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六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六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2 17:46:22 * 浏览: 35
庆云奇遇
住南华寺三四个月后,他去约15公里远的大鉴寺(今韶关市区兴隆街32号)住下。
该寺原名大梵寺,六祖惠能多次在此说法,圆寂后唐宪宗谥其为“大鉴禅师”,赐大梵寺为“大鉴寺”。宋时移至今址重建。民国初,残墙断壁, 1940年虚云及其徒弟、揭阳县人释宽鉴(1902—1959),募资重建,总面积达4600多平方米。抗战时中国佛教会广东分会随省府迁至韶关,会址设在大鉴寺。粤东澄海县人释定根(1915—2003),于1944年在此由住持宽鉴任命为副寺兼知客,后行脚各地丛林参学。
新成师到该寺时,因住持宽鉴受师父虚公所派遣而常去广州市六榕寺,故寺由当家释定因管理。寺中此时仅住定因、新成两师。
定因法师(1918—1995)。法名心悟,饶平县黄冈镇霞饶村人,俗姓名张油祥。幼丧父,仅读4年小学就去牧牛,17岁礼纯忠法师削发于澄海县樟林水仙庵,上有三师兄,下有定根等七师弟。1942年到南华寺受戒,戒师虚公器重他而留寺两年,然后被派住大鉴寺。1947年到上海圆明讲堂读书,越夏考进该堂楞严专宗学院学习8个月。1949年夏赴香港华南学佛院深造,后住港创办圆明、三学两讲堂。聪明好学,善讲经、撰联、书法,出版佛经讲义多部,向潮汕各县市及祖国大陆各地佛门捐款一千多万元巨款,悲愿宏大。是广东籍高僧之一。
在大鉴寺,因两僧皆持戒精严,年纪相近(新成师比定师少一岁),又都是潮汕人,语言相同,习俗相通,故相处十分投契。
过了一两个月,定因法师要去上海圆明讲堂就学,唯缺盘缠。正在发愁之际,恰巧新成比丘与他接到一场佛事,完毕之后,得施主三四个龙银(青纸),便全部赠之作路费。
定师双手合掌,笑容满面,感谢道:“多亏新成师资助,定因将永记友情!”
数十年后两师重逢,定师还谈及此事,多谢新师厚谊。新师也珍惜与定师的佛谊,那在大鉴院相处并不长久的艰苦而愉快时光。他对人说:“定因法师是善知识,聪慧好学,和蔼可亲,善于讲经说法,作狮子吼,又善书法联文,在‘文革’结束后布施大笔善款修建潮汕梵宇,是吾潮当代一位高僧啊!”
定师走后,新成代任当家,独力支撑冗烦琐碎的寺务,主管经忏佛事,迎来送往,终日忙碌。
当时,大鉴寺成为南华寺、云门寺、别传寺及湖南、江西等过往僧人挂单之所。
约1948年5月,也就是他在大鉴寺时,香港一位潮人居士,想请新成法师去香港大屿山法华苑讲堂楼讲经。是否要去正在踌躇之际,他有事到广州六榕寺,遇到寺内当家、宽鉴之徒释灵果(约1919—1970,揭阳县大娘岗人)。
灵果师见到他,十分高兴,鼓动说:“新成师,你来得正好,真是机缘已到。我已卸下六榕寺当家之职,要去肇庆鼎湖山庆云寺,接增秀住持之法,然后远赴安南(今越南),你跟我一起去庆云寺,那里规模宏大,青山绿水,清幽无尘,是修持的好住所,你可住在那里。”
新成法师被他说服得动了心,便随之赴庆云寺看看。
庆云寺在肇庆鼎湖山南麓莲花峰,为岭南四大名刹之一。明崇祯六年(1633)创建,初名“莲花庵”,后称“庆云庵”。崇祯九年(1636)扩建而改今名。明末清初四次大修,有殿房百余间,建筑9000多平方米。光绪十九年(1893)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敕赐“万寿庆云寺”木匾及《龙藏经》、《释迦事迹应化图》并修寺。同治、光绪僧众多达逾千。1922年孙中山莅寺,题赠“众生平等,一切有情”。1963年,鉴真和尚圆寂1200周年纪念委员会拨款在东侧建荣睿纪念碑。荣睿于唐天宝七年(748)元月,与同为日僧普照等,在中国恭请高僧鉴真和尚(688—763)乘船东渡日本弘法,飘风至海南岛,九年(750)春至端州(今肇庆)不幸因病示寂,同时鉴真也双目失明。十二年(753)鉴真终于东渡成功,成为日本律宗创始人。庆云寺在“文革”中惨遭破坏,1979年起复建成荣睿纪念堂,1983年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开放寺院。
赵朴初会长有《调寄浣溪沙·日本入唐留学僧荣睿碑亭》词曰:
