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新成法师传 第二章-新成法师传

当前位置:祖师大德

新成法师传 第二章-新成法师传

* 发表时间: 2018/10/12 17:09:38 * 浏览: 9
皈依草庵
父亲不幸牺牲,令林成家里更陷困境,四壁萧然。
林成的母亲谢英,生性温柔,勤苦贤惠。她是一位苦命女,1884年出生于普宁县梅塘镇一户贫穷的农家,5岁就来林家做童养媳,长大之后与林太源成婚。丈夫死后,为了不使自己和小儿林成饿死,她更加勤于外出当苦工,去为地主挨砻舂米,起早摸黑,拼命出力,每天赚一筒(0.5公斤) 米及免费吃午餐。
林成在9岁(1927年)时,到村里私塾学堂读书,同学10多人。5年后,大祸临头,父亲不幸惨遭敌人杀害,家中失去顶梁柱,他也就无钱再进书斋,只得辍学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仅15岁的小林成,走上童工谋生之路,为人牧牛、种田,当小长工、小挑夫,换饭吃,为母分忧,相依为命。
1933年夏季,即父亲牺牲之后约半年,因零活不好找,家里常常下顿接不上上顿,母亲谢英只得领着林成,长途跋涉,到汕头市去找林成的舅父谢月秀,找学徒工做。
舅父是从故乡普宁县梅塘,来汕种菜糊口的,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林成暂住在母舅家里,开始时找不到工可做。后来,他去外马路会晤大表兄谢宝文(胞弟谢宝武在广西梧州当牧师),他在一家加工熨布厂打工。大表兄代他向老板请求打工,老板见林成体格结实,有力气,便同意他当挑水工。当时的汕头市内的外马路,开设好多洋行。其中有德国人办制造花布(类似手帕)公司,就有洗布厂,专门从洋行领布出来洗漂。由于当时未有自来水设备,故洗布厂需雇人挑水。林成就负责挑水到洗布厂,可得到免费三餐。
林成生性勤劳,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从早到晚,卖尽力气挑水,深受老板称赞。可是,干了约3个月,因洗布厂老板有重要关系人介绍新工,把林成辞退了。林成又失业了。舅父托人帮其找份苦力做,无奈其时百业凋零,民生艰困,多方努力未果。他束手无策,心情苦闷。舅父劝其回乡去找短工做。无可奈何,林成只得满怀惆怅,离汕返乡,再寻生路。数月过去,林成在家乡也找不到活干。
1934年初,经人介绍,林成终于找到一份苦活,到普宁县里湖镇工商业主张用珍家中,负责挑溪水。他清晨5时多就起床,空着肚子,顶着冷风,到数百米远之处挑溪水,浇四分菜地。有时从市内,挑露天厕所之水肥,走1公里远之路去菜地浇肥。担子沉重,迈步十分吃力,但他依然勒紧裤带,咬紧牙关,忍饥挨饿,一步一步地坚持走去,一趟一趟地来回挑水。苦干一二小时后,才返主人家吃早饭。然后开店铺, 茶(烧水冲茶)、扫地、售布、卖杂货,没有半点休息时间。
午饭后,又去挑溪水来主人家,作饮食和洗澡之用。挑完后,再来铺头帮忙。夜晚,还得为老板燃炭起炉煮水,冲工夫茶。如此夜以继日干活,除三餐免费外,每月只得一个龙银。但林成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和懈怠。
有一天,他发高烧,头痛,脸发红,卧床不起,痛苦呻吟,病得十分厉害。张老板虽为他请医服药,但见他好几天病情不退,无法饮食,心里不禁惊慌起来,怕他小命不保,负不起责任,便雇人用轿赶忙把他抬回家。
幸得母亲求问土医生,按吩咐去田野山上拔几样青草,来煮给他饮服,数天后终于转危为安,奇迹般从鬼门关上逃了回来。康复后,他再到张老板家中干活。
1年半后,即1935年秋,因张老板一位小表弟无工可做,来找张老板,老板便照顾亲戚,辞掉了林成。林成在家乡,四处打转,寻短工做,经常食不果腹。星移斗转,6年过去。
