妬嫉媚猪(注)颦。彩云易散琼枝折,寂寂名花委路尘。艳骨已成兰麝土,花田仍作名花主。腻烟飘处粉痕轻,清露坠时芳气吐。百花坟起郁相望,花落花开益自伤。弱质未消亡国恨、嘉名休唤夜来香。(《粤东花木记》)
注:媚猪,南汉后主刘伥赐其妖妃名号。据《清异录》云:伥得波斯女,黑腯、妖艳而滛,宠之弥甚,遂赐号“媚猪”。
梁玉森,字蔼俦,广东南海人。清时岁贡生。著有《蔼俦诗钞》。
素馨斜
张品桢
寒风习习雨潇潇,春老园林雪未凋。何处便寻埋玉地,幽香暗觉梦魂招。青青河畔隐孤坟,沽酒旗亭日欲曛。是处卖花来隔岸,一声唤起一销魂。迷离淡月隐荒墟,环珮飘零独怆渠。一样玉钩同寂寞,断肠空说六朝馀。雪香冉冉逐人过,宝帐金裙委逝波。莫问当年南国事,一抔残土泣青蛾。(《清修阁稿》卷六)
张品桢,字肖卢,广东南海人。清时诸生。少孤贫力学,尚气节,能文章,博洽多能,通天文地理、岐黄青鸟之术。屡试不第,授徒里中及羊城、香山,卒年八十余。著有《清修阁稿》。
19.澹归碗
张品桢等
澹祖,名今释。在海幢供淘碗之职,十年无间。迨后某门生督学广东,家人命侦祖耗,始知其真已为僧。门生乃跪而问曰:“以师学佛,厨下淘器,毋乃劳苦乎?”祖答曰:“佛本无相,丛林执事各操其一。以余视之,实无苦也。”门生曰:“虽然,其或为贫所逼耳!吾愿与师以金或田,惟师所欲。”祖曰:“安用是!汝既有心,他日回江西,为我制钵数百,以酬余误破之愆可也。”其后门生果制钵数百,上等供佛,下等供僧。此澹归钵之所由来也。历为好事者取去,今下等亦无存矣。噫!物以道贵,不亦宜乎。(《番禺河南小志》卷九)
同治七年(1868),张品桢游海幢寺,见寺内尚存澹归碗。
(张品桢《清修阁稿》卷七)
清末民初诗人易顺鼎《岭南集·哭庵丁戊诗》云:“澹归钵已无寻处,万物从来总劫灰。”1940年春,中国文化协进会搜集广东文物于香港举办展览会,展品达2000多件,其中有“释澹归海幢寺瓷碗”,潘煕藏。1941年6月编印出版的《广东文物》一书,342号图片为“澹归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