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四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四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2 17:32:08 * 浏览: 25
披剃隆福
按又哲师父安排,林成居士在开元寺住了一个月,就要随师往东南方向,离开元寺约30多公里远的饶平县海山岛隆福寺,去举行落发为僧的仪式。
这天早斋完毕,春和景明,师徒两人,收拾简单行李,就步履匆匆,离寺向东而去。
行出东门城楼(即广济城楼),若再向前走数十米远,就可直达广济桥(俗称湘子桥)头。这潮州城历史悠久,自东晋建制以来就是粤东名胜,今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包括开元寺、广济桥在内五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朝筑有城门七处:广济门、上水门、竹木门、下水门、南门、安定门、北门,广济门最为壮观,楼置于高大台基上,台基正中辟一高3.62米,宽2.9米的拱门,供人出入,其石刻联曰:
万峰当户立
一水接天来
此时暮春三月,莺飞草长,韩江两岸景色迷人。
“林成呀,大地回春,在过湘子桥之前,趁便带你登上这桥头广济门城楼顶,开开眼界,欣赏韩江春景。”又师说着,引徒沿石阶登上城门楼顶。
林成居士随之伫立楼顶,放眼望去,只见韩江水涨,江面开阔,烟波浩渺,行船如梭,长桥卧江,笔峰似画,便情不自禁地欢叫起来:“师父呀,这韩江山水,实在太美了!”
“是呀。俺所站赏景之处,叫‘东楼观潮’,与开元寺的‘古刹梵唱’,是潮州内八景中的两景哩。”
“哦,‘东楼观潮’,这景名取得妙。”
“你知道这江名为何叫韩江吗?”
“不知,请师父赐教。”
“这韩江全长400多公里,是潮汕最大的河流,在广东省排‘老二’。它原名叫恶溪。唐朝韩愈被贬潮来当刺史,虽仅八个月,但他询民疾苦,驱除鳄害,有著名的《祭鳄鱼文》;关心农桑,修堤筑防,释放奴隶,恢复州学,为民办了不少好事,又与大颠祖师谈道交谊,儒释相处融洽,潮民为纪念他,就把恶溪改名叫为韩江,把东山改叫韩山,江山都姓韩啦!”
师徒说笑着,下楼向湘子桥走去。在桥上,又哲师父继续介绍说:
“这湘子桥,也很出名,广东民谚说:‘到潮不到桥,白白走一场。’它也有涉及韩文公的传说哩。它原名叫广济桥,是700多年前宋朝所建,初为浮桥,由86只巨船连结而成,后被洪水冲垮,经历54年才筑成10座桥墩。后又再筑,形成东、西桥,中间仍以浮舟连结,最后形成‘十八梭船廿四洲(桥墩)’。并在各桥墩上筑起共24座楼台亭阁。清朝时修桥,铸钅生牛两只,分置在东桥第12墩、西桥第8墩,以镇桥御水。道光年间因洪水暴涨作虐,东墩牛坠落江中,故民谣说:
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廿四洲。
廿四楼台廿四样,二只钅生牛一只溜。
因韩文公在潮州出了名,史志又记相传他的侄儿韩湘子,书有‘洪水止此’石碑竖于江畔,而神话中的韩湘子是八仙之一。又因韩愈是治潮好官,人们便把建桥好事的荣誉也加给他,编造了一个神话说:‘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时,侄儿韩湘子合同道友共八仙,与潮州广济和尚比赛造桥,变石头为奔跑的猪羊,鞭使就位。一夜之间,和尚建成西桥称广济桥,八仙建成东桥湘子桥。上报桥名时,因韩湘子不是八仙之首,为谦让延误了时辰,天帝就只批广济为桥名,湘子桥就成为俗名了。’这‘湘子桥’与赵州桥、洛阳桥、芦沟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哩。”
师父这位从10岁至20岁读过大书的儒僧,博古通今,辩才无碍,说得美妙动听,令徒弟入了迷。
两人走过500多米远的湘子桥,师父说:“趁此往隆福寺路过之便,就带你去参观韩文公祠,才去隆福寺吧。”林成居士对此求之不得,拍手叫好。
师徒就走向不远的东山(也称韩山、笔架山)山麓,观赏韩祠。