1941年农历二月十五日早上,久雨初晴,春光明媚,莺飞草长。太阳透过阴黑的云层,把万道光芒照射到湿漉漉的大地上,给山村驱逐春寒,给农人带来希望。23岁的林成,换上一身干净的粗布服,穿着一双半旧的布鞋,忘记饥渴,满心欢喜,意气风发,与村里数位男女青年好友,相约一起,说说笑笑,走在野花怒放、空气清新的山路上。他们在前往大约6公里远,就是他曾当雇工的普宁县里湖镇内,一座叫“草庵”的佛门,去请僧人皈依。
皈依,意为身心归向之,在佛教上是指在家人三皈依,即皈依佛、法、僧三宝。按1991年上海圆明讲堂编印、明旸法师敬述《佛法概要》中第8章第3节,对佛、法、僧三宝作如下解释:“佛,是天中之天,圣中之圣,三界导师,四生慈父。‘佛宝赞无穷,功成无量劫中,巍巍丈六紫金容,觉道雪山峰,眉际玉毫光灿烂,照开六道昏蒙,龙华三会愿相逢,演说法真宗。’法,是经律论三藏、戒定慧三学法门,能令众生,返妄归真,转凡成圣。‘法宝实难量,如来金口宣扬,龙宫海藏散天香,觉者诵琅 、玉轴霞条金写字,似排秋雁成行,昔因三藏取来唐,万古为敷扬。’僧,是如法修持,以戒为师,弘宗演教,人天眼目,为世福田。‘僧宝不思议,身披三事云衣,浮杯渡海刹那时,赴感应群机,堪作人天功德主,坚持戒行无违,我今稽首愿遥知,振锡杖提携。’我们如能发菩提心,皈依佛法僧三宝,一定能灭罪障、增福慧。更有一体三宝和住持三宝的道理,这都是信佛教徒应该皈依的。”佛教徒有出家与在家两种。在家人信奉佛教,找一僧或尼来作证明人而举办三皈依仪式,谨守不违,就称“居士”。然后受五戒,男居士称“优婆塞”,女居士则称“优婆夷”。佛教徒中的出家男女两众,在家的男女两众,总称就叫“四众”。
林成为什么要皈依呢?他在里湖镇张老板那里当雇工时,于店铺内,见张老板设一简陋案台,上置一小龛,内奉一小佛祖瓷像。老板是在家佛教徒,早晚来至佛像前烧香拜佛。桌上,又摆着《佛说三世因果经》诸佛书,和介绍佛祖的宣传品。林成一有空,就翻阅之,越看越入神,得到法益不小。
他从学习中得知:佛祖是大觉大悟者。释迦牟尼(公元前623—前543)的父亲净饭王,是迦毗罗卫国王,住迦毗罗城(今在尼泊尔境内),母亲是同族的天臂城主的女儿摩诃摩耶。印度古代的风俗,妇女怀孕后要回到娘家产育。她因为产期临近,就在回天臂城途中的蓝毗尼园(今在尼泊尔境内)生下了王子悉达多。我国汉族地区和日本等国以农历四月初八为“浴佛节”,纪念其诞生。悉达多19岁(一说29岁)时,见人类互相残杀,循环不停,感人生无常,为求解脱苦恼的方法,便离开富贵而出家,经5年求道、6年苦行,最后在毕钵罗(后易名“菩提”,意为觉悟)树下(时十二月初八)大觉大悟而成佛,被称为“释迦(族姓)牟尼(古印度圣者之称)佛(觉者、智者)”,自此到处说法49年,让人们解脱苦恼,享受快乐,至80岁的二月十五日,在娑罗双树涅槃。佛的弟子们,把他49年中所讲的道理记录下来,便成了佛经。
在二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许多王国复灭了,无数帝王化为烟尘,但释迦牟尼佛的名字越来越响亮,他的声音跨洋越海在全世界传播,他的思想如太阳普照四方。
他想:大量的佛经,义蕴宏深,有启迪人们智慧的高深哲理,教示佛的弟子们,要坚持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奉行十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绮语、不恶口、不贪、不嗔、不痴),修习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断尽烦恼。这都是金玉良言,若能全部做到,这人世间不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社会吗?
他对佛十分崇拜,听说在家人可找师父证明,皈依佛、法、僧三宝,当佛的弟子,沾沐法益,避祸获福,这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吗?
