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堂:020-84399172 念佛堂:020-34376931 办公室:020-34376882

海幢动态

当前位置:海幢动态

和谐之境

* 发表时间: 2013/10/11 11:38:45 * 浏览: 7

和谐社会”,其基本特征有六,即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根本在以人为本,所谓“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人,发展的动力在于人。一句话,和谐社会理念试图关注人的生存与发展,以及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

佛教,从心出发,个体的内心和谐是人类和谐生存的最根本的内在根据。个体内心的和谐是指心的不同心理状态在性质上相互摄入、互相协同,而不矛盾冲突,即必须是统一在善的基础上,其具体表现是心的安定、明慧、清净、喜乐、慈悲、警惺。安定与喜乐是一种随顺善的内在幸福状态,明慧是对善、非善的了知,清净是身口意亦即行为、语言、思想随顺善而动的内在道德性,慈悲是自利利他的情感,警惺是心的自觉,时刻保持向善的指向。

内心的和谐作为内在的和谐状态,在一般人心中并非是一种现实存在,因此必须经过一个道德净化过程才能实现。但道德净化是一个文化概念,不同的文化形态或者传统必然会倡导不同的净化观念、过程与方法。在这里,佛教之所倡显出独特的合理性、有效性与善巧性。
    在佛教看来,从内心的和谐,乃至到世界之和平为奠基的世界和谐,皆可以有境界上之不同。基础者是世间层次,高级者是出世间层次。具体而言,佛教将一切佛法根据众生的根性之不同区分为五种性质,即所谓的五乘——人乘、天乘、声闻乘、独觉乘、如来乘。其中人乘、天乘合称人天乘,是世间性质的善道,所获是世间之福德,而声闻乘、独觉乘、如来乘称解脱乘与菩提乘,即所谓的小乘与大乘,是出世间性质的善道,所获是出世间之解脱与觉悟。

