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五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五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2 17:42:44 * 浏览: 24
受戒南华
1946年10月,冬日可爱,岭南如春。住在潮州开元寺内的新成沙弥,遇到一件大喜事,就是有幸亲仰中国禅宗泰斗虚云大和尚(1840-1959,生平详见下节)慈颜,敬睹主法,恭聆开示。
是年8月,由潮汕军政耆宿香翰屏、刘侯武、翁照垣等发起,在开元寺举行最隆重的佛事,即为期七日的水陆大法会,礼请广东韶关南华寺方丈虚云大师主法。经宽鉴法师(虚公剃度弟子)力劝,虚公应请。潮人饶宗颐先生(1917-健在,现为国际汉学家)撰文登报欢迎。9月底,在宽鉴师和开元寺僧陪同下,虚公携三侍者(其一是意超,今住香港)、秘书释惟因(1914-1990,广东番禺人,1982年升座南华寺方丈)、鸡足山方丈修圆,从广州六榕寺,前来汕头市民族路岭东佛教会。10月2日,由开元寺方丈又智和智诚法师,先引进潮安县灵和寺,皈依其座下者近万人,再移驾开元寺。
释宽鉴(1902-1959.11.19)。法名佛渊。广东省揭阳县新亨墟大良岗村人,俗姓名徐鉴渊,号明安。少从道,长斋不娶,能文事,尝建灵觉精舍于村外,后觉所务皆非究竟,乃于1938年到韶关南华寺虚云长老座下祝发、受具、习禅、供职,先后出任附近大鉴寺、广州六榕寺住持,兴复潮阳县灵泉寺、惠来县百花尖庄严禅寺。1946年9月力劝虚公来潮州开元寺主持水陆法会,令佛风为之大振,12月被推任该寺方丈,翌年7月卸任。后主潮阳县灵山寺,农禅并重,辟“僧伽试验农场”。1956年春主江西靖安县宝峰寺法席,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79年12月改正),越载圆寂,世寿58岁。骨灰塔于灵泉寺东侧。系潮汕籍高僧。徒宏务及孙惟聪和徒宏悟(今惠来县佛协会长)及孙惟铭等,皆能克承宗风。
释智诚(1908-1994.3.19)。俗姓名周文龙、文华,生于江苏泰县北曹村。8岁时被父母送至泰县西方庵,礼能定和尚披剃。1926年到高邮县放生寺天台佛学院就读,两年后在南京宝华山受具,后往各地参学。1933年被太虚大师派至广东潮州开元寺助创岭东佛学院,三年后被附近庵埠灵和寺请任住持至1940年,其中1937年农历二月十九日至1940年农历三月廿九日于灵和寺闭关刺舌血为墨,抄《大方广佛华严经》,81卷70多万字,留下血经瑰宝(今珍藏于潮州开元寺)。1947年9月至翌年4月任潮州开元寺方丈,后住汕头市区圆觉精舍至圆寂。慈悲济世,善书能诗,历任中国佛协理事、广东省佛协副会长、汕头市佛协会长、省政协委员等,曾访泰国。为广东高僧。
10月3日早上,新成沙弥与两序大众,于开元寺大门口,恭迎虚公驾临。
虚公来了。只见这位年已106岁的大师,身材修颀,仅穿布衲长袍、布鞋,两眼微闭,步履稳健,在又智方丈、智诚法师等缁素簇拥下,向开元寺走来。新成沙弥心中感叹道:“貌古神清,气宇超凡,不愧是佛门泰斗!”