磴道行行雨不停,参天林木万山青,心苏影静对碑亭。
千古舍身求法志,弥天绕佛护山云,殷勤接引两邦人。
赵会长还有五律《鼎湖山庆云寺》云:
寺古深林拥,心清胜地游。
候迎劳长老,砥柱念中流。
梦舍千僧镬,人过五比丘。
宗风应未歇,奋迅看从头。
新成师随灵果师到达庆云寺,见那古刹果然气势壮观,殿宇众多,依山而建,林茂泉清,胜似仙境,真是罕见,实在是修持的好去处,便决定住下,不去香港大屿山了。
灵果师在庆云寺很快接了增秀上人之法,数天后就远赴安南,后转柬埔寨西方念佛社。在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执政期间,约1970年清洗庵寺时,他被闯入念佛社的士兵,惨无人道,开冲锋***扫射而中弹殒命,终年约51岁。他是释宽鉴俗家的侄子,年纪与新成师差不多。
他赴安南后,六榕寺当家改由耀空继任,副当家是新成之师叔又光。
当时,新成师便返大鉴寺,佛事交由另一僧人管理,辞别约住两年之古刹,转住庆云寺。
新成师到庆云寺时,住僧三四十人。该寺每年香火最旺时期,是农历三四月与八九月,善男信女云集,热闹非凡,法事频繁,法喜满山。每逢香火期,从各地而来的僧人多达200多人,香客成千人,夜间留住挤睡者数百人,不少香港善信特此包船前来。陆续有人出资办佛事,或拜忏,或延生普佛,或往生普佛,或放焰口,连绵不断,忙得不亦乐乎。
他任行堂之职,即负责为僧人装饭菜。
每逢斋堂开饭,敲板之前,也就是数十位僧人们未进堂时,他就在斋堂内香积厨,把一个又一个的小木桶,各装满干饭(该寺三餐皆干饭),并配勺子,再遮上盖子,然后提到食厅,分别摆在长方形小食桌上面(两小食桌相对,坐四人为一组);再把一个又一个更小的木桶,各装上煮烂熟的黄豆(餐餐如是,因购蔬菜需下山约6公里,而寺山皆石无园可自种蔬菜所致),配勺子遮上盖,又分别提至各小食桌上面。待众僧膳毕,他把饭桶、菜桶全部收来洗净。这种行堂工作,冬春尚不甚劳累,若到夏秋气温高时,香积厨内热气腾腾,令人满身大汗,湿透袈裟,分外难受。但对新成这位自小就当过苦力,历经磨难的年轻比丘来说,仅是小事一桩,从不喊苦,从不叫累,生龙活虎,勤快利索,得到方丈及两序的赞赏。
住下越载,即1949年农历三月,忽有四位潮汕籍僧人,远途跋涉,登山来寺挂单。
原来,这是定然、弘广、弘明(饶平县人,定慧之第三徒弟,后还俗)、弘盛(澄海县樟林人,定慧之第五徒,约1922—1973)四僧,相约从揭阳县慈云寺到广州市六榕寺,本想赴香港青山佛学院读书,却闻学院停办,而六榕寺当时竟住僧数十人,人满为患,就商定移住寺大寮多的庆云寺。四人先乘船,再走六七公里山路,才至群山环绕中的庆云寺。四僧中,新成法师认识弘广法师,因曾同住潮州开元寺。
定然和尚(1915—1997)。潮阳县人,自幼随父到汕头埠卖菜脯,5岁时遇大海潮,父遇难,他大难不死,被潮水漂至沙滩,由潮安县磷溪镇方厝乡方坤林收养,故取名“海潮”。因农家贫寒,仅读数年小学。15岁出家于潮安白云古寺,礼纯林剃度。1949年至庆云寺任香灯,与新成师同寺,越春同至六榕寺,他任知客。虽入空门,却连遭奇冤。先是在“反右”中,被诬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而受“劳教三年”,“文革”中又再被批斗,遣返潮安县方厝乡守竹林。但他道心依存,达观知命,处变不惊,学写律诗,后有《观竹林杂吟》传世。“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初重返六榕寺当知客,1987年任光孝寺首座兼大知客。威望日高,仅广州市皈依弟子多达2万余人。后任新兴县国恩寺、潮州开元寺方丈,捐钵金117万元兴建岭东佛学院教学大楼。又在泰国侨领谢慧如先生捐巨资之下,于潮州创建了中国大陆首座大型泰式佛殿。还历任中国佛协咨议委员、省佛协副会长、岭东佛学院长等。是广东高僧之一。
云峰法师钦佩定然上人,为其《观竹林杂咏》再版写序,他圆寂时为其撰颂祭文、举火荼毗,并作一挽联云:
六榕共住甘苦同尝圣教重兴常勉力
四众有依典型永在悲师何忍竟先行
