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十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十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3 10:34:00 * 浏览: 15
修建六榕
大乱而大治,否极而泰来。
1976年10月,罪恶滔天、害党乱国的“四人帮”终于被粉碎了!惨无人道、天怨人怒的“文革”终于结束了!罪魁祸首终于被押上历史审判台,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中华民族有救了,亿万生灵有救了,梵宇有救了!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宣告了解放思想、落实政策、改革开放时代的开始。
1979年3月,春回南粤,万物复苏。广州市六榕寺历经大浩劫之后,终于苦尽甘来,被市政府宗教管理部门批准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了!
6月30日,法师接上级通知,在工厂办理了退休手续,然后回归六榕寺。
他一返寺内,所做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用剪刀,把头发全部剃掉,再次“圆顶方袍现僧相”。这时,离他上次被迫蓄发已整整七年了。心中乐滋滋,连走路也轻松了许多。虽已是花甲之年,却似风华正茂。
7月2日,法师接到通知,与数十名原来的出家人,即羊城佛门劫后幸存者,一起高高兴兴到达广州市侨联办公厅,参加市宗教界大会。会上市委统战部领导人宣读中央文件,决定开始拨乱反正,落实党的宗教自由政策。
佛教的严冬已经过去,春天来了!
接着,师被任命为广州市佛教协会会计。当时,市佛协、市道教协会,都置设于六榕寺内办公(市道教协会早已搬出,而市佛协至今仍在寺内办公)。
六榕寺,时住四僧,被戏称为“四大金刚”,即当家云峰,知客新成,和历经磨难而道心依存、刚刚从俗乡归来的常住定然、广明。而原住持觉澄,在“文革”中受遣返浙江俗乡之后,已经示寂。
觉澄法师(1891—1971.5.15)。俗姓名蔡道登,浙江温州瑞安人,少就读,后考入杭州农业专科学校,1912年至1914年,从事农牧研究工作。1915年4月,大病初愈,即赴上海清凉寺出家。后到南京宝华山受具。在宁波学习天台宗教义两年,曾到杭州净慧寺、扬州高 寺、镇江金山寺修习禅定。应邀到福建鼓山佛学院开讲《教观纲宗》,后到南京狮子岭和瑞安仙岩寺任住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重回上海清凉寺。1935年南来韶关南华寺,亲近高僧虚云,任职首座。为佛教刊物《菩提林谈佛录》撰文,弘扬佛学。1936年应宽定尼师请,莅临广州太平莲社讲《阿弥陀经》。1938年应瑞光(宽纯)、戒理尼师等邀请,到香港大屿山法华院讲《法华经》。1947年回俗乡仙岩寺任住持,直至解放。1949年前后,北僧南迁者众,他因有与虚公前缘,遂在1951年夏,往粤北云门山大觉寺投奔虚公,秋偕本智法师到广州六榕寺。1953年5月,与姚雨平居士同赴京参加中国佛协成立大会,被选为理事。8月广州市佛协成立,任一、二届副会长。1962年6月任六榕寺住持,为市首届政协委员和市第五、六届人民代表。1956年5月主持油印《六榕史料》并作序,于今仍属珍贵。12月在六榕寺主持一连三天的法会,受三皈五戒的教徒460多人。1956年至1958年,在寺先后开讲《法华经》、《阿弥陀经》和《金刚经》。1966年10月,受“文革”冲击,黯然回俗乡,4年多后圆寂,终年八旬有一。
广明法师(1914—1997.7.6)。生于福建古田县罗峰村农家,俗姓名黄承叶。22岁到福州鼓山涌泉寺礼盛慧剃度,3年后受戒,后到鼓山佛学院、厦门闽南佛学院就读。1945年秋到广东南华寺挂单月余,即到广州六榕寺长住。1949年至1951年冬,与两僧、四居士义务担任大雄小学教员。1956年被选送中国佛学院学习两年,成为首届毕业生。“文革”中遭遣俗乡,1979年返六榕寺,后任知客、监院,被选为市第四、五届佛协副会长,第六至八届市政协委员,省佛协理事。1991年春任广州大佛寺住持,经5年多奋斗完成首期重修、重建工程。1997年7月6日示寂,终年84岁,13日追思会上由新成法师致悼词。云峰诗僧作冠首挽联曰:
广开觉路重建禅门功不朽
明照尘寰虔修净土德长存
起初,各位僧人自煮素食。数月后,雇请一位居士为众僧煮食。
1980年、1984年,新成法师当选为越秀区七、八届人大代表,1983年、1993年又当选为广州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1998年、2002年1月又当选为省第八届政协委员、第九届省政协常委兼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出家人也可参政议政,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是中国恢复信仰自由、落实宗教政策的体现。
当时,在光孝寺还被文化部门占用的情况下,六榕寺成为广州佛教的中心、各地佛教徒进穗的“总接待站”;参观者众多,仅1984年至1985年就有113万多人。 
1982年12月2日至6日,广东省佛教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六榕寺召开,正式成立省佛教协会,选举云峰为会长,惟因、智诚为副会长,会址设在六榕寺(1986年12月迁址于附近光孝寺至今)。
1986年9月24日至26日,省佛协第二届代表大会也在六榕寺举行。
会前一天上午,新成法师正在客堂埋头看来宾住宿安排表,忽然,耳后传来宏亮熟悉的俗乡潮汕口音:
“新成法师,阿弥陀佛!”