踏着林荫下的级级石阶,两人登至山腰绿树簇拥的韩祠。
林成仰望,只见门额写着“韩文公之祠”五个浅蓝色隶书大字。这900多年前的宋朝就创建的韩祠,到南宋迁址于此,清末重修至今,墙壁都用水磨青砖所砌,砖块之间只嵌很少的沙灰。他从未见过如此构造,连连称奇。
两人走进前后二进的厅堂,只见后进厅内龛中,摆着韩文公泥塑坐像,神态安祥,英姿勃发。其两旁,是传说中的近侍张千、李万的站像,神情威武。另有韩湘子、陈尧佐、赵德塑像。祠内碑刻琳琅满目,书艺竞秀,其中有宋朝大文豪苏东坡撰书的《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尤显宝贵。
石柱联刻也不少,各展风骚,林成居士见一联写得甚妙,云:
天意起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
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
两人又登上祠后山上,高瞻远瞩。师父指点江山,介绍那潮州外八景:鳄渡秋风、金山古松、北阁佛灯、湘桥春涨、西湖渔筏、龙湫宝塔、凤凰时雨、韩祠橡木(在明朝时该木已失)。
“师父呀,你真是善知识,太感谢你啦。我终日随师在开元寺内礼佛诵经,不识寺外风景,有如井中之蛙。今天顺路赏东门楼、湘子桥、韩祠,在这山上对潮州八景一览无遗,真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啊!”林成居士喜形于色,脱口而出。
“俺潮汕地灵人杰,可惜社会多有天灾兵祸之苦,好风景屡受破坏,俺出家人要为俗间消灾祈福,要报四恩,即报佛恩、报父母恩、报国土恩、报师长恩,你要切切记住啊!”又师谆谆善诱。
“我知。”林成居士听着开示,连连点头,深有感悟。是呀,潮州这么好的景致,但都出现破旧残损,游客也寥寥无几,都是时境艰危所致。我削发之后,一定要肩荷如来重担,祈祷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消灾迎福,一定要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啊!
师徒赶紧走路,向东南朝着饶平县海山岛方向而去。幸得时非夏秋,天气不热,步行不甚辛苦。
两人自清晨五时半就吃早斋,然后立即起步,因游历而耽搁了一些时间,尤其是山路崎岖,故行至海山岛对岸的氵井洲镇时,已是正午,便按计划先到永福寺歇息、吃午饭,然后再乘舟渡海登岛,去隆福寺。
永福寺是在宋代由隆福寺僧人,带香火渡海至此所创建,故两寺关系密切,被誉为“瀛蓬双福寺”(氵井洲古有“瀛洲”之誉,海山岛又有“蓬莱”之称),声名远播。永福寺于1950年起被改为小学、中学,至1991年起十年间,由住持释光辉带着剃度师父、灵山寺方丈新曦励其志的手书“龙虎精神,风云气象”风尘仆仆,进住荒野,搭寮以居,历经艰辛,终于募资3500万元之巨款,移址重建一新(并筑释迦牟尼佛、根造上师、新曦方丈舍利塔三座),其规模壮观为潮汕所罕见。
师徒走进寺内,口渴肚饿,十分难受,先到客堂找开水喝,皆连饮数碗。听知住持、又哲之剃度师根源法师没有外出,又师赶忙带林成居士,前去向他老人顶礼。
根源老和尚,见这未来徒孙,身材魁伟,气宇轩昂,十分高兴,笑着说:“这小伙子一表人才,将来定会成大器,当高僧啊!”
知客师很快在香积厨内,煮熟稀饭、地瓜,热情招待师徒用餐。
午后约二时,师徒前往海边渡头,花钱雇渔夫划着竹排过渡。为不使鞋袜被浸湿,师徒皆脱掉了僧鞋、袜,各坐在竹排中段两侧的略浸海水的矮椅上。站在竹排中间,身穿薯莨衫、脸呈紫铜色、体格粗犷的渔夫,两脚分立前后,身体一下一下驰前,以粗壮的双臂,反复有力地挥动双手所执掌的两片轻轻薄薄的木桨,斩波劈浪,让飘浮海面上的小小竹排前进。顺风顺流,半个多小时后,到达彼岸,把两人送到相距1公里多远的海山岛。上岸后,两人再重穿僧鞋、袜,步履匆匆,走数公里山路,终于抵达山间隆福寺。
当时交通条件甚为落后,公路很少,汽车也稀,人们外出往往是以步当车,非常费时。如今海山岛与氵井洲已有三百门大海堤(1971年建)相连,若从潮州开元寺至隆福寺,坐车仅需近一个小时,但当时师徒却步行走了五个来小时!