按照对应关系,基础层次属人天乘所摄,高级层次属解脱乘与菩提乘所摄。对于前者,在全方位所行之恰当法为人天乘善法,而对于后者,所行之恰当法为解脱乘与菩提乘善法。此处我们所谈的和谐理念及其相应的道德净化,当然属于人天乘善道所摄的范围。所以,从内心的和谐,乃至到世界之和谐皆是世俗善性质的一种表现,虽然在世俗的视野中,是相当完善的实现。这样的世间善层次对应的道德净化在佛教教化的意义上当诉诸于人天乘的善行。
    显然,层次不同,相应的众生善根的培养也会不同。基础层次基于佛教人天乘所倡导之世间善行,关注的是世间善根即道德的养成,高级层次基于佛教的解脱乘与菩提乘所弘扬之出世间善行,着眼的是出世善根即圣德的培育。佛教对所化对象施行教化时,要求当机与善巧,不允许大根说小法,小根说大法。因此,世间善道之人心,要求人天善法的引导与熏习,而不允许对这种世俗层次施与出世间层次之教法。因为后者的精神是指向出世间的解脱与觉悟的,在世间福乐的追求者那里显得过于超越与空幻。在此意义上,世俗层次的人间个体在行为、语言、思想即所谓的身口意方面的善行,不需高推解脱与菩提,而只要有助于改善与保护世间善道的追求者的生存、确保人生之福乐即可。
    但这并不意味人间善道之众生在道德净化中不需要解脱乘与菩提乘佛法之滋养。相反,在人天乘教法熏育而众生善根得以增长与成熟的基础上,佛教的出世道法特别是其大乘的菩萨道精神对众生的道德净化能够予以扩充与深化,并且将成为道德净化延续与稳定的可靠保证。
    总之,依据佛教之立场,就建立世间善道秩序与特征之种种和谐而言,不仅佛教的人天乘善行具有根本性意义,而且佛教的解脱乘与菩提乘法特别是菩萨道精神亦具有相当基本的建设性意义。
    佛教人天乘的基本教法是十善法,所谓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恶口、不两舌、不绮语、不贪欲、不嗔恚、不邪见。其中不杀生等前三种为身业即身体行为、不妄语等中四种为语业即语言、不贪欲等后三种为意业即意识所发之思。
    十善法之基本意义是:不杀生者,指不杀害众生的生命、不残害众生的肢体;不偷盗者,指不侵吞、夺取他人或者任何非分的财物;不邪淫者,指不与配偶之外的人行淫,以及不以种种不正当的方式行淫;不妄语者,指不讲虚诳骗人的话,当然除为利益其他众生而说的机益性谎话外;不恶口者,指除为利益其他众生外,不说粗暴及使人不悦的话;不两舌者,指不存破坏他人和好的动机而说挑拨离间他人的话;不绮语者,指不说无意义之话,乃至不说染心所发一切不饶益人之杂秽语;不贪欲者,指对他人的财物资用不生贪心,不愿、不求;不嗔恚者,指对众生永舍嗔恨、怨害、热恼之心,常思顺行、仁慈;不邪见,指不邪知,心住正见,善观善恶因果。
    十善法之基本意义还表现为:与不杀生、不嗔恚相应的是慈心与悲心,此二心的不断增长、广大与坚固,能够消除与众生敌对的心态,而建立友善、平等的关系;与不偷盗、不贪欲、不邪淫相应之善,能够抑制与消除占有欲乃至种种贪心与不正当的欲望,生起少欲知足之平常心,保持一种恬淡的生活态度;不妄语、不恶口、不两舌、不绮语而保持言语的清净,能够温暖、滋润他人的心田,有助于化解各种矛盾冲突,有力地调节人与人间的紧张关系;与不邪见相应的是正见,能使人明辨是非善恶,特别是因果规律,以正当与合理的行为、语言与思想生存与发展。
    此十善法,又称十白法、十善业道。它首先是对十不善法之对治,或者说,十善法与十不善法正相反对,势不两立,十善法的生起,必然使十不善法不生。十不善法又称十黑法,十恶业道,是世间恶行、恶报之根本业道,所谓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嗔恚、邪见。
    要做到守持十善法,需要其他善行之配合,比如信、惭愧、精进等。信即是对善、恶因果的相信,建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观念,驱除任何侥幸心理。惭愧即是对自己与十善相违背之身口意行,要内疚自责,予以忏悔,并改过自新。精进即是对自己的一切行为必须有清醒之觉知,保持断恶、行善之向度与力度。
    简言之,十善法是人天乘教法之根本,依此并与此相应而行,即可达到内心之和谐,养成世间道德品格,实现身心的和谐,乃至社会的和谐,与世界的和谐,并进而奠定解脱与菩提之道的基础。
    以十善法为核心的佛教人天乘教法作为世间善道,通过对众生个体的道德净化与养成,能奠定种种和谐之基础,而保证和谐的次序、和谐的生存与和谐的发展。但要注意,不仅属于世间道的人天乘的十善法具有这种胜用,而且出世道的共法如五戒也如此。五戒指对在家佛教徒所制之五种戒律,所谓不杀生,不偷盗(不与取),不邪淫(非梵行),不妄语(虚诳语),不饮酒。其中的前四与十善中的相应四种意义相当,而不饮酒实际是指不饮用、吸食兴奋性、麻醉性强烈之物,古代如酒,现代如烈酒、毒品等,这些东西对个体的身体与精神负面影响大,而且影响普遍可造成大的社会危害,而被佛教列为戒律对佛教徒禁用。此五戒在佛教的典籍中可摄十善法,如不杀生摄不杀生、不嗔恚,不偷盗摄不偷盗、不贪欲,不邪淫摄不邪淫(或还摄一分不贪欲),不妄语摄不妄语、不恶口、不两舌、不绮语。不邪见在五戒中没有对应,是因为五戒的性质是为在家的佛教徒制定的,而在家居士信善恶因果是成为佛教徒的前提,所以不列入基本戒中。五戒要求在家佛教徒必须遵守,是直接体现在佛教徒的行为中的,而十善法是对一般世俗人的期望,希望他们遵行。因此,按照佛教的思想看,在家佛教徒是建构种种和谐的已然因素,而一般世俗人是未然但期许之因素。
    佛教的出世道分解脱道与菩提道,前者即所谓的小乘,其精神趣向是离世之寂灭即解脱,而后者即所谓的大乘,其所趣是即世而出世之觉悟。二者中,解脱道自利倾向明显,而菩提道是自利与利他兼重。所以,就解脱道的本质而言,不太注重世间的建设,急欲断离世间凡尘之累,离苦趣寂,而成就烦恼永息之无余涅槃,与菩提道对待世间的态度大相径庭。菩提道是成佛之道,于世间出世间平等相待,不住世间不住出世间,即世间而离世间,成就永远度生而无暂舍之无住涅槃。具体而言,菩提道的特质在于菩萨精神,众生自发菩提心起,即有菩萨之名,而修六度四摄所摄万行,智悲双运,自利利他,自觉觉他,到经过三无数劫的漫长修行而福德、智慧资粮圆满,方成佛,而且不仅在成佛前不舍众生而普度,就是在成佛后,亦随缘任运度生,永不休息。
    大乘菩萨精神在最初发心的内容中即体现出来。最初菩提心含两个向度之誓愿,一为求证无上正等正觉,一为普度一切众生。如《瑜伽师地论》云:“又诸菩萨起正愿心求菩提时,发如是心、说如是言:愿我决定当证无上正等菩提,能作有情一切义利,毕竟安处究竟涅槃及以如来广大智中。如是发心,定自希求无上菩提,及求能作有情义利,是故发心以定希求为其行相。又诸菩萨缘大菩提及缘有情一切义利发心希求,非无所缘。是故发心以大菩提及诸有情一切义利为所缘境。”

    可以这样认为,大乘佛教的菩萨道的智悲双运之精神,展开自利利他的双翼,能够对佛教五戒、十善的精神予以深化与扩充,能够真正实现个体的道德净化并进而保证个体形成的各种宏观集体的生存与发展的和谐。