新成法师回头一看,原来是才貌双全、身材魁梧的汕头市佛协会长定持法师,乘飞机抵穗,前来会务处签到。他不禁立即迎上前去,笑呵呵合掌和南问讯,恭请他到寮房内,冲饮潮汕工夫茶,亲切攀谈。
定持法师(1921.12.5—1999.7.15)。广东南澳县云澳镇澳前乡人,渔家之子,小学毕业,16岁到岛上屏山岩礼纯鉴法师剃度,18岁受戒于南京宝华山妙柔大和尚座下。毕业于青岛湛山寺佛教学校、上海圆明讲堂(兼当圆瑛大师文书)。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文革”中1967年被批斗后遣送陆丰县“劳动改造”,一生受过五次非法囚禁,历尽坎坷。改革开放之后,筹集1000万元重建南澳岛屏山岩、云深古寺。才华卓著,善于讲经、楷书、诗联、中医、舞太极剑,有诗集《行脚吟》(一、二集)流世,棒喝峻利,机锋纵横,大受赵朴初会长赏识。应邀赴法、新、泰、尼诸国讲经。历任潮州开元寺、浙江雪窦寺、香港大屿山莲池寺、广东陆丰定光寺四寺方丈,汕头市佛协会长、市政协常委、省佛协副会长、省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常务理事等,是现代闻名于海内外的诗僧、法师。原广东省佛协会长云峰撰挽联赞之:
德范长存专究楞严阐扬教义能济世行医度生离苦
悲师永 深怀道谊奉读诗篇感佛门冷落痛失高贤
在新成法师寮房内,长相似毛泽东、脸圆额大的定持法师说:“我没啥礼物供养你,只送两样俗乡南澳岛特产让你品尝。”说着,从行李袋内,取出两包紫菜(用薄膜纸包封)、一瓮“破布树籽”(煮熟而咸,味可口),奉敬给新师。
“你这么客气,以前已送来品尝了。你和定因、慧原法师一样,都是善知识、吾潮高僧,而我肚内倒无墨汁,是惭愧僧,我应供养你这诗僧才对呀!”新师对这位比自己少两岁的道友分外钦佩,连声赞叹。
“你在广州口碑很好,出家与在家徒弟一大群,是弥勒佛,是福僧,大慈大悲啊!”性格幽默的诗僧诙谐地说。
两师用潮汕俗乡话语,边饮工夫茶,边谈笑风生,畅叙一番。
三天后,即9月26日,两师同样首次被选为省佛协副会长。越春2月21日至23日同样上京出席中国佛协第五届代表大会,同样被选为常务理事。真是因缘殊胜。
在六榕寺,新成法师热情好客,不顾劳累,迎来送往,接待过一批又一批的海内外来宾,互为交流,增进佛谊,共振正法。
1985年春日,久雨转晴,朝阳初照。
晨光中,在六榕寺大门口,年过花甲的新成法师,率领两序大众,排成两行,在恭候一批重要来客,上海市佛协代表团莅寺礼佛。该团为首的是当代高僧———中国佛协副会长、上海市龙华寺等名刹方丈明旸大和尚。
释明晹法师(1916—2002)。法名日新,俗姓名陈心涛,号俊豪,出生于福建福州市。少年礼圆瑛大师削发,1933年到上海圆明讲堂任监院。1937年“七七事变”,随师父组织僧侣救护队抗日,任中国佛教会灾区救护团秘书兼总联络。“八·一三”沪战时,赴吴淞战场救伤员。1937、1938年两次随师远涉南洋,募得巨款回国作抗战资金。1939年遭日寇宪兵逮捕逼供,视死如归,据理辩驳,终得获释,誉满中华。在1957年“反右”和“文革”十年中受到冲击。1979年后,重修扩建圆明讲堂,恢复圆瑛纪念堂,主编《圆瑛法汇》,著《佛法概论》,《明 诗选》,出访美、新(加坡)、日、韩、马、泰、德等国和台港澳,也多次来粤东潮汕、广州弘法。历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协副会长、上海佛协会长、龙华古寺方丈等,善于讲经、诗联、书法,爱国爱教、弘法利生贡献甚大,闻名世界。
“明旸大和尚来啦!”专门走至较远之处迎候的耀智法师,一见街巷那边走来一群身装黄色袈裟的僧人,就大声喊出了预告。站在寺门口迎宾的两序僧众,伫立整肃,双手合掌,恭候大驾光临。
明旸大和尚,这位历经沧桑、年过古稀的长老,体格魁梧,面容慈祥,身穿灰色袈裟,胸挂念珠,迈着矫健步伐,领队走来了。