海山岛,是饶平县最大岛屿。约50平方公里,处于该县南部,东临柘林,北倚县城黄冈,可望到东南面之南澳山峰。它风光迤逦,有隆福寺、烟楼山、虎踢石、松磐胜概,又有斋乾宝石诸古迹,且有世界奇观———海滩贝壳冲积岩,5000年历史的 龙。虽有山海之胜,但在风雨飘摇的旧社会,民生凋蔽,海岛荒凉。这里岛虽小,却诞生过不少名人,有明末随郑成功抗清复台中的都督朱阿尧,1930年前后点燃粤东诸岛革命星火的徐海,红军长征干部李沛群,现代集演奏、教师、作曲于一身的“江南琵琶圣王”徐涤生,集革命、诗词、书法家于一身的陈谦,“大峰再世”大慈大悲的高僧莲舟(即释定会)等等。如今,岛上隆福寺又成为一代大德新成之祖堂。
至寺越早,又哲师父为弟子林成,举行剃度仪式。
佛龛前,炉香乍 ,一片庄重气氛。
林成已脱掉俗装,换上海青道袍僧衣,及僧鞋、布袜,在佛龛上香之后,正面跪在又哲师父面前,合掌于胸,恭请剃度。
又师说法,鼓励林成云:
“期望你剃度之后,虔诚事佛,勤学精进,报答四恩。金刀剃下娘生发,除却尘劳不净身。圆顶方袍僧相现,法王座下又添孙。”
偈文说完,侍者奉来托盘,上放一刀、一帖。
又师手执从托盘上取来的剃刀,开始为林成剃发,说:
“第一刀,愿你断除一切恶。第二刀,愿你修学一切善。第三刀,愿你广度一切众生。”
头发剃完,林成向剃度师顶礼三拜,向众顶礼一周,从此时起成了“沙弥”。
“沙弥”是梵语,义为勤策,说应当勤修戒、定、慧三学,策减贪、嗔、痴三毒;又有行慈之义,谓当息恶行慈。
仪式之最后,又师翻开那盘中的帖子,说:
“我为你取法名,叫‘觉就’,这是内名;外名叫‘新成’,是对外用的。”
自此,他林成已成为僧人,属临济宗之法裔。“新”与“觉”,是临济法脉辈序中之外字和内字。
这临济宗,与中国佛教是怎样的关系呢?
佛教的定义,是包括教主、教义、教徒组织、清规戒律、仪规制度及修行体验等内容的综合体,也包括在弘传过程中形成的种种特点,是一种道德教育,是一种文化形态,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它教人如何得智慧,能明了宇宙真理,而达到觉行圆满,诸恶莫做,众善奉行。佛教创始人是公元前五至六世纪古印度的释迦牟尼佛(公元前623—543)。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佛教传入中国。中国佛教在流行中形成大乘八宗:禅、律、天台、华严、法相、三论、净土、密(即真言),小乘二宗:俱舍、成实。而大乘中之禅宗,在唐朝六祖惠能之后,分为临济、曹洞、沩仰、云门、法眼5种流派,所谓“花开五叶”是也。临济又是继承黄檗法脉的,如今在潮汕佛教中这临济与黄檗两法脉最为兴旺发达。潮汕临济之开山祖,是清末化能(内字心澄)祖师(约1862—?)。
化能澄祖。潮阳县人,小具善根,光绪四年(1878)至浙江普陀山落发,礼立山圆祖(1825—1898,上海人,俗姓顾)为师。圆祖时任伴山庵及法雨寺方丈。伴山庵分派辈序外字偈为:“普陀永莲化,开了根又新。光耀如晓日,香法遍微恒。优昙长发现,寂照继传灯。圆明澄觉海,定慧湛清碧。温良恭谦让,宗律教净密。大乘真实道,万法总归一。”化能在上述外字中排第5个辈之“化”字。内字为五台峨嵋普陀前寺续演派32个字:“心源广续,本觉昌隆。能仁圣果,常演宽宏。惟传法印,证悟会融。坚持戒定,永纪祖宗。”化能在上述内字中排第1个字“心”字,取内名“心澄”,后世简称为“澄”,合外字为“化能澄祖”。化能在普陀山修学后归潮阳县谷饶,开创资生堂,应化四众,度人出家12人,自此百余年来枝叶繁茂,遍布潮汕及海内外,宗风丕振,至今计10代共800余人。
新成是化能澄祖属下第5代,外字“新成”之“新”,在“化”之后第5个;内名“觉就”之“觉”,在“心”(化能内字全名“心澄”)之后也是第5个。
