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动态

当前位置:海幢动态

新成大和尚与海幢寺

* 发表时间: 2010/12/22 17:29:28 * 浏览: 9

新成大和尚,法名觉就,俗姓名林成。1919年农历正月廿日,生于广东省揭西县钱坑镇钱南村,读过五年小学,少失椿萱,于1945年到饶平县海山岛隆福寺礼又哲法师披剃,1947年于南华寺虚云大和尚座下受戒。历任中国佛协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佛协永久名誉会长、广东省佛教慈善会永久名誉会长、广东省政协常委、海南省佛协会长、广州市佛协名誉会长;历任广州六榕寺、光孝寺、海幢寺、陆丰市玄武山元山寺、汕头市龙泉禅寺、海南省南山寺、福建省东山县东明寺等逾20座寺院住持。1987年荣获广东省宗教局授予“两个文明建设贡献先进个人”称号,1998年荣获省委、省政府授予“扶贫热心人”奖章,1999年赴京出席第三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 

1982年,新成大和尚时任六榕寺监院,受方丈云峰委托,主持六榕寺重修工程,呕心沥血。1986年7月,他担任“光孝寺重修筹建委员会”副主任,为光孝寺重修奋发不懈。1992年4月13日,新成大和尚欣闻海幢寺归还佛教协会管理,立即致信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表示:其本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宗旨,在党、政府和佛教协会领导下,做好本职工作。他同时对重修海幢寺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可在佛协主持下,成立海幢寺重修委员会,研究确定重修古刹蓝图,组织海幢寺管理小组(或委员会)制定重修方案和管理制度;二是在佛协安排下,请佛像到海幢寺先行开光,让佛教徒到寺焚香礼佛。寺内设立重修海幢寺募捐处,使佛教徒结缘乐助。三是在重修工程上,首先修建功德堂,让信众安放先人牌位,将收牌位款项用作重修费用,其次重塑四大金刚神像。新成大和尚表示,如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重修工作,不出三年,便可初步恢复海幢寺原貌,修建费用也不需要政府负担。 

    海幢寺地处广州市海珠区同福路和南华中路之间,始建于明末清初,迄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它以寺貌庄严、殿堂雄伟、高僧辈出、环境清幽、园林优美而著称,被誉为广州佛教五大丛林之一。海幢寺原为福场园地,原地建有千秋寺,占地颇旷,相传五代南汉时(917-971)所建,为皇家园林。后年久荒废为民居。明末为当地富商郭龙岳购得,重建为花园。僧人光牟、池月向园主郭龙岳募缘得后花园中两幢房舍,加以葺治成佛堂,并依佛经“海幢比丘在昔能修习般若波罗密,入百万阿僧袛劫,了无障碍”之意,取名海幢寺。清顺治年间,道独禅师(号空隐和尚,曹洞宗第三十三代)驻此住持弘法,扩展万松岭作花田院圃。康熙年间,阿字和尚今无住持海幢寺事,借助平南王尚可喜之力进行大规模扩建,先后建成大雄宝殿、天王殿、山门、藏经阁等建筑23座。自此,海幢寺成为岭南雄刹,并逐步形成“花田春晓、古寺参云、珠江破月、飞泉卓锡、海日吹霞、江城夜雨、石磴丛兰、竹韵幽钟”等八大景观。

海幢寺殿堂雄伟,风景秀丽,既是名人雅士修契雅集之所,也是普通民众流连忘返之地。乾隆、嘉庆、道光年间一再成为两广总督指定专为外国商人游闲消遣之地,成为广州最早对外开放的花园而声名远播。1903年,广州等地实行“庙产兴学”行动,海幢寺首当其冲,部分堂舍租给南武学堂,后改为南武中学。民国初,广州市警察局海幢分局和市政电话所均设在寺中,军阀李福林强占部分寺地作军部。后当局推行市政建设,开辟南华、同福等马路,海幢寺址被一分为三,南武中学、警察局等从海幢寺分割出去,寺僧移居东隅一角,寺院边缘部分也逐渐废为民居,寺院范围逐渐缩小。1926年,因市政建设需要,当局决议将海幢寺按佛式公园风格改建,命名“河南公园”,1933年改名“海幢公园”,成为市民休闲娱乐场所,大雄宝殿、金刚殿、观音殿等部分庙貌虽有保留,但香火日渐式微。1963年,广州市政府宗教事务局会同市园林管理处、市文管会、市房管局、市佛教协会和海幢公园管理处等单位共同协商把海幢寺移交海幢公园管理事宜。后经市政府同意,海幢寺全部移交海幢公园管理,宗教活动随之停止,香火熄灭。文化大革命期间,海幢寺受到严重冲击,寺内文物设施、佛教典籍和各式法器悉遭破坏,不少建筑夷为平地,海幢寺只余下大雄宝殿和塔殿两座建筑的外壳。后来,部分旧寺地段为海珠区文化局、文联、物资公司等单位使用,园区东南角曾辟作露天剧场、茶座等。