弘广和尚。1926年农历五月廿五日生于揭阳县渔湖镇彭沟林村,俗姓名林汉坤。幼有善根,4岁随父出家于南澳岛叠石岩,8岁礼澄乐法师削发,读过数年小学。1942年到南华寺受具,留寺当戒师虚云侍者半年。在庆云寺与新成师同住数月后转香港参学,同年(1949)末返揭阳慈云寺,旋到达濠青云寺。1951年春住汕头精舍(先称“香光”,今称“广济”)至今,1997年7月至2002年4月任汕头市佛协会长(后任荣誉会长),1997年1月起任饶平县金光寺住持,后任省佛协副会长(2004年9月起改任顾问)、中国佛协理事等,多次出国访问,为各庵寺重兴、救灾扶贫等共乐捐200多万元,1999年倡印并助刊《潮汕庵寺》巨著于2004年出版。现任福建福清万福寺首座、诏安县碧莲寺和粤东揭东县古山寺方丈等职。
潮人四僧,登上庆云寺,虽时属香火期,可惜因逢战乱,风光不再。以往逾千香客,今仅约百人而已。四僧住约三个月后,湖北成批僧人跑来寺中挂单,人满为患,又听到江山易主,出家人处境危险的谣言,风声鹤唳。四僧经商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便辞别老乡新成法师,离寺分别他去。
新成法师住庆云寺期间的1949年,有一奇遇,就是因为一句玩笑话,而收了一位剃度徒弟,叫释光瑞。这是他所收第一个出家徒弟,其过程颇具戏剧色彩。
话说鼎湖山下有个茶楼,新成法师偶尔路过,会在茶楼歇歇脚,饮杯茶解解渴。
有一天,他路过于此,照例进茶楼歇息。这时,他见茶楼里有个面黄肌瘦的小男孩,在当帮手,忙来忙去。听旁客小声说:“这小孩今年12岁,随母改嫁给茶楼主人,这继父虐待他,横挑鼻子竖挑眼,这孩子好可怜啊!”
又有一天,新成法师再路过而进茶楼喝茶水。那小孩走近前来,师从兜里掏出几粒糖赠之。
旁客见状,就开玩笑说:“小孩,给大师当小徒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孩便问新成师道:“师父,愿意收我为徒吗?”
“可以。”师随口而答,并不当作一回事。
不久后的一天,新成师有事离开庆云寺,走在往广州的山路上,偶遇浑身湿透、神情悲戚的茶楼小男孩,令他分外惊讶。
“小弟呀,去哪里?身上为何湿漉漉?”师问。
小孩满脸愁云,先是沉默,欲言又止,然后吞吞吐吐,潸然泪下,问道:“师父,你说过愿意收我为徒,我真的要出家,你会收下我吗?”
原来,只因他不小心打碎了几个茶碗,继父便丧尽天良,狠狠地揍了这小孩一顿,还把他丢进小溪里。幸得他会泅水,才不会被淹死,拼命游上了岸。上岸后,一身湿淋淋,正想去寺里找师父求出家,不料在此巧遇,是因缘所定。
听完诉说,新成师在心中暗暗叫起苦来。他今在庆云寺任行堂,一介贫僧,哪敢收小孩为徒?如何找钱抚养他?原来那天在茶楼饮茶,说愿收小孩为徒,仅是一句玩笑话。此外,也不知其家人同不同意。
师先带他去茶楼,见见父母。其继父见了竟凶神恶煞般,扬言道:“他不是我的仔,不准再进我家,他的死活我不管!”
师见如此,决定收他为徒,也算度其苦厄吧。不过,自此师再也不敢随便讲玩笑话了。
按庆云寺常住规约,该寺属子孙丛林,故不准许不属于其寺内子孙派系,给他人剃度。故新成师只得在为徒弟落发,取外字“光瑞”,将其先寄在寺附近的精仙祠,后联系并送其到广州市六榕寺住下,又找钱让其上学校读书。
1950年,释光瑞到南华寺受戒。为继续读书,他留发穿俗服。初中起在学校内宿,每逢周日才返住六榕寺。
1962年夏,他高中毕业。两三个月后有一天,新成法师在六榕寺寮房,忽见一字条,写着:“师父,我去香港找亲戚。光瑞。”原来,他跟人偷渡到香港去了。
这可害苦了师父,使新成法师从“反右”被批判到“文革”,说是“怂恿徒弟叛国投敌”。在改革开放、政策放宽之后的1983年,徒弟才首次从港来穗看望恩师,赠祖衣、《佛学大辞典》、照相机等物品。后常常来穗看望恩师。
2004年春节前,他这位住在香港新界天水围天泽村泽星楼,既没住庵寺、没穿袈裟,但又单身、持斋的退休老人,照例怀着虔诚敬师之心,携带礼品,再次从港至穗,来向师父拜年。
恰逢师父去了海南岛南山寺,便暂住海幢寺之中,恭候师回。
正月十一日早斋时候,与他住同室的比丘,见他还在睡懒觉,便叫他起床,没应声,走近摇其身,不会动弹,已不知何时气绝身亡,终年67岁。据医生分析,他原患哮喘病,是睡眠中大喘而透不过气致死。
新成法师惊闻噩耗,返穗处理其后事,委托海幢寺监院释光盛、李顺伟居士具体操办。
在广州殡仪馆火化前,为其穿上僧服,举办有100多名僧尼、居士参加的追思会,由省佛协副会长释耀智主法,灵位入海幢寺内海会塔,魂归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