林成在隆福寺由师父披剃之后,成为寺中沙弥,留寺常住。他心情非常舒畅,感到前途光明无量。他觉得出家为僧的愿望已经实现,有望能够解脱自己又能解脱别人了。但他知道,这仅仅是在事佛的漫长人生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后面的路更长更艰苦。要青灯黄卷,研习经典,晨钟暮鼓,严守戒律,学懂佛事,利益众生,……他毫不畏惧,因为自小以来已饱受苦难,坚信对未来种种苦行的严峻考验都能吃得消、忍得住。
这隆福寺,按史书所载,是潮汕最早庵寺。光绪癸未十九年(1883)知县惠登甲重修《饶平县志》卷十二载曰:“隆福寺,在信宁都氵井洲堡黄芒山(林注:属海山岛),晋时建,……”石门额“隆福寺”三字,苍劲雄浑,相传是晋代书圣王羲之(303—361)所题。宋淳佑年间(1241—1252),由僧开一倡议,黄隆村刘氏始祖致政捐地,在已圮寺址上扩建。清基时掘到寺匾和门柱上联“海山名胜今犹古”,但挖不到门联下柱,只好请当地秀才撰书“隆福寺门旧转新”补之。乾隆庚午(1750)季春,释净辉募修,筑三厅六院九天井,中有三殿,总占地约3亩,成为全县寺院之最。五十一年(1786)端月(正月),刘致政裔孙、太学生刘成美偕儒人朱顺明再舍田1.8亩,以助斋粮,并捐白金10两以助修寺。1934年方丈释精光修复大殿,1948年至1949年释新曦修后座。1958年被改为海山小学,1986年12月30日县政府批准归佛门使用。1987年释光辉任住持,1989年1月24日举行大雄宝殿重建落成开光典礼并办书画展,98位长老、近2000位善信出席。至1994年,募资100多万元全面修复,重塑诸佛菩萨金身,总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恢宏堂皇。赵朴初题寺匾,吴南生等当代名贤留下墨宝,唐大禧塑大佛,泰僧王赠铜佛,台湾星云大师赠《大藏经》等,古今文物美不胜收。系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潮汕名刹之一。
新成沙弥,来此潮汕最早之古刹隆福寺出家并住下,实有隆福之气。他后来成名之后,人们都说他很有福气,貌似弥勒菩萨有福相,所收出家弟子众多且为沙门栋梁有福报,自己想办什么兴寺济世之事样样大功告成,名重中国佛教界。
在隆福寺内,他虚心谨慎,毕恭毕敬,听从师兄(又哲之法徒)、当家(监院之俗称)新曦教示,立志当个好僧人。
新曦和尚(1911—1994.10.5)。饶平县氵井洲镇人,俗姓名卓孔怀,幼失父。13岁住永福寺,17岁礼释又行披剃,后就学于闽南佛学院,受院长太虚大师赏识,为首届毕业生。20岁在潮州开元寺受具,后任当家,于1946年配合方丈又智,恭请虚云大和尚至寺主持水陆大法会。历任饶平县雷音寺、白雀寺、隆福寺、潮阳县灵山寺住持,道风严明,苦行弘法。“文革”时被驱俗乡“劳动改造”,坚持念佛、素食、单身,学医为民诊病。圆寂于灵山寺方丈任上,所得舍利由其高足光辉等筑舍利塔于永福寺,供四众瞻仰。
新成沙弥,自入空门,就把清规戒律牢牢记住,严持酷守,自此终生不怠,堪称模范。对各种清规戒律,经常自觉恒持,尤其所到之处,强调女众不能进僧房,需会晤座谈时则应到客堂进行。他甚至于方丈室门口公开贴上告示:“女众勿进”。1993年被礼请为重兴广州海幢寺时,就亲自制订共住规约,其中第2条云:“僧寮内不准进女人,违者不共住。”2002年受聘为汕头龙泉禅寺方丈时,也在丈室门口贴此告示。此举属佛家凤毛麟角,令缁素无比钦敬。
他是苦孩子出身,故一身硬骨头、勤劳吃苦是其本色。在寺内,凌晨起床,早晚上堂,念佛诵经,从不缺席,即使患病也持之以恒。凡佛门规仪、佛事法会,都求知如渴,虚心请教,反复实践,勤修精进。苦活、脏活、重活,抢着干。挑水、扫地、浇菜、浇肥,越干越欢。
