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动态

当前位置:海幢动态

揭阳市电视台采访释新成法师访谈录

* 发表时间: 2010/12/18 17:27:00 * 浏览: 9

揭阳市电视台《我是揭阳人》栏目

——采访释新成法师访谈录

2010 年 10月10日

    记者问:听说您幼年的经历非常坎坷,是什么原因让您与佛结缘?

    新成法师答:是什么原因让我与佛有缘?现回想起由于当时我在普宁湖镇一位张老板家当雇工,老板信佛,家供奉一尊小佛像。台上摆着《佛说三世因果经》和介绍佛祖的宣传品,我有空就看得入神,从中得知佛祖是大觉大悟者。后来又读了些佛经,从那时起对佛十分崇拜,产生了当佛教徒的念头。1941年春23岁那年,相约同村的几位青年到我曾当雇工的普宁县湖镇内一所叫“草庵”的佛门,请师父举行了三皈依和授五戒仪式。贩依两年后,25岁那年天灾加人祸,母亲因病无钱医治夺去了生命,在命运雪上加霜的情况下。脑海里浮想自己从少年以来的种种遭遇。父母亲当牛做马,吃不饱、穿不暧,1933年我15岁父亲因与游击队有来往被敌人残忍地杀害,因家失去顶梁柱交不了学费只读了五年私塾学堂就辍学了,自己从小就四处漂泊当童工谋生,常食不果腹。通过学习佛经知道佛是觉海慈航 ,普度众生。佛法是平等的法门,要求众生相处平和,不强势欺人,以强凌弱;说话温和,不能粗言秽语,讲清规戒律,法纪严明;利益众生,造福人类。佛门以解脱为目的,获得圆满和谐、自由、快乐、幸福。当时我想既然佛能渡一切苦厄,自己无家无资产,无累无挂,不如脱离红尘,盾入清净空门,出家为僧,以佛陀为榜样,普度众生,不仅自身能解脱,又可让更多的人解脱,济世像我家这样的受苦受难的凄惨人,脱离苦海,这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我母去世后一年多,27岁(1945年)离开家,前往潮州开元寺找师父亲近佛缘,师父感到我有善根,又读过几年书,已是个皈依佛门的护法居士,把我收留下来在开元寺住了约一个月,经师父推荐到饶平县海山岛隆福寺礼又哲师父进行剃度落发出家,隔年往南华寺得以高僧虚云和尚座下受足戒,就这样与佛结了缘,从而走上从事佛教事业的生涯。

    记者问:小时候,村子的附近就有庙,那时家人和左邻右舍理佛烧香的人一定很多,谁对你影响比较大?幼年时心里对庵寺可有特殊感情?

    新成法师答:我记忆中旧社会潮汕地区基本每村都有佛教小寺庵,要说对我比较有影响的应该是在普宁县里湖镇内在一位姓张的老板家当顾工时,他信佛,家里奉有一尊小佛像。读了些佛教的书,从中受到了佛教思想的启蒙,得知佛祖是大觉大悟者。其次是在普宁县里湖镇,一座叫“草庵”的佛门,请师父按佛教仪规,举行了三皈依和授五戒仪式,给我写了皈依证,真正成为一名佛教居士。应该说对这座“草庵”可有特殊的感情。

    记者问:1980年以后,为恢复六榕寺、光孝寺、海幢寺,您做了大量工作,尤其光孝寺,听说当时联络恢复工作遇到了重重困难,是这样吗? 

    新成法师答:解放以来,经历多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期间十年内乱,“破四旧”之风席卷全国,一发不可收拾,广州光孝寺、六榕寺、海幢寺部份殿堂被毁坏或被有关单位占用,宗教活动仃止。文革后期政府先后落实宗教政策,经批准回归僧人管理使用,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对外开放。我负责联络修建恢复这些寺院的工作确实碰到重重困难。在记忆中,广州六榕寺于1979年3月,经政府批准交还僧人恢复宗教活动,当年6月30日,我接通知后从工厂返回六榕寺,自己再次剃光头发“圆方袍现僧相”,回寺院我任监院主抓修建;光孝寺是1986年省委报请国务院经批准回归僧人管理,我先后任该寺修建委员会负责人兼监院、住持等职;海幢寺是20世纪90年代初广州市政府作出了专题重修复建海幢寺的决定,由我任海幢寺重修委员会任主任和主持。对广州这三座寺院我见证了重修恢复的重重困难的经历。恢复光孝寺和六榕寺扶助本焕和云峰老和尚我主持接管、清退、整理恢复修建等事宜。当时寺院的房产被多个单位占用,政府确实十分重视,但落实宗教政策将占用房产退还给寺院,具体落实起来确难度很大;其次是重修经费除政府财政拨款支持外但仍缺口巨大。在困难面前想到政府把重任交给我们出家人,有责任有义务对国家和社会负责,下决心定要把寺院重修恢复好。对寺院被占用的房产落实政策靠各级政府支持,同时边修复边开放增加收入,依靠团结两序大众,发动海内外佛教子弟和热心人士多方募集资金,经逐年的努力,现在这些寺院已修复得焕然一新,所有的困难也就过去了。