两序皆合掌,无比恭敬地把虚公迎进开元寺内歇息。
虚公法驾莅临开元寺,在粤东引起轰动。寺院张灯结彩,佛幡飘扬,梵音悦耳。诸山长老、僧众、居士及各方善信奔走相告,云集于此,日夜诵经礼佛,香烟缭绕。更有善男信女,乃至各界名流,络绎不绝,前来观光瞻礼,盛况空前。这使又智方丈及其侍者新成诸僧,忙于迎来送往,应接不暇,日夜忙碌。
虚公进寺后数天,为众皈依,弟子排长龙,总人数逾万。又应请讲经说法。他早晚及日间数次功课,总是亲率僧众上堂诵经礼佛,甚至深宵也不知疲倦,而三餐却坚持与僧众同进斋堂用膳,不搞特殊。
10月11日,异常隆重、持续七天的水陆大法会宣告开始。
虚公德高望重,主持法会,号令庄严。内坛和外面大坛,华严坛、法华坛、净土坛、楞严坛,所有各坛场仪规严肃。设斋诵经,礼忏施食,上堂说法,一切法事顺利展开,超度在抗战中为国捐躯及殉难者亡灵,普利人天,祈祷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揭阳县慈云寺住持弘广,有事至潮,逢公莅寺,遂进寺拜会。虚公一见戒子、原侍者到来,分外高兴,特邀之为法会四名侍者之一。
法会最后一天晚上送圣,场面特别感人。
其时,钟鼓齐鸣,百僧列队,提灯扶炉,似长龙走出开元寺,沿太平路直往南门外。沿途鼓乐喧天,观众如潮,万人空巷。虚公由两童子徒儿手提幡灯傍护徐行,围观甚众。虔诚善信,总要挤到虚公身边跪地顶礼,即使只摸到其袍衲也心愿足矣。因此,队伍前行甚慢,两个多小时后才抵达青龙庙附近的韩江堤旁。顿时,人山人海,鼓乐大鸣,四众奉送诸佛、菩萨、声闻、缘觉众圣升空,把送圣船、疏折、纸钱焚化于沙滩。至此功德圆满。
法会之盛,叹为观止。又智方丈及新成沙弥众僧,皆大欢喜。
翌晨,虚公顾不上休息,就应请为在暂于开元寺内复课的省立金中临时篷棚礼堂,为金中高中学生、韩师代表、各界名流共数百人,讲演《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连香韩屏等潮汕专署、潮安县府长官也来恭听,座无虚席。
心经只有265字,但文义难解,经虚公讲演,慧原法师翻译,令听众听懂。虚公从早上8时多讲至正午,又从下午1时多说到黄昏,中间没有休息,没有离席,没有喝一口水,用浓重的湘腔、洪亮地宣讲妙法,阐幽发微,大弘玄义,听众咸赞稀有。事后,其讲话记录稿于报上连载,令众耽禅悦。
名诗人石铭吾作《开元寺听虚云上人讲经》七律云:
今我有尘那洗沐,问师何处导光明?
落花流水皆禅味,微笑妙言亦世情。
经到解时便成着,心无住处自能生。
东坡曾向曹溪去,徒博后来居士名。
虚公则作《潮州金山学校讲心经众学生请题偈》曰:
般若不属有无信,万象森罗一体团。
动止不昧当前鉴,迥出中流两岸边。
溪声说法听者众,猿鸟唱和玄中玄。
触处逍遥触处是,桥头湘子亦灵源。
讲完心经后,翌晨虚公带着随行者,手掖小布包,静悄悄从寺内走廊僻处迈出大门,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寺而去,令包括金中师生在内的各方欢送人群空来一场。
虚公偕侍者离寺之后,乘车至汕头市岭东佛教会。两天后,由弘广比丘先代揭阳县佛协会,向虚公请求,再由原县长、周颐居士代表县佛协,专程赴汕面请,遂使虚公顾不得休息,于凌晨乘船赴揭阳双峰寺,午饭后为数千信众办皈依仪式,再到西门一中学内为县府官员和大众开示,下午4时乘船返汕,越日从海路赴香港。
新成沙弥参加由虚公主持的水陆大法会后,至此终于初步懂得了佛事中的主要仪式,即朝暮课诵、放生、普佛(分延生普佛即俗称“消灾”、往生普佛即俗称“超度”、为诸佛菩萨诞祝圣普佛三种)、拜忏(礼佛为人忏悔,俗称“拜忏”,也称“礼忏”)、佛七(在诸佛、菩萨诞日之前6天起共7天,为度众生、求生净土,念诵诸佛、菩萨圣号及其经、咒,俗称“打佛七”)、瑜伽焰口、水陆道场的仪规。上述是出家人的“基本功”。
韩山回青,韩江返暖。
越载(1947年)暮春三月,到处生机勃勃。住在潮州开元寺内的新成、宏生,和住在潮属其它庵寺的弘盛、弘希、又旋、定浩、定月、澄源(1878-1960,南澳岛人)等沙弥,及沙弥尼宽明(1906—1997,虚云大师之徒弟,今汕头市达濠人)等,共27位潮汕僧尼,相约一起,前往禅宗六祖、唐朝惠能弘扬禅宗的大道场———粤北韶关曲江县南华寺受戒。