更使众僧佩服者,就是他不怕艰辛,长期负责外出沿村化缘。
在旧社会里,国弱民穷,百姓连自身衣食难保,哪能像今天这样大量布施钱物,而僧人不用沿村、沿街化缘,甚至有的养尊处优?当时僧尼生活,为主来自农禅并重,自耕自食,再结合托钵化缘。那沿路化缘,慈善人家一般仅施舍一点食米而已,所谓“一钵千家饭”是也。因此,出门化缘,是僧尼一件必须做的苦差事。
隆福寺内,住有新曦及其徒弟光亮、光发和新理(?—1946)、新成五僧,及一位老姨共6人,除依靠自种数亩田园作食粮外,还需补充,故每两月一次出门化缘,他次次固定承担,再另有轮流一名僧人配合协助挑米。海山岛上,共有18个乡,每次化缘皆走遍,时间数天,共收获二三十公斤大米。虽有化缘之米补充,但生活依然很清苦,每天仅能吃些稀饭、地瓜,填一填肚子而已。
夏季,新成沙弥及寺僧,走过一村又一村,汗流浃背。身穿衲衣、脚着僧鞋僧袜,更使全身热气难受,仍是走路不停。他俩不抱怨喊苦。
“阿舍,阿娘,化缘呀!”每至民居门口,新成沙弥总是大声喊着。
经常是阿娘出来,手拿一个装满米(约半公两)的小碟,倒在新成所挑的箩里施舍,然后小碟内留下一点儿米而表示“有余”。
“多谢阿娘布施!”两个僧人站着双手合掌,恭敬地回礼答谢。
假如是乞食讨米,阿娘阿舍则以手抓把米施之,而对出家人则以碟装米布施,以表达尊敬。
岛上村子多,一天走不尽,他俩往往到了中午时,便走至浮任乡内善堂歇脚,煮顿稀饭填肚。午后再走村化缘,至傍晚返寺,越早再出发。
在新成沙弥住隆福寺五个多月后,即1945年8月15日,当夜潮汕各地,从收音机里收听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抗战八年取得完全胜利的特大喜讯!男女老小奔走相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沉浸在极度欢乐的海洋里。这是正义战胜了邪恶,光明战胜了黑暗,人民战胜了魔鬼!
越夜,隆福寺内灯火通明,钟磬悦耳,梵呗不绝。新成沙弥与众僧法喜无限,晚诵《仁王护国般若经》。
数天后的夜里,寺中聚集海山四众,放一堂焰口,由新曦法师主法,超荐南澳血战殉国将士英魂和死难同胞亡灵,告慰倭患已平,恶魔已伏。海山岛是粤东抗日前哨。1938年7月,驻汕国民党军队黄涛师长,派遣义勇军反攻入侵日寇南澳岛血战的前线指挥所,就是设在海山黄隆乡的刘厝祠,团长李友庄来此指挥。从海山岛出征渡海的义勇军,在南澳悲壮殉国者有加强连连长、海南岛人陈永宸(1907—1938,已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等200多人,另有海上支前运输而牺牲的海山岛水手13人。如今,日寇既降,国土重光,国殇英灵们堪慰矣。
新成沙弥在隆福寺住约一年,于越春转返潮州开元寺住年余,当师伯又智方丈的侍者。
当时开元寺内,侍者除他之外,还有又旋,最年轻,少他一二岁;升乐、升池,大他近10岁。寺僧数十人,居士10多人,因香火较旺,有稀饭吃,不用像隆福寺那样派僧沿村化缘来补充口粮。
他和众侍者有单人房间可住。每天早晨4时半就起床,5时在大殿做功课,6时早餐,然后洗衣服,8时到后堂念佛,11时午餐,下午2时念佛,5时晚餐,然后洗澡,6时又上晚课。晨钟暮鼓,持之以恒。
尽管日夜忙碌,但新成沙弥心情十分舒畅。又哲师父在参观韩祠时所叮嘱的“要报四重恩”,不时在耳际回响。他朝气蓬勃,以苦为乐,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又智方丈,手转念珠,望着他那勤劳的身影,不禁对其他僧人,赞叹道:“新成沙弥,脚手勤快,吃苦耐劳,勤学精进,将来福慧无限,大有出色!”