于是,他决心当一名在家佛教徒,遂说服了村里数位朋友,相约一起来草庵皈依了。话说林成等青年,到达草庵。该庵简陋,只有小屋数间而已。它位于农村,周围是民居。仅住一僧,他俗乡海陆丰,年四五十岁,身材高瘦,浓眉慈眼,讲潮汕话而带有闽南音,原住在陆丰县碣石镇玄武山的元山寺。
“师父,我们来啦!”林成一进庵门,就欢叫着。
“阿弥陀佛,欢迎欢迎,大家请坐,请喝水。”僧人一见预约而来数位男女青年农民,便笑呵呵,边慈悲回应,边赶忙用饭碗盛上开水,让长途跋涉而来的有缘人解渴。
大家虽口渴肚饿,但一见师父,便依次下跪顶礼,各自双手捧着一个红纸所包的一点钱币,口称“供养师父”,虔诚孝敬他。
过一会儿,师父对大家说:“今天众人来皈依,须知一切法门,皆以恭敬至诚。要得佛法实益,需向恭敬中求。有恭敬,才能消罪业,增福慧。你们应牢牢记住:‘自皈依佛,从今以后,更不可皈依天魔外道;自皈依法,从今以后,更不可皈依外道典籍;自皈依僧,从今以后,更不可皈依外道邪众。’你们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众异口同声应之。
接着,师为众人各取一法名,并教示《三皈仪规》如何进行,然后就举行集体三皈依仪式:
一、请圣。师与众同念:“香花迎,香花请。”各个弟子又说:“一心奉请,尽虚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宝。”边说边三请三拜。
二、忏悔。师念:“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师每念一句,受皈依者跟念一句,各称法名。
三、正授三皈。众随师念:“尽形寿皈依佛,尽形寿皈依法,尽形寿皈依僧。”每念完一句,各自称法名。
四、发愿。弟子各报法名,然后发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五、显功德利益。“灌顶经云受三皈者,常有三十六善神,与其无量眷属,守护其人,令其安乐。《校量功德经》云:‘若三千大千世界,满中如来,如稻麻竹苇,若人四事,供养满二万岁。诸佛灭后,各起塔庙,复以香花供养。其福虽多,不如有人以清净心皈依三宝,所得功德。’”大家随着师父,一句一句朗诵。
六、回向。师念:“受皈功德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受皈者每句跟之念。
完成上述六项程序之后,师父说:“我授三皈依仪式,至此已全部完毕。你们还应受五戒。本要过一段时间后,才授五戒,但考虑到你们终日忙于种田做工,找法师举行仪式不容易,就请大家歇息一下,喝水、食粥之后,再举行授五戒。”“谢谢师父!”林成数人异口同声的说。
午餐后,师父为他们授五戒。那五戒是:
一不杀生得长寿无病报,
二不偷盗得资财富饶报,
三不邪淫得相好端正报,
四不妄语得真实信用报,
五不饮酒得聪明智慧报。
最后,师父为每人写《皈依证书》,内云:
“兹有信(加上各人姓名),现年 岁,系广东省揭阳县钱坑镇钱南村人氏,发心皈依佛法僧三宝,为取法名〤〤。从今以后,应遵三宝教诫,断恶修善,信愿念佛,发弘誓愿,自行化他,尽未来际,永不退转。谨依律制,授受三皈。特给此书为证。授皈依师〤〤,佛历二四八五年,公元一九四一年二月十五日。右给三宝弟子,法名  收执。”(末贴上各弟子照片)。
林成等人各自领了师父所填写三皈依证明书,感到自己如今已是佛教徒了,是实践大乘入世的菩萨精神并作护法者,修持解脱,以避三涂恶业,可获法益,一个个法喜充满。
临别,林成居士向师父请教说:“师父,这草庵和其它庵寺一样,墙上写着‘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这是什么意思?”