    记者问:1992年您就任海幢寺住持,在重修和扩建寺院的过程中你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在整个重修过程中,您记忆最深的事是什么?

    新成法师答:我任海幢寺住持后,成立了重修复建工作委员会我兼主任。通过政府支持,多方积极募集资金,首先净化殿堂、消除大殿原音乐茶座等的世俗烦嚣。对寺院进行了全面的维修复建和环境的整治,恢复对外开放。寺南北的门曾长期挂着“海幢公园”的匾,现已换上“海幢寺”的匾。海幢寺由园变寺,由寺变园,变成如今的纯佛教寺院,是历史的沦桑演变。重新修复建海幢寺历时十几年我确实倾注很多心血,要说我记忆最深的事应该说是:在整个维修复建海幢寺过程中如没有各级党政领导高度重视支持,社会的参与海幢不可能今天呈现一派盛世和谐的景象。

    记者问:您曾说过,弘法护教是佛门弟子的职责,那么在新的历史时期佛门子弟们是否应该赋“弘法护教”以新的内涵?

    新成法师答:我曾说过这些话,佛门弟子不搞弘法护教就失去了佛教存在的意义。佛陀主张慈悲济世。在《华严经。行愿品》中云:“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自古以来,中国广大佛教徒,都牢记佛经开示,以菩萨为榜样,利益众生,度人苦厄,涌现了许多动人的故事。在今天新的历史时期的新形势下,党中央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佛协倡导“和谐社会、从心开始”等。新的历史时期,赋予佛教弟子弘法护教的新内涵佛教弟子要积极思考、探索、把握历史机遇,努力发挥积极作用,引导众生促进和谐社会建设;要从远离红尘的佛殿走向社会,把关注目光投向灾区、贫困山区、贫困失学的儿童、弱势群体,要慈悲喜舍,体现佛陀的教诲,再现菩萨的心愿,成为人间佛教的沙门楷模,实现禅宗六祖惠能《六祖坛经》所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人间佛教的目标,就是新的内涵。

    记者问:2000年,您一身兼多职,但您始终为禅文化的弘化做贡献,您工作面更宽了,此时是否感觉肩上担更重了?

    新成法师答:我虽已年迈,但深深感受到21世纪是东方文明的新世纪,佛教禅宗文化更是东方文明璀璨的明珠。自己是出家人对佛教事业未来的发展,肩负着神圣而又庄严的使命。2000年以来,我一身兼多职是个事实,至于是否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的问题。佛教有句古训:“欲为诸佛龙象,先当众生牛马。”我要用有生之年,在奉献中成就自己,在奉献中成就我们佛教事业的辉煌,就是肩上的担子重些为弘扬佛法也值得。

    记者问:您曾提出,“首先是中国公民,其次是教徒”,主张不要把出家人与入世隔离开来,这一观点得到许多人的认同,您的这一思想来源于哪里?

    新成法师答:我的这些思想是来源于以下几方面:首先是我国宪法和法律规定,中国公民也包括我国的宗教徒,任何中国公民都享有宪法与法律规定的赋予的权利和履行建设国家,服务社会的义务和责任。二是落实党和政府对宗教界提出“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协调”的具体行动。三是佛陀提倡“人间佛教”的理念。四是响应中国佛教协会在第五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中国佛教要团结起来 发杨佛教优良传统 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贡献”的号召。所以我曾提出首先是中国公民,其次是教徒,不要把出家人与入世隔离开来思想理念得到大家认同。

    记者问:您是佛教界有名的“扶贫热心人”,这与佛家慈悲济世的理念是一致的,在做好事的过程中,您最大的体会和感受是什么?

    新成法师答:多年来,响应政府的号召,践行禅宗人间佛教的思想,做了些出家入世皆为民的事。我最大的体会感受是出家人不能与世隔离,要融入社会,与时俱进,应站在为众生服务的角度,为民造福,为社会出力,通过出家人去实现佛教慈悲济世的理念,实现人间佛教的目标,才能在新的历史时期树立佛教的新形象,提升佛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