在寺中,他结识了刚从外地朝山参学归寺的善知识、监院慧原法师。他是当地潮州城内人,富家子出家,比新成沙弥大二岁,浓眉慈眼,语缓声低,文质彬彬,满腹才学。新成沙弥多次聆听其讲经说法,吸收佛教知识。遇到疑问,常请教获益。
一天,他请教这位善知识说:“慧原师,听说唐朝名相裴休,鼓励自己的独生子出家,有这回事吗?”
“这是真的,是佛门的千古佳话,史书有载。”
“丞相裴休,平生喜佛,深感人生无常,想送儿出家,但又未知独生子愿不愿意,故郁郁不乐。有一天,儿子向他请安时,见父亲满脸愁云,便问他有啥不顺心之事。丞相说:‘我的心事,你勿过问,人各有志。’儿子便不敢再问。
丞相每天上完早朝归府,仍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儿子终于忍不住,再问是有何烦恼?父亲说:‘我有一件心事,任何人无法代我完成,故此烦恼。’
裴公子说:‘我身为父母儿子,理应为父分忧,有何难办之事,说出来,为你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丞相见机缘成熟,便说:‘好啊,我儿孝顺,愿为父解难,我就明白告诉你,为父本想出家事佛,可惜年已老了,儿若代父削发,那我就免除烦恼了!’
裴公子一听,深感突如其来,茫然不知所措。
‘你孝顺父亲,老是问我有何烦恼,还说愿为父解忧,一听说代父出家,就哑口无言。难道出家为僧,弘法利生,清高至上,不致危害自身生命,却比赴汤蹈火更难吗?’裴丞相质问儿子。
裴公子听罢,心有所悟,说:‘父母膝下,只有姐姐和我。若是我去为僧,那么父亲不是后继无嗣吗?’
裴丞相反问道:‘你去出家,广播佛道,为众生消灾植福,同时可收出家与在家弟子,代代相传,香火永燃,怎可说‘后继无嗣’?’
裴公子思想终于被说通了,为满父愿,决定出家。
裴丞相烦恼顿消,送儿登上重庆沩山密印寺,礼开山祖灵佑禅师披剃,取法名‘法海’。他临别作一诗给儿子:
含悲送子入空门,朝夕应当种善根。
身眼莫随财色染,道心须向岁寒存。
看经念佛依师教,苦志明心报四恩。
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间天上独称尊。
又作一诗:
江南江北鹧鸪啼,忙忙送子出虎溪。
行到山穷水尽处,自然得个转身时。
传说裴宰相还作一首歌谣,我拿出书来念给你听:
汝既出家须立志,求佛学道非容易。
烧香换水要殷勤,佛殿僧堂勤扫拭。
莫闲游,莫嬉戏,出入分明说处去。
三朝五日不归家,佛法何曾闻一句。
敬师兄,训师弟,莫在空门争闲气。
上恭下敬要谦和,莫轻他人自逞势。
衣食难,非容易,何必千般求细腻。
清斋薄粥但寻常,粗布麻衣随分际。
荣华只在紫罗袍,有道何须黄金贵。
解三空,明四智,要超初果至十地。
礼观音,持势至,别人睡时你休睡。
三更宿尽五更初,好向释迦金殿内。
剔明灯,换净水,礼拜如来求智慧。
报答爹娘养育恩,天龙八部生欢喜。
新成沙弥听了相国送子为僧故事,十分感动,觉得佛陀实在太伟大,其教义、教理自古至今感化了千千万万的人,连唐朝位极人臣也如此羡慕向往,竟动员独生子削发,深感自己出家之事,是正确的人生选择,永不后悔。相国赠子入空门的诗,是自己的座右铭啊!