师答:“这六字,是古印度梵语。有人把‘南’误为是‘南北’方向之南,把‘无’误为是‘有无’之无,结果把‘南无’误为‘南方无,北方才有’。其实,‘南无’译为中文,意思是归命、敬礼、归礼,是众生向佛至心归礼、信顺之语。‘阿弥陀’,是佛名,翻译为中文,是‘无量’,指无量光明、无量寿命。净土门把‘南无阿弥陀佛’称为六字名号,指众生一心仰赖阿弥陀佛,得到无量光觉、无量寿觉。”
林成居士听罢,连连点头说:“原来如此,这是一句吉祥话。多谢师父指点。”然后偕佛友满意而归。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1943年,林成25岁。
这是潮汕久旱无雨而大饥荒之年,又逢日寇侵潮肆虐岁月,天灾加人祸,饿殍遍野,惨不忍睹。
据1999年12月新华出版社出版《汕头市志·大事记》,对1943年有如下悲诉:“是年,南太平洋战争爆发,寇祸日深,潮汕大旱,米价日涨数次,饿殍遍地,汕头每日死者近百人,达濠镇饿死近1万人,占全镇人口四分之一,海门死者尤多。有10余万人逃至福建和江西。”
而林成所在县的《揭阳县志·大事记》(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版),对1943年也有如此痛说:“因冬春连旱,早造收成无望,……5月中旬,城乡多处出现饥民抢米抢食。县境饥民多以野菜、树根、芭蕉头充饥;部分人则扶老携幼,逃荒兴梅、江西、福建,路上饥病交加,饿殍遍野。据官方统计,1943年全县饿死68366人,逃荒24215人,少女、幼婴被拐卖22333人。夏,霍乱流行全县,患者10万余人,死者甚多。”
此时,林成家中与多数乡亲一样,早已断粮,只能靠上山找些野菜来充饥。
屋漏又遭连夜雨,恶运还伴灾难临。可怜的慈母、年刚六旬的谢英病倒了!
陋室愁云惨淡。母亲躺在矮床上,面色苍白,头眩眼花,在痛苦中不断呻吟。
她活得很苦很惨。普宁县娘家贫穷,年幼时就来这钱南村林良解贫户当童养媳,长大了与林太源成婚,生下数胎都养不活,长子活至七八岁也夭折而去,丈夫也在她50岁时遇害而英年早逝,存下她与小儿林成相依为命,含辛茹苦,艰难支撑了十年,如今难以再支撑下去了。她觉得,虽然林成已长大了,但穷得无法成家,她还应该活在这世上扶持他,怎能忍心弃他而去?但现在自己病躯沉重,又处大饥荒之年,不要说找不到钱去请医购药,就是连找米来充饥也难,这生命如何能延续下去?
林成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找土医土药,上山去拔青草药来煮给母亲服用,但一天天过去,屡不见效。要另请医师买药,家中穷得连一点现金也没有。去向亲友求借,但他们也穷困潦倒,自身难保,爱莫能助,仅支援一点儿米粮叫他煮给病母充饥。村中本有善堂,是以宋朝大峰和尚救世为榜样而成立的民间救济组织,潮汕各乡几乎皆有此种行善机构,但“僧多粥少”,值此灾年,仅买棺收尸还找不到钱,施医赠药变成无能为力了。因此,林成去向善堂求援,也是空手而归。
母亲连稀饭都吃不下了,仅靠几口水维系生命,全身浮肿起来,苟延残喘。她自知已走到生命的尽头,躺在床上,用手拉住林成之手,以失神的眼光,依恋地久久地凝望着这身旁的唯一儿子,缓缓地,有气无力地,悲怆地,喃喃地说:
“奴呀,阿母要走了,丢下你单人,我不忍心啊。你要好好做人,好好生活,你是林家一条命根啊……”
“妈呀,我再来去借债,请医买药来救你。”林成泪如雨下,跪在地上,哽咽地说。他不忍眼睁睁,让受尽磨难、仁慈贤淑的母亲就这样走了。
“不用了,阿母自知寿命已尽,已无药可救了,有苦有惨我来受,不能让你这后生活人背死人债。”母亲吃力地说。冬夜,天昏地暗,凛冽的北风咆哮起来。一阵阵强风,横扫着山村,使林成家小屋的破旧墙壁,被刮落下沙灰。风夹沙灰,打进柴扉缝隙,飘进屋内。在狂风扫荡下,这年久失修的土角小屋,摇摇欲坠。
 林成拿了半碗温开水,走至床头,用汤匙盛水,再次为慈母喂水。但是,母亲的嘴已张不开,水喂不进去。
“妈,嘴张开,饮水啊。” 母亲毫无反应。在摇曳的煤油灯光下,林成见母亲的脸,像纸一样白,毫无血色,双眼全闭,不禁心慌意乱起来。放下碗匙,用双手去摇一摇母亲的病躯,却依然毫无反应。
母亲已长眠了!
寒夜的风声更加凄厉,破旧的土角小屋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