出家人除了拜师剃度外,还要受戒,这是续佛慧命的大事。出家人未受戒者,男人称“沙弥”,女人称“沙弥尼”,受了戒才可称“比丘”、“比丘尼”。佛门有“一戒二法三剃度”之说,谓第一是传戒师,第二是传法师(即传某法脉之师),第三是剃度师,戒师为三师之首,其重要性也由此可知。
戒者,防禁身心之过者,是一切善法的梯橙。《璎珞本业经》曰:“一切众生,初入三宝海,以信为本;住在佛家,以戒为本。”《遗教经》云:“佛陀在世,以佛为师。佛灭度后,以戒为师。”《华严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应当具足持净戒。若能坚持于净戒,则为如来所赞叹。”《楞严经》云:“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生慧。”莫不称戒律重要。由此可知,戒为三学之首,成佛之基,正法之命,僧侣之师,是诸佛慈悲济世、智慧度生之慈航,是众生离苦得乐、超凡入圣之大道也。有一副妙联,概括戒之重要,云:
戒是无上菩提本
佛为一切智慧灯
自从佛陀灭度后,优婆离尊者结集律藏。传至百年后,优婆 多尊者五弟子分律藏为五部;四分律、五分律、僧祗律、十诵律、善见律。三国时,魏齐王嘉平年间(250—254)西天竺僧昙摩迦罗律师来洛阳,制订授戒法。六朝时,宋文帝元嘉十一年(434),梵僧求那钵罗律师于南林寺建立戒坛,为僧尼授戒。唐代麟德二年(665),道宣律师在陕西终南山净业寺宏传四分律,为我国南山宗始祖。明末南京古林寺慧云古馨律师中兴南山宗。清初,三昧寂光律师于宝华山,继续宏传四分律见月,读体律师因作《传戒正范》,为海内外各国各地区传戒范本,持续至今。
当时从潮汕到粤北南华寺,交通不便,故新成等戒子,需从海路到香港,再转道坐火车直达韶关。
戒子们先到潮州开元寺集中,然后由退居方丈又智领众乘车到汕头市,在岭东佛教会歇息。下午约3时,再加上开元寺退居方丈宽鉴,与又智方丈两位长老为领队,带众戒子从汕头港坐上“太古”船,经过一昼夜的海上航行,至越日下午约3时,驶近了香港码头。
可是,时逢大海退潮,水太浅,“太古”船不能驶靠岸去,大家只得改乘驳船,驶近岸边才登陆。
众人上岸后,兴高采烈。经过一昼夜海途颠簸,晕头晕脑,今登上日思夜想的香港,如释重负,众青年僧尼笑语声喧。
大家神情兴奋,在两位长老引领下,背着沉重的行李,一起前往宽鉴法师的在家弟子、潮安县浮洋市塘东乡人方映秋老板,所开设的“丰昌顺布行”安歇。
越早,大家外出览赏香港风光。他们走到跑马地东莲觉苑,参观礼佛。这是有名的何东爵士及其夫人莲觉捐建的佛堂,风貌似祖国大陆寺庵,古色古香。内奉三尊玉佛,法相庄严,令人肃然起敬。
在香港歇息两夜后,第三天早上,大家高高兴兴地从港坐火车,直达广东省韶关的马坝。然后步行8.5公里路,一个多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曲江县南华寺,赶上佛诞日四月初八起,受三坛大戒(共53天)。
南华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创建于南朝梁武帝天监元年(502),位于曹溪(因三国魏武之后曹叔良避居此地,以其姓得名)北岸,背靠宝林山麓,峰奇景幽。南北朝中兴二年(502),印度高僧智药三藏,率徒航海东渡,前往中国五台山。初至登岸广州,途经曹溪,叹曰:“宛如西天宝林山也”,谓其徒云:“可于此山建一梵刹,一百七十年后,当有无上法宝于此演化,得道者如林,宜号宝林。”韶州牧侯敬中将此言具奏于朝,上可其请,并敕额“宝林寺”。两年后建成,至隋末荒废。唐高宗仪凤二年(677),六祖惠能驻锡曹溪,中兴之,开创南宗禅法。唐万岁通天元年(696),女皇武则天赐六祖“千佛袈裟,水晶钵盂”。中宗神龙元年(705),帝遣使赐物,赐改寺名为“中兴寺”,越三载赐改为“法泉寺”。宋初毁于兵火。宋太祖开宝元年(968),修复全寺,赐名“南华禅寺”,沿称至今。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高僧憨山禅师大力中兴之,寺风日盛。历代兴废交替。1933年春,粤北绥靖主任、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发起重修,翌年礼请禅宗泰斗虚云,移锡主持修建。虚公历时10年,重建巨刹告竣。此后每年举行传戒大典,戒子总共数千。