过了一会儿,他又试探请教眼前这位善知识道:“慧原法师,你真饱学,刚才所说故事很生动。我今再请教一下,就是听说古代有宝寿、杨岐两位禅师,是公私分明的典型,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你真是求知若渴,幸得所问我颇晓一二,不然会被考倒。”一表斯文的慧师,闪着慧眼,和颜悦色地继续“讲古”:
“宝寿禅师自制红糖生姜剂,为人施药治病。有一天,他的师父要索取佐膳,而宝寿不给。杨岐禅师则在灯架上设置高低二盏油灯,公事用公油之灯,生活自用时用自己所买油之灯,公私分明。药不滥施谈宝寿,灯分上下说杨岐,也是佛门千古佳话啊!”
新成沙弥又问:“听说中国诗僧,最有名的是唐朝寒山禅师?”
“是的。寒山禅师,被传为文殊菩萨化身。他与浙江天台山国清寺内,被传为弥陀佛化身的丰干禅师、传为普贤菩萨化身的拾得禅师三人是好友,都是善于作偈赋诗的大德。拾得是丰干捡到的孤儿,所以取名‘拾得’。
有一天,台州太守闾丘胤问丰干:‘未审彼地当有何贤堪为师仰?’丰干答:‘寒山文殊,拾得普贤,宜就见之。’闾入寺,拜二大士,两人边走边说:‘丰干饶舌,弥陀不识,礼我何为?’这‘丰干饶舌’成为佛门典故。
又有一天,寒山问拾得:‘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这‘寒山问拾得’也是千古佳话。
寒山示寂后,由太守闾丘胤,集其遗诗300多首,编成《寒山子诗集》并作序传世。寒山的诗,脱出六朝间艳丽绮靡之流弊,专呼号心灵的活动,开千古一家之流风,对后代禅诗影响很大,在中国文化史上也占一席之地。苏州即古之姑苏有寒山寺纪念寒山,唐朝张继《枫桥夜泊》名诗云:‘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慧师满腹珠玑,依然对答如流。
……
新成沙弥,从慧师那里,听到了很多佛门公案、掌故、趣闻,学到不少佛学知识,敬佩得五体投地。他对慧师和后来在韶关大监寺所结识的定因法师、在广州六榕寺所接待来访的定持法师,这潮汕籍三大闻名中外的善知识,皆能讲经说法、辩才无碍、工诗善书的卓越才华,分外崇拜,长期保持着僧谊。1986年慧师至广州六榕寺访新成法师时,有人请他朗诵《楞严咒》录音,慧师便叫新师合念,新师欣然应允。这是后话。
慧原法师(1917.6———1996.2.5)。开元寺所在地粤东潮州城内人,俗姓名余觉原,富家子,小有善根,7岁起读小学五年,17岁(1933)礼开元寺得玄和尚出家,越载受戒。其姐(即释惟真)、妹(即释惟定,与姐长住香港弘法)皆出家,母亲则创办佛堂“欣西会”。师到各地参学,历任开元寺监院、岭东佛学院讲师等。1958年含冤被戴“右派分子”帽。1980年7月起参加开元寺修建筹委会工作,1982年10月当选为“文革”后首任方丈(两任,至1988年3月3日),后任潮州市佛协会长、汕头市佛协副会长、省佛协副会长、中国佛协理事等。在开元寺于1984年2月6日接待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1986年2月3日接待国务院总理赵紫阳,21日接待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协会长赵朴初及其夫人陈邦织等视察。1986年7月任团长率中国佛协代表团访日,后出访新加坡、法国等。善讲经、诗文、书法。对佛教有三大贡献:一是自1980年3月至1987年,筹资重修潮州开元寺主体并塑全部诸佛菩萨像。二是苦撰80余万字、图文并茂的《潮州市佛教志·潮州开元寺志》于1992年冬出版。三是擅长佛乐,注重收集,在陈天国、苏妙笋配合下,记载开元寺传统佛乐《潮州禅和板佛乐》,于1996年4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为当代广东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