“顶礼明旸大和尚!”新成法师站在两序中间前头,一见他走近前来,马上下跪叩头恭迎。新师对诸山长老,皆十分恭敬,相遇总是顶礼。
明旸大和尚迅即上前回礼,弯下腰去,连忙说:“新成法师免礼,起来起来。”然后,跟随新师,引领全团,在两序夹道欢迎中,大步走进六榕寺。
明旸大和尚一行,先到客堂,饮茶欢谈。再到大殿礼佛,徜徉于各堂阁,四处观瞻,浏览匾联碑刻。还登上名胜花塔,俯瞰欣赏“南国花城”市容。
“新成法师,我在上海,久闻广州六榕寺大名。今天来访,寺院果然雄伟壮观,飞檐翘角,琉璃泛彩,花塔高耸,文物众多。这百粤名刹,真是名不虚传,你们重兴有功啊!”明旸大师连声称赞。
“远远不上大师您,一呼百应,短短数年就重兴了上海龙华寺诸名刹!”新成法师谦逊地说。
“你们广东,濒临港澳台,华侨众多,如今又辟有经济特区,得改革开放之先,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从广州到潮汕,丛林纷纷恢复,殿堂不断扩建,香火日益兴旺,在全国佛教复兴中处于领先地位,真令人羡慕。我们上海佛教落后了,应向你们‘老大哥’学习啊!”明旸大和尚感触尤深地说。
1983年4月,六榕寺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汉族地区重点保护寺院之一。市政府拨来修建款20万元。海内外善信踊跃捐款。云峰之师弟、住在美国纽约的妙峰法师,带动弟子们乐捐20多万元,支持古刹之开放与修建。
六榕寺方丈云峰,委托监院新成法师主抓修寺。1982年重建大雄宝殿,1983年建法堂、创友谊殿(也称泰佛殿),1984年建后斋堂,1985年改建观音殿,1986年末由新成法师主持仪式动工重建功德堂。
在主抓修建工程中,新师在资金缺乏情况下,为用较少的钱建较多的殿宇,便在与工程队制订工程合同时,把殿前埕面的大石板的铺设工程,定为由寺僧自当苦力,以节省开支。
夏季,赤日炎炎,炙烤大地。为加快建设速度,师虽年过花甲,仍老当益壮,顶着炎热,带头与寺僧及热诚居士,两人为一组,扛起一块又一块沉重的石板,汗如雨下,吃力地走到土埕上,安放下去,再由工人操作排列整齐有序。
工人见法师一把年纪,仍夜以继日,精神抖擞,扛石板不歇息,分外佩服,不禁赞叹说:“真是佛门的老黄忠啊!”
师不仅出苦力而省了钱,更可贵可敬的,是非常注重建筑的质量,一丝不苟。
每天,他都起早摸黑,不怕疲劳,亲临工地,观察各种建筑材料的质地、搭配,监督工人们的劳作。他注意是否符合设计的要求、合同的规定,一有偏差,就毫不客气地立即据理制止、纠正,防止出现“豆腐渣”工程。
1983年7月,法堂正在紧张施工中。
时值盛夏,骄阳似火,日间气温高达摄氏38度,使整个广州市区热似焖笼。尽管因白天气温过高,怕工人们吃不消,施工改在黄昏至深夜进行,可是火辣辣的太阳西沉之后,余热难消,路面依然热浪滚滚,暑气逼人。
这天傍晚,法师照例不顾高温,汗流浃背,走至工地巡查。来到工人们搅拌打筑材料的工场,他弯下腰去,细看工人们所用的碎石、沙、钢筋、水泥原料。他拿起未搅拌水和水泥的碎石,仔细端详,发现碎石质地松脆。这种碎石,来源于大块松脆之石头,人工挥捶击碎而来,因石松而易击碎,赚钱就快,承建公司购之比用坚硬之石所敲碎者价钱便宜得多,但用来渗搅成混合料去打筑,会导致墙体、层面易于变形损坏,承建公司是省钱得利,而房宇主人却吃大亏了。
师发现劣质的碎石后,满脸不高兴,立即制止,并找来工头,说:“须知‘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你们采用松脆碎石,虽然贵方减轻成本,但碎石不坚硬而打筑造成将来墙体易坏。兴建这座法堂,建筑费皆来自广大施主钱银,这样做对得起众施主吗?阿弥陀佛!”说得工头连忙道歉,认错赔不是,说:“法师,对不起,你说得在理,是我督促检查不够所造成,我们改正!”