 1993年1月11日,新春伊始,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由广州市佛协委任,已经七十有五而众望所归的新成大和尚,受到礼聘,担任海幢寺主持,同时成立以新成和尚为主任的海幢寺重修委员会,筹备复寺工作。年过古稀的新成主持进院后,见这清朝南方雄刹,竟然满目疮痍,仅剩下一座空荡荡的破旧大殿、塔殿及一间小屋,分外心痛。进寺的10多位僧人,只好挤住在那间不足30平米的小屋里,没有斋堂,也没有厨房,只好搭起简陋炉灶煮饭,自坐睡铺上用膳。天若下雨,屋漏床湿,更加难堪。 

  虽然复寺事务千头万绪,困难重重,新成大和尚迎难而上,风尘仆仆,四处奔波,孜孜不倦,课徒兴寺。寺中建设,每逢重点项目,新成大和尚亲自谋划,亲临现场,亲当监工,废寝忘食,确保质量。铸造、安装大雄宝殿内三尊铜铸大佛一事,充分体现了他一丝不苟、不怕劳苦的精神。1994年正月,他带着监院光盛,冒着刺骨的寒风前往佛山市,马不停蹄地走了一家又一家的铸造厂,商量为海幢寺铸造以六榕寺为模型的三尊大铜佛像,从技术、铜质纯度、造价上细致计议评判,最后择优定铸。两人为赶紧联络,四处奔走不歇,口渴了买矿泉水喝,肚子饿了忍着。因不宜在街上煮腥的食店素食,只得空着肚子,奔波至午后才返回广州寺中吃午饭。炎夏七月,三大铜佛终于铸成了。可是,按广州市交通规定,大货车白天不得载货入市,夜间10时后才可驶进,而且限制货物高度。于是只能利用夜间,每夜一车,把每尊重达8吨、高6米的大铜佛切割成大约十块,装上货车载运,从佛山载至广州市郊,10时后驶进广州市区,运至海幢寺内。连续三夜,都要到凌晨一二点钟,才载寺内把货搬卸完毕。新成大和尚亲自指挥卸货,当吊车把一块块铜佛像的分体大铜片搬至大殿内放好之后,才安心回寮房躺下。次日,他匆匆吃完早餐,又到工地,观察工人们进行安装、焊接铜佛像。铜佛像磨光、上漆、贴金,约共进行三个月,他天天到现场视察,生怕在哪一个环节上马虎出漏洞而留下隐患。

进寺修建之初,广州市佛协拨款10万元,而新成大和尚依靠其德望和人缘,共募资达近千万元之巨,历经八载奋斗至2001年,终于如愿以偿:重修了大雄宝殿、塔殿,重建了天王殿,新建了藏经阁综合楼、办公楼、功德堂、地藏殿、观音殿、僧舍、宝严佛塔、千佛铁塔、放生池等,重铸了三宝佛、四大天王等神像,并对寺院周围环境进行绿化、美化,初步恢复了十方丛林的宏大规模。从2001年起,海幢寺在广州市各佛教宗教场所中率先每年举办一次“水路普度大斋胜会”,为大众祈福消灾,祈愿社会和谐。 

由于历史原因,海幢寺自恢复宗教活动之时起,就与海幢公园以绿篱为界,实行寺园分管,佛教寺院的清净肃穆与公园的喧嚣吵闹格格不入。为贯彻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自1995年起,海珠区委、区政府着手研究海幢寺与海幢公园合一管理事宜。市委、市政府领导曾就该事作出重要批示,市、区两级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为此进行了多次视察调研,出谋献策。在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区民族宗教事务局汇同市佛教协会、区市政园林部门等有关单位经过多方努力,促成海幢寺与海幢公园自2006年7月1日起实行合一管理,在保持绿化景观和供市民休憩功能城市公园性质的前提下,由海幢寺作为管理主体行使管理权限。新成大和尚以大局为重,积极争取和配合政府推进寺园合一管理,并以寺院名义向区政府捐资800万元用于安置原公园职工费用。由园变寺,由寺变园,或园或寺,亦寺亦园,变成如今纯粹的寺院,反映了历史的沧桑。 

寺园合一管理后,海幢寺加强寺院管理,在新成大和尚的主持下,在市、区宗教部门的指导下,按照佛教寺院的规范布局高起点、高标准做好总体规划,分期进行改造重修工程,正逐步建设成为集宗教、历史、旅游文化为一体的人文景观,早日恢复岭南名刹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