寺为完整古建筑群,建筑面积逾万平方米,恢伟庄严,绿林簇拥,青峦拱背,草埕呈前。“文革”中部分遭破坏,1982年方丈惟因(1914.2.5-1990.5.7)锐意复兴,更得高足传正(1944年生,惠来县人林氏,1999年起任方丈)协力。传正方丈整顿道风,重修拓建,复办佛学院,创刊《曹溪》,并重修寺志。2002年11月10日,隆重举行建寺1500周年大庆,海内外参典者10万余众,史所未有,由传正大和尚主编《南华盛典·祖印重光》大型画册以记其胜。寺内珍贵文物有六祖真身坐像、武则天圣旨、北宋木雕五百罗汉像等,不胜枚举,堪称“佛教文化宝库”。1983年2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莅寺视察。
这次南华寺传授三坛大戒,按例请有三师即传戒大和尚及羯磨阿门者黎、教授阿门者黎和七证即尊证阿门者黎7位,另有开导阿门者黎、训导阿门者黎、引礼阿门者黎、引赞阿门者黎。
传戒大和尚,是新成沙弥于去冬在潮州开元寺水陆法会时所识荆鼎鼎大名的南华寺方丈虚云,真是因缘殊胜。
释虚云(1840—1959.9.12)。俗家湖南湘乡萧姓,父玉堂为福建泉州府幕宾,道光二十七年(1840)诞师于府署。少不茹荤,喜见三宝。咸丰六年(1856)17岁,父母强之成婚。19岁往福州鼓山涌泉寺依释常开削发,取法名“古岩”,又名“演彻”,字“德清”,后因同于憨山大师法讳,故改为“虚云”。翌年礼妙莲受戒,在山劳役有年。旋朝礼名山巨刹,遍谒大德,参究遂悟。同治三年(1864),慕名而至江苏宜兴县显亲禅寺,当方丈、粤东南澳岛人仁智(1813—1902)侍者,参禅学道。他作《宜兴县显亲寺仁智和尚真赞》云:
“者老风颠,不落正偏。入尘垂手,脑后著拳。换骨抽肠,扫去帘纤。隔江招扇云里仙,直上祖图光大千。咦,欲识此翁真面目,鹧鸪啼彻百花鲜。”
光绪三十年(1904),师重兴云南宾川县鸡足山钵盂峰迎祥寺,越二年钦赐《大藏经》、紫衣、锡杖等和“佛慈洪法大师”称号、加寺额“护国祝圣禅寺”。1913年孙中山总理、梁启超先生各有赠匾。1923年复昆明古华亭寺(后改名云栖寺)。1929年春,迁主鼓山寺法席。1934年应邀迁主南华寺,砥砺梵众,诸方仰为禅宗泰斗。10年后兴乳源县云门山大觉寺。1946年10月2日至20日,受请莅潮州开元寺弘法并主持水陆道场。1953年6月,任中国佛协名誉会长。越载重兴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寺。一生兴寺甚多,所居官民皈崇极盛,法缘之广叹未曾有。1958年含冤被列为“右派”。1959年10月13日(农历九月十二日)示寂,世寿120岁,荼毗得白舍利百余粒,骨灰安奉于云门山海会塔。有《语录》、《开示录》行世。
虚公实在与潮汕佛缘深厚。除了于南澳岛人仁智和尚座下领悟、1946年冬莅潮汕弘法之外,还为潮汕人释宽鉴、释宽明(尼师)削发,又在1930年至1947年共5次,为潮汕人释纯果、澄澜、妙理(尼师)、龙果、宏参、弘广、心净、定因、定根、弘慈、惟真(尼师)、惟应(尼师)、新成、宏生、弘盛、弘希、又旋、定浩、定月、澄源、宽明(尼师)等共逾60人传戒。
农历四月初八日,一个所有佛教徒都牢牢记住的圣日———教主释迦牟尼佛的圣诞。这天早上,南华寺庄严的钟声响了,洪亮悠扬,在青山回荡,在成群结队的戒子们心中回荡。
新成沙弥,与499位戒子,同样穿着灰黑色的僧袍,严肃静默,在引礼师的前导下,秩序井然,走进南华寺那雄伟高大的大雄宝殿内,开始了长达53天的受戒历程。
大殿里,高坐于莲座上方的三如来: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今天显得分外庄严,用慈祥、睿智的目光,注视着座下这一大群年轻的戒子。
此际,这一大群来自广东内外,语言各异,而心往一处想的莘莘学子,共同沉浸在一种圣洁、超然的法海之中。
此际,新成沙弥的心内分外激动,无法平静。这是他盼望已久而已经到来的庄严时刻,这是他出家之后所接受的严格受训的关键日子,这是他在事佛征途上迈出的又一次的重要步伐。
戒期在循序渐进。
首先,由引礼师为戒子们讲述最初的规矩和常规礼仪,接着分配三衣袈裟和戒钵、坐具,按班排序,每三人一组登上戒坛。教授师分别为戒子们演说《四分律》中250条戒律。当所有戒条全部讲说完毕之后,戒子们在三尊如来佛坐像下庄严宣誓:“尔今得戒,将终身奉持,尽形寿而不渝!” 