同年,法堂建成了。第二年,师又发现堂顶所盖的黄色琉璃瓦,有若干已暴裂。他找来建筑行家,现场观察,研究分析原因。行家说:“这琉璃瓦,有高、中、低档之分。这法堂的琉璃瓦,属于中档,故才会一年后就出现暴裂。若用高档的琉璃瓦,就不会这样。”
于是,法师又找来承建单位头目,让其目睹堂顶,然后交涉说:“六榕寺的法堂,是佛门庄严场所,哪能盖上会暴裂的琉璃瓦?这有损佛堂庄严。按合同是应该采用上等的琉璃瓦,怎可以次充好?你们既然违约,造成不良效果,理应负责把堂顶拆掉,全部换成上等的琉璃瓦!”
在事实面前,承建方只得返工,使法堂从上到下,保持了高质庄严之貌。
法师在主抓建寺,日夜到工地监督质量同时,还呕心沥血,进行一场说理的抗争,讨回被占用的寺内建筑物和土地。
1986年,法师以人民代表的名义,在《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建议、批评和意见专用纸》上,郑重地填写如下:
代表姓名:释新成 工作单位:六榕寺 选区:东山区  通讯地址:六榕街六榕寺  
事由:要求市委督促市文化局认真解决六榕寺遗留问题
内容:六榕寺是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全国重点开放寺庙之一,花塔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又是国内外宾客游览参观的名胜古迹,是祖国南大门的唯一佛教活动场所(此指当时广州仅六榕寺开放)。“文革”期间,六榕寺遭到严重破坏。全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来参观时说:“六榕寺已被弄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近年来,人民政府为了落实宗教政策,维护名胜古迹,曾拨款40多万元,和各界人士的捐助,维修六榕寺和花塔,修建大殿和说法堂,两年来共接待了国内外宾客参观礼佛人数计有113万多人次。通过接待工作,宣传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加强联系,增进友谊,影响良好。但遗憾的是,港澳同胞每次问及落实政策,房屋交还寺庙,为何文管处大楼还不迁出?我们感到无话以对。事实上1982年7月,市人民政府穗办(82)223号文件,关于六榕寺交还宗教部门管理的通知,指明“市文管处在寺内建的文物仓库和占住户(十三户)在两年内全部迁出”。1985年1月得到市人大常委和陈副市长的大力支持,去年迁出四户。又财政部门拨款100万元给文管处,为迁建仓库之用。可是又一年了,文管处还未落实场地,殊令人费解。落实政策,不能讨价还价,更不能拖着不办。因此要求市政府领导,督促市文化局认真重视解决六榕寺遗留问题,早日交还仓库房屋,全部迁出职工九户,以维护党和政府的威信。
经过一再说理、反映,蒙市委、市政府、市人大领导人重视,终于在1年后讨回了公道。
历经10余个春秋修葺、重建之六榕寺,总建筑面积逾2000平方米。五羊城名刹焕然一新,殿宇典雅,飞阁流丹,金碧辉煌。那创自梁武帝时的花塔更显挺拔高耸,直刺苍穹,万众瞩目。
古代名联碑刻幸存者得到了保护,又增添了一些新联、匾、刻,使古刹闪耀着星空灿烂般的佛教文化光芒。
寺中方丈云峰诗僧,撰书了四对妙联:
大雄宝殿
三尊妙相现金身梵宇重兴欣睹神州昌盛
九级浮图留古迹法音远播同祈世界和平
观音殿
观化人间施无畏度一切苦厄
音传天下普现身证二谛圆通
大地涌慈云任席群生蒙利益
南天施法雨普滋万有悟菩提
功德堂
功在诚心一句弥陀开觉路
德修净意四时花果供灵堂
那门窗新刷的油漆,散发着刺鼻的味道,但新成法师却感到这味十分清香。那红墙青瓦,琉璃反光,闪闪烁烁,令他越看越喜上眉梢。那重奉的法相庄严的佛陀巨像,盘着双腿高高坐于莲座,微启着一双慧眼,线条分明的嘴角似乎露出笑意,更使他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