他这次受戒,同戒者多达五百之众,故被人戏称为“五百罗汉戒”。
在持续、紧张、疲劳的53天中,他吃大苦耐大劳,圆满地受完三坛大戒: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其中重要的有十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涂饰香 、不视听歌舞、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不蓄金银财宝。
他庆幸能获虚公当传戒大和尚,恭听开示,如饮甘露。
虚公那浑厚凝重的湘腔声音,向全体戒子们郑重宣告:“汝等今具已得清净戒体,从此以往,汝等不再是预习沙弥,而是一个真正的得戒比丘,是一位修因中的菩萨,七位德高望重的尊证师可为汝等作证。汝等今后,一切言行,需以戒为师,依戒而行!”其声如雷贯耳,震撼人心。
“以戒为师,依戒而行!”新成比丘反复重温开示,牢牢铭记胸中。
戒毕,像众戒子一样,他接到由虚公所盖章确认的“毕业证书”———《戒牒》。
它印在高约1.2米、宽约0.6米的一张大纸上(今为一小张),内容大概如下:
“佛陀住世,以佛为师;佛灭度后,以戒为师。防非止恶,戒为根本;转凡成圣,戒乃舟航。故《华严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应当具足持净戒;若能坚持于净戒,是则如来所赞叹。’为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乃于民国三十六年(1947)四月初八日(填写),在广东韶关南华禅寺(填写),谨遵佛制,严净道场,敬聘十师,传授三坛大戒。
今有求戒弟子,法名觉就(填写),字新成(填写),俗名林成(填写),出生于1919年正月廿六日(填写),在广东饶平县海山岛隆福寺(填写),礼上又下哲师(填写)剃度出家,幸遇胜缘,获登戒品。
汝等既为佛子,当行佛事,护持净戒,精进修学,作如来使,光大法门,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证菩提本,登涅 城。
得戒大和尚:虚云(盖章)
羯摩阿门者黎:  (盖章) 
教授阿门者黎: (盖章)
尊证阿门者黎:(7位盖章)
佛历二四九一年 月 日(填写)
民国三十六年 月 日(填写) 颁发
右牒给菩萨比丘觉就(填写)佩执”
自此,新成由沙弥“升格”为比丘了,心中充满了法喜!眼前充满了光明!
他想,这是继落发之后,在事佛征途上所迈出的第二大步,而往后的路更长更艰苦。受戒只是一种严格接受各种纪律训练的仪式,最要紧的是要从信念上真正“以戒为师,依戒而行”,时时处处以生命去维护每一条戒律的严肃性、纯洁性,依戒为僧。
戒会结束后,各人在《同戒录》上签名,然后打起包袱,告别南华寺回去。
新成比丘被虚公留寺常住,后往粤北、羊城等地弘法,自此没回潮汕庵寺常住。
他先在南华寺内斋堂当厨工,后当副寺。
当时,南华寺内,有潮籍僧人十余人常住。因乡音相通,新成比丘与他们感情融洽,虚心请教,进一步学习规矩礼法、教义道理、经忏佛事,领悟千年